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生問 5,000 億起人工島,百分一畀醫療得唔得?

2019/1/28 — 14:46

香港公立醫院長期人手及床位不足,不但病人長時間輪候叫苦連天,醫生護士的工作壓力亦爆煲,繼早前護士上街上星期六公院醫生也召開申訴大會,醫生的一個問題,成為多份傳媒的標題,醫生問:「5,000 億起人工島,百分之一畀醫療得唔得?」

由於政府把醫療開支歸入經常性支出,而基建填海則屬非經常性開支的投資項目,資金由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支付,基金有賣地及補地價收入維持,不愁缺錢;而經常性開支則受《基本法》第 107 條限制,必須量入為出,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事實上,過去 20 年香港政府的經常性開支已經有明顯超越生產總值升幅的可能違反基本法情況(另文再講),但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同期開支增長率比經常性開支增長率要快得多,這些只是過去 20 年的情況,還未計算萬億元人工島的未來支出,難怪醫生也要「無語問蒼天」!

事實上,過去 20 年的人口淨增長接近 100 萬人,前十年增長 6.58%,後十年增長 6.87%(圖 1),但同期的勞動人口增長率大幅放緩,由前十年的 13.56%,下降至後十年的 8.6%,不知道是因為新增人口中的勞動人口比率減少,抑或是人口老化速度加快所致。而同期的生產總值仍有可觀的增長,但增速已大幅減慢,由前十年的 45.56%,下跌至後十年的 30.41%;人均產值的增幅比同期的生產總值還要低,反映部份生產總值升幅依賴人口增長而來,並非效率提升。

廣告

圖 1 1997、2007、2017 年的香港人口及生產值。來源:香港統計處

圖 1 1997、2007、2017 年的香港人口及生產值。來源:香港統計處

廣告

然而,政府的經常帳(扣除通脹後)支出在前十年有 72.78% 升幅,超過同期生產總值的幅度,但後十年的升幅反而放緩至只有 47.43%。雖然醫療和社福的開支增長率已經跑贏整體經常帳,但同樣出現前十年升幅比後十年為高(圖 2),人均醫療支出由 1997 年的 3,200 元,升至 2007 年的 4,805 元,及 2017 年的 6,980 元 (以 2016 年價格計算)。

社福支出方面可能由於基數低,而貧富懸殊日益嚴重,所以前十年的人均支出有 128.31% 增長,而後十年仍有 70.74% 增幅。誠然,支出增加不一定代表服務有改善,關鍵在於用得其所,及分配恰當到位,而不是肥上瘦下,甚至花錢找藝人為醫生護士拍「打氣」短片!因此,一個真正能夠監察政府的立法會至關重要,否則,政府有錢全用在不等使的地方,其中以基建工程開支最為人震驚。

圖 2 醫療和社福及基建工程支出。來源:統計處

圖 2 醫療和社福及基建工程支出。來源:統計處

2007 年的人均基建工程支出只有 4,639 元,但 2017 年大升至 11,477 元,升幅由前十年的 4.03%,大幅上升至 147.41%!基金的每年總支出由每年不足 300 億元,大升至 848 億元(以 2016 年價格計算),近年多項跨境基建項目動輒千億元計,而且超支不斷,政府更預告未來十年最少支出一萬億元支付基建工程,換言之,未來的基建工程支出必然比 2017 年的數字更高,還未計人工島的萬億元工程開支,難怪市民擔心財政儲備會被「一鋪清袋」,到時醫療和社福開支即使有實質需要增加撥款,亦未必有足夠儲備支撐。

當每名香港市民在 2017 年支出了 1,911 元為社福、6,980 元為醫療,合共為所有經常帳開支 46,444 元,卻支出 11,477 元為做工程,是社福開支的 5 倍,是醫療開支的 1.64 倍,是經常帳開支的四分一。到底這是否香港市民同意的支出分佈?

香港政府厚此薄彼(厚工程而薄醫療社福等),已經令市民非常不滿,多年來工程項目又不斷爆出貪污造價事件,港珠澳大橋壓磚仔造假案已經有職員被判監禁,沙中線紅磡站正在調查和聆訊,發現愈來愈多不合格鋼筋,政府更已報警,不少市民反問花了這麼多錢,貼錢買貪污造假,何苦來由?回顧前十年,醫療和社福的經費尚算有較高增長,基建工程的支出尚算有所節制,但後十年,醫療社福支出的升幅反跌,而基建工程的開支卻以倍計增長,而且政府預告基建工程將會以更大力度推進。不理市民死活,只叫前線公職人員捱義氣,有錢不用在民生事項,反而大手大手的擔沙入海,背後的真正目的呼之欲出!

事實上,基本法並沒有註明只有經常帳開支才須量入為出,而是香港政府的預算案須與生產總值相適應,因此,按基本法規定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支出升幅也應限制在生產總值的升幅之內,過去十年明顯遠超限制,但由於制度上香港政府不受市民約束,可以為所欲為,把基本法由約束政府行為的法規,變成約束人民的白色恐怖!而且,基本法亦從來未經香港市民授權,有關量入為出一項更加變成各任特首隨意解讀的理財哲學,下次詳談。

 

註:
1. 為方便列舉數據,只以 1997、2007、2017 年三年的數字為例,雖然各項數字均呈趨向性,但不竟每年數字仍有波幅,詳細數列可直接向統計處查詢。
2. 為統一計算方法,無論生產總值或各項支出均以 2016 年價格水平計算,計算通脹方法統一以 GDP Deflator 指數調整。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