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生靜坐雖成功,薪酬機制未解決

2015/10/26 — 10:20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昨日(22/10)發起靜坐,不滿醫管局未有跟隨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向醫生額外加薪3%。資料圖片來源:朝雲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昨日(22/10)發起靜坐,不滿醫管局未有跟隨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向醫生額外加薪3%。資料圖片來源:朝雲

今年初,政府宣佈高級公務員將會加薪 3% ,但醫院管理局拒絕跟隨,事件觸發公立醫院醫生發起靜坐。公共醫療醫生協會隨即發動醫生聯署,最終獲得千六名醫生簽名。直到 10 月 22 日下午 3 時,幾百名身穿醫生袍的醫生在伊利沙伯醫院大堂靜坐,佔中醫療隊負責人區耀佳、醫管局婦產科中央統籌委員會主席張德康、九龍西醫院聯網質素及安全服務總監麥永禮、港島西醫院聯網感染控制主任鄭智聰,以及醫學會會長史泰祖等亦有出席。

直到集會尾端,食衛局局長高永文及副局長陳肇始到場,聆聽靜坐參與者意見。高永文在場時表示,支持醫管局自掏荷包加薪,並期望兩、三個月內可以解決問題。醫管局行政總裁梁栢堅亦有到場,並表示醫管局可以動用自己現在資源,滿足加薪 3% 的要求。某程度來說,政府和醫管局的讓步,意味着醫生今次的靜坐行動是成功的。

據了解,觸發靜坐的原因,乃是源自政府高層上月曾向醫管局申明,將不會撥款予醫管局跟隨高級公務員加薪 3% ,醫管局 2000 名醫生將因此受到影響。令醫生感到不滿的是,公務員在 2009 年宣佈減薪之時,醫管局要求醫生簽同意書跟隨減薪,並指醫管局員工薪酬與公務員水平有緊密關係。如今沒有公務員加薪,乃是雙重標準,輸打贏要。

廣告

不過,今次的靜坐行動,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取得成效,實在有點始料不及。從某程度來說,今次成功的主要原因,取決於醫生們的團結,以及其組織動員力。公共醫療醫生協會能夠在短時間內,便籌得千六名聯署,並迅速將行動升級,成功號召近千人參與靜坐(注:官方說法是 1300 人),最終才成功逼使醫管局讓步。

廣告

或許有人覺得,醫生只是發起靜坐,行動性質不算激進,為何政府會在這麼短時間內「跪低」?主要原因,是醫生是一種關乎全港市民安危的職業,即使他們不發動長時間罷工,靜坐也是帶有短時間的「罷工」性質,而今次的靜坐人數接近全港公立醫院醫生的一半,已足夠令政府和醫管局明白到,他們擁有極高動員力,只是為了照顧市民所需,才不發動大型罷工。在這樣「先禮後兵」的情況下,政府便再沒有不讓步的空間。

然而,今次靜坐雖然成功逼使政府和醫管局跟隨加薪,但醫生薪酬機制的問題,並沒有獲得根本解決。歸根結底,是政府自 90 年代開始,便一直想方設法減低公共醫療開支的負擔。從某程度來說,當初成立醫管局,便是政府甩開公共醫療包袱的第一步。當年為吸引公立醫院醫生加入醫管局,加薪三至六成,只是轉職的代價,便是令到他們不再以公務員身份獲聘。

換句話說,今次醫管局沒有按既定機制加薪,原因是所謂的「既定機制」,根本不是一種明文規定。醫管局過往跟隨公務員調整薪酬,只是避免公立醫院醫生反彈,實際上他們的薪酬並不是真正跟公務員掛鉤。換句話說,即使今次醫生發起靜坐,醫管局仍是絕對可以不跟隨公務員加薪 3% 。更值得注意的是,政府今次的所謂讓步,其實是要醫管局自掏荷包,而不是政府為此向醫管局增加撥款,高永文才會在發言之時,指出所謂的「週期性開支」問題。

有些人或許認為,醫生加薪與否,跟我們普羅大眾的生活沒有關係。如上所述,政府設立醫管局、使公立醫院跟公務員薪酬脫鉤,其實是甩開公共醫療包袱的第一步。政府不斷鼓勵市民購買自願私人醫療保險,則是第二步。其終極目標,是要推行強制私人醫療保險,要市民以醫保承擔自己的醫療開銷。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