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生,我痾血 — 關於滑坡謬誤的迷思

2016/7/9 — 9:26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醫生,我痾血。」有位病人跟我說。

一番問症和檢查之後,我判斷他有可能患了大腸癌。病人年屆六十,也有相關的家族歷史,甚至已經出現消瘦、大便習慣改變等的可疑病癥。癌症可半點不能輕忽,我認為他應該盡早接受內窺鏡檢查,及早診斷,並開始治療。於是,我向病人解釋關於大腸內窺鏡的過程和相關風險,徵求他的同意。

他大驚失色:「吓!大腸癌?唔會啩,我諗我痔瘡留血啫。老陳都係咁啦。醫生你唔好嚇我啦!」

廣告

「嗱你唔駛咁緊張住,我都覺得你有可能真係生痔瘡。不過萬一唔係呢?」我慢慢跟他解釋:「如果我地一味諗住你淨係生痔瘡,而忽略更加嚴重嘅可能性,萬一咁唔好彩真係大腸癌,咁咪會遲左發現?到時,有得醫都拖到變左冇得醫,咁就慘喇。掉番轉,如果照出嚟冇事,咁咪好囉。起碼都得個安心丫。你話啱唔啱先。」

其實,這位病人的想法是很常見的。因為,面對「癌症」這個可怕的可能性,人性很容易就會下意識地逃避和否認,甚至會反過來指責別人是危言聳聽。因而形成「大便出血不一定有事」、「有事也未必很嚴重」、「嚴重又不等於是大腸癌」一連串的自我催眠。這時候,「痔瘡」就為我們脆弱的人性,提供了合理而常見的逃生出口。這時候,保持理性是很要緊的。要是一個不留神,讓感情主導了思想,就可能會錯失及早治療的機會,恨錯難番了。

廣告

《醫生註冊條例修訂草案》已經通過了二讀。時至今日,支持政府草案的一方仍然不厭其煩地重覆提出的一個論述,大意就是指責反對草案的我們危言聳聽、製造恐慌,也就是所謂的滑坡謬誤。說穿了其實就是類似上述病人的一種逃避心態:「特首委任不等於會操控」、「操控也未必會降低醫生執業門檻」、「降低門檻也不一定會有大量不合資格的醫生湧到香港」。

確實,草案通過,未必百份之百會立刻帶來惡果。但作為醫生,我們怎能拿病人的健康作賭注?況且,梁振英宣稱要輸入廣東護士,林鄭月娥多次批評醫生執業試門檻太高,醫管局前主席胡定旭說考慮承認內地醫科畢業生的資格,政協吳歷山建議降低門檻,並凍結兩間醫學院收生人數。這些都不是空穴來風,病癥已經呼之欲出,政治目的昭然若揭。與其說我們是憂天的杞人,倒不如說是有人是諱疾忌醫、逃避現實的鴕鳥。

當然,閣下依然可以選擇相信,特區政府會突然良心發現。

但人命攸關,我寧可選擇相信制度的公義,而不依靠政府的良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