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療制度快崩潰 涼薄政府罪難逃

2019/1/25 — 13:35

面對龐大工作壓力長期無法紓緩,前線護士終於忍無可忍,上街抗議政府熟視無睹護理人員嚴重短缺,足見當局已失解難能力,也反映一貫涼薄的特區政府,正一步步把香港醫療制度逼向崩潰的邊緣。

護士的憤怒在於他們的困境沒有盡頭。護理人員長期缺人,護士與病人的比例,由 1:12 不斷上升,極端情況如流感爆發,更不時增至 1:24,遠遠不符 1:6 的理想比率。極大的工作負荷,不僅使護理人員疲於奔命,也難免顧此失彼,降低護理質素,以至損害了病人的利益。

根據香港護士協會的控訴,病房不斷加設臨時床位,環境不斷惡化,病人應有的私隱犧牲了,他們得到照顧的時間減少了,有時連病房物資亦供應不足,病房床位和設備的擺放甚至違反消防條例,而病房的密集環境更大大提高病菌交叉感染的機會。為己為人,受過專業訓練的前線護士,面臨護理水準跌破底線的衝擊,又怎能尸位素餐,若無其事,勉強自己啞忍下去呢?

廣告

引發今次護士上街抗議,也由於醫院管理局高層的束手無策。十年前,當局早已發覺護士人手不足,並增加受訓護士的數目,同時加聘兼職護士,並且重聘退休的資深人員。但人手短缺問題至今改善不大,2013 至 2014 年度大約 20 至 26 名護士要照顧一千名住院病人,到 2017 至 2018 年度,數字大約是 20 至 24 名,個别區域甚至稍稍下降。如此不濟的表現,顯示高層把錯症落錯藥,無法挽留有經驗的護理人員。即使近年醫管局每年招聘護士的目標超過二千人,結果是整體數目増加不大,而新入職者大多是新人,導致青黃不接問題加劇,大大加重有經驗者的壓力,護理隊伍難免軍心不穩。

醫管局以至政府高層看來不明白問題的根本在哪裡,除了繼續徵聘人手,只有在管理上動腦筋,但結果是適得其反,令前線護士信心盡失,質疑他們是無力還是無心解決問題。例如為求減少急症室人滿之患,便盡量把病人編排上病房,而病房病人過量,便迫他們盡快出院,即使病人未完全康復,不久後又要光顧急症室然後再入病房,也在所不計。

廣告

如此自欺欺人,無疑可改變反映醫院擠迫情況的統計數字,而不是改善僧多粥少導致的擠迫問題。護士協會更批評醫管局造假,提高基本病床的數值,從而降低病房超額入住的比率,掩飾醫院已到崩潰的邊緣。這些形象補救工程當然於事無補,而人手招聘也不能彌補人手流失,醫管局唯一有效辦法是道德勒索,把壓力強加醫護人員身上,要他們加班、賣假、不時調動至不同病房支援,應付不斷加碼的護理需要,否則便要背負不顧公眾利益的污名。

不過,管理層以自欺欺人、弄虛作假、道德勒索掩蓋真正問題,卻不觸及根本的、公共醫療服務供求失衡的困難,試問護理人員又怎會不徹底失望?香港醫療制度的特徵清楚不過,看來只有醫管局和政府高層看不見,就是由公立醫院提供近九成的醫院服務。由於人口增加、人口老化和流感爆發日趨凌厲,而現行制度按需要收症,不設配額也沒有上限,因此醫療需求劇增,而供應卻遠遠追不上。反觀目前的醫療規劃只是閉門造車,並沒有按上述變數規劃服務,從而加建醫院,增設病床,及時擴大培訓及招聘醫護人手,結果弄致今日如斯田地,既罔顧市民醫療需要,也使醫護人員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千禧年以來,政府把希望寄托於醫療保險,試圖由市民的保險開支,逐步降低政府對公立醫院服務的財政承擔。但問題是,政府推薦的醫療保險計劃不類不倫,不受歡迎,當然落實無期,卻又不敢面對現實,反而堅持掩耳盗鈴,無視需求增加,也不去擴大服務規模。結果年復一年,磋砣歲月,黎民陷於水火,好官我自為之。

其實從特區官員刻薄寡恩,斤斤計較,剝奪有需要者申請長者綜援的可見,又怎能期望他們以社會之心為心,替市民做應做之事呢?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