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囚投訴監獄廚房強逼每天工作 控訴職員偽造假期紀錄 懲教八個月後始覆「無證據證明」

2019/6/6 — 0:10

更生人士陳先生(化名)投訴懲教署職員涉嫌偽造廚房出勤記錄,訛稱廚房工每星期放假一天,獲懲教署投訴調查組回覆指「沒有充足證據證明或否定相關指稱」。

更生人士陳先生(化名)投訴懲教署職員涉嫌偽造廚房出勤記錄,訛稱廚房工每星期放假一天,獲懲教署投訴調查組回覆指「沒有充足證據證明或否定相關指稱」。

近年不少社運人士鋃鐺入獄,令社會更關注在囚人士權利。有更生人士早前向《立場新聞》透露,他在2017年於白沙灣懲教所服刑期間被分派至廚房工作,期間完全無休假,假日工作亦沒有獲發薪金,懷疑事件涉及懲教署職員偽造廚房出勤記錄,訛稱廚房工每星期放假一天。該更生人士事後向懲教署投訴調查組投訴(詳見報道)。事主最近接獲懲教署回覆,指其投訴被裁定為「沒有充足證據證明或否定相關指稱」。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事件反映懲教投訴機制猶如「自己人查自己人」,促請當局盡快成立獨立監懲會,增加機制透明度。

更生人士陳先生(化名)向傳媒透露,在他向懲教署投訴調查委員會正式作出投訴 32 星期後,近日終於接獲委員會回覆。委員會就其作出的兩項指稱,即:(1)陳先生在囚期間被安排在白沙灣懲教所廚房工作,但從未獲安排休假,及(2)廚房導師涉嫌偽造放假紀錄,聲稱陳每星期獲安排一天休假。兩項投訴分別被裁定為「部分內容獲得證實」及「沒有充足證據證明或否定相關指稱」。

懲教稱事主獲安排休假 事主質疑拖延處理致投訴「死無對證」

廣告

委員會回覆陳先生指,根據廚房導師的證供及相關記錄顯示,陳先生在廚房工作期間曾獲安排每星期休假一天,或以兩個半天取代一整天休假,廚房亦有在公眾假期後補假給陳先生。但陳先生堅稱,他在廚房工作期間,包括他在內的所有囚友從未獲安排休假一天。

陳先生批評懲教署的回覆含糊及缺乏證據,「等如無答過」,他又質疑懲教署拖延處理多時,就算當初有閉路電視片段可證明他投訴屬實,現時已可能被刪除,令他的案件「死無對證」。

廣告

引述警方:懲教未提供資料無法調查

陳先生早前亦就懷疑涉及有人偽造文書報警,但他引述處理案件的警員透露,警方因懲教署聲稱牽涉私隱而遲遲未提供資料,無法繼續進行調查。

陳先生表示,自己兩年來仍堅持投訴,是因為不滿懲教署聲稱「公平、公開、公正」處理囚友投訴,事實卻是用盡方法打壓投訴、包庇犯錯員工,「我需要攞返個公道。」陳先生又透露,如果經上訴後懲教署仍不正視他的投訴,他將會入禀法院進行司法覆核。

懲教署拒絕評論個別個案 重申公平、公正及詳細調查每宗投訴

懲教署回覆本網查詢,拒絕評論個別個案,但重申懲教署投訴調查組會就每宗投訴進行公平、公正及詳細調查。

懲教署指,根據法例規定,除確實必須的工作外,在囚人士不得在星期日及重要節日從事工作,但由於廚房必須全年運作,以維持在囚人士膳食供應,在廚房內工作的在囚人士每週休息安排為輪休制,分批在週內休息。

懲教署又指,按現行機制,投訴調查組一般會在 18 星期內完成調查工作,如投訴個案複雜,以致未能在 18 星期內完成調查,投訴人會獲通知有關進度。懲教署又指,投訴人如對調查結果感到不滿,可以書面向懲教署投訴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委員會由懲教署副署長擔任主席,共有 18 名社會人士擔任委員。

更生人士陳先生(化名)去年10月向本網透露,他在2017年7月至9月服刑期間,被編配至白沙灣懲教所廚房崗位,一星期七天都要由早上5時30分開始工作(俗稱「出早房」),2個月之間完全沒有休假,亦沒有獲發假期工作的薪水。惟陳先生後來發現廚房記錄顯示,廚房工每個星期都有一天休假,他懷疑事件涉及有人偽造記錄。陳先生形容,「年中無休」一向都是獄中廚房,以至其他懲教院所維持日常運作工作崗位的「潛規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