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囚稱監獄廚房強逼每天工作無補水 疑懲教職員偽造放假紀錄

2018/10/20 — 0:00

資料圖片:白沙灣懲教所(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白沙灣懲教所(政府圖片)

近年不少社運人士鋃鐺入獄,令社會更關注在囚人士權利。有曾於白沙灣懲教所服刑的更生人士向《立場新聞》透露,在囚期間被安排於廚房工作,期間完全無休假,假日工作亦沒有獲發薪金。他懷疑有人偽造廚房出勤記錄,訛稱廚房工每星期有一天假期,惟他之後向院所主任及懲教署申訴,均被勸喻撤回投訴及冷處理。

懲教署拒絕評論個別個案,強調重視懲教人員品德、誠信及操守,若任何懲教人員違法,定必依法處理,並會就每宗投訴公平、公正及詳細調查。

更生人士陳先生(化名)2017年5月被判入白沙灣懲教所服刑,並編配往廚房崗位,負責為其他在囚人士準備飯餸。按規定在囚人士在獄中工作,每星期有一日休假,但陳先生透露,從去年7月19日到9月15日近兩個月,他一星期七天都要到廚房工作,完全沒有休假,工作由早上5時30分開始(俗稱「出早房」),他和其他廚房工假期工作亦沒有獲發薪水。

廣告

年中無休「潛規則」 院所主任施壓撤投訴

陳先生形容,「年中無休」一向都是獄中廚房,以至其他維持院所日常運作崗位的「潛規則」,但他後來發現廚房師傅的記錄,廚房工每個星期都有一天休假,他懷疑有人偽造記錄,後來他多次向院所投訴及追討不果,又被院所總主任勸喻撤回投訴,於是直接向懲教署投訴調查組投訴。

廣告

陳先生透露,白沙灣總主任得悉他要求追討加班工資時曾主動召見他,問他「玩咩?」,之後又多次施壓叫他撤回投訴,指「你自己仲坐緊,如果加監點算」,又反問他:「你咁投訴法,你真係有信心自己第日唔會入返嚟?」

欲申司法覆核無門 投訴組和懲教所互相射波

陳先生表示,服刑期間他曾希望申請司法覆核懲教署行為,但要入禀高院必須先獲懲教署監督為他宣誓,但他提出的申請懲教署一直未回覆,令他無法司法覆核。

陳先生又表示,案件轉介至懲教署投訴組後,投訴組在2017年11月回覆他,指事件屬白沙灣內部運作事宜,將投訴交回白沙灣內部跟進。而至今年大約4、5月,陳先生最後一次會見懲教署投訴組職員時,投訴組主任無法回答投訴處理進度,僅叫他直接向白沙灣投訴。

更生人士:懲教恃你住喺裡面唔敢投訴

陳先生形容,很多囚友面對院所不合理對待及剝削,往往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仍在囚,很可能會被懲教人員施壓及報復,很多囚友亦沒信心自己日後一定不會再入獄,「同其他囚友傾過,大家都覺得如果我投訴係一定贏硬,但懲教署就係恃住你仲住喺入面,唔會敢投訴。」

陳先生又透露,他在白沙灣時曾懷疑有懲罰教人員受賄,向廉政公署寫信投訴,並向太平紳士投訴,之後廉署人員為他錄取口供時,廉署表示沒有收過信件,他懷疑懲教所扣起信件。陳先生亦估計,懲教所扣起信件的做法並不罕見,「坐監最可怕係,裡面的資訊太慢,如果你無屋企人喺出面幫你,好似非法入境者,你想上訴都無可能上訴到終院(職員不會幫你寄信)。」

陳先生批評,懲教署常標榜制度公平、公開、公正,「但其實懲教係最不公開的部門之一」,「你(記者)可以問懲教,但他一定會話,唔知道點解我當時無假放。他不會承認依個係潛規則。」

更生人士陳先生(化名)指,囚友往往因害怕遭懲教人員報復,面對剝削時都是敢怒不敢言。

更生人士陳先生(化名)指,囚友往往因害怕遭懲教人員報復,面對剝削時都是敢怒不敢言。

隔離倉無CCTV職員動武欠監管

陳先生又透露,除了被剝削勞動外,囚友在懲教所內還要面對很多不合理對待,例如在沒有閉路電視的隔離禁閉倉(俗稱「特別組」),懲教人員在不受監管下經常對囚犯動武,「要打人好簡單」,「佢只要話你情緒失控,就可以向你噴胡椒噴霧。」

陳先生有一次在獄中胃痛,要求到醫院打針被懲教人員拒絕,懲教人員當時慫恿他用頭撞牆來博取送院治療。但之後有懲教人員翻看閉路電視,咬定陳先生有自殺傾向,心理醫生就要求他隨身攜帶俗稱「M.O list」的文件,以證自己有「精神問題」,每十五分鐘一次要懲教人員在文件上簽名。

邵家臻:增上訴委員無助投訴遭前線堵截 促成立監懲會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形容,陳先生在獄中面對不合理對待勇於投訴,是非常罕有的例子,因為在囚人士往往擔心被報復,面對剝削敢怒不敢言。邵家臻又指,懲教署早前公佈,署方去年接獲123宗投訴當中,只有3宗證明屬實,數字非常低。

至於懲教署早前宣布,將增加投訴上訴委員會的人數,由以往的10人增加至18人,並加入具有法律、宗教背景等人士,強加委員會獨立性,邵家臻批評,如果懲教署無法解決,囚友在前線已被職員以群眾壓力、秋後算賬、扣起信件等方式阻止投訴,「委員會加幾多人都無用」,「這不是新署長、新氣象的問題,而是整個制度和多年來潛規則的問題。」

邵家臻表示會繼續支援陳先生跟進投訴,並促請政府成立監懲會檢視現行投訴機制,以及調查過往投訴不成立個案或取消投訴個案,是否真的囚友自願撤回投訴。

工黨議員張超雄亦促請政府改善現行的太平紳士巡視計劃,因現時每名太平紳士一年只會巡視監獄兩次,每次不同地方,因此只能看見最表面的情況,張超雄又指,就算太平紳士收到囚友投訴,他們除轉介投訴外並無實際職權,立法會議員也只能探監,不能突擊巡視,難以了解囚友的真實狀況。

邵家臻

邵家臻

懲教署:不評論個別個案 署方調查投訴時公平、公正

懲教署回覆本網查詢時拒絕評論個別個案,但重申署方十分重視懲教人員的品德、誠信及操守,並會不時發出指引規範,若任何懲教人員違法,定必依法處理。

懲教署指,根據法例規定,除確實必須的工作外,在囚人士不會在星期日及重要節日工作。但由於廚房必須全年運作以維持膳食供應,被指派於廚房內工作的在囚人士每週休息安排為輪休制,分批在週內休息。

懲教署又表示,如在囚人士就一些性質輕微及涉及簡單日常院所運作的問題申訴,署方投訴調查組會按現行機制,轉交個案予院所內部調查,並由院所管方向投訴人解釋情況及通知投訴跟進結果,投訴調查組則會書面通知投訴人,並密切監察進度 。

懲教署強調,投訴調查組會公平、公正及詳細調查每宗投訴,完成後將結果呈交投訴委員會審核及作決定,投訴人如不滿調查結果,亦可以向委員會上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