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想像教育 香港下一代需要 tailor-made 學習

2019/1/24 — 18:16

被學生包圍的 Karen

被學生包圍的 Karen

【文:鍾嘉穎 Karen Chung(良師香港校友);編:林昱志(良師香港項目主任)】

鍾嘉穎(Karen Chung)在完成良師香港項目老師計劃後,加入一間科技公司,負責業務發展。

我在作為項目老師期間,曾任教小學三年級英語最弱的一班。班內為數不少的學生被診斷為「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其中包括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讀寫障礙、言語障礙,以及中度弱智。

廣告

雖然每天上課都有「新景象」,時像戰場,時像天堂,但與這班學生所共渡的一年時光,令人久久難忘。

我要談談「悶」這回事 

廣告

我曾遇到一位天資聰敏的小一學生,可以熟背 1 至 118 的化學元素、行星排列、美國總統名稱、準確無誤地畫出美國州份地圖。 

而他告訴我,上堂很悶。 

還有另一位患有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讀寫障礙的小三學生,上課多數只顧搗蛋、破壞上堂秩序、整蠱同學和老師。 

他亦告訴我,上堂很悶。 

還有許多學生告訴我,上堂很悶……

我不斷反思,究竟為什麼我們的教育會這麼「悶」?在我們的教育制度裏,學生可不可以找到學習的樂趣?

首先要找出「悶」的原因 

記得某次家長日,我發現那位有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以及讀寫障礙的學生,竟然雀躍地閱讀著一本英文漫畫書。

平日連英文字母也未能寫好的他,怎會那麼專注地在閱讀一本英文書?

感到奇怪的我,不禁走去問: 「為什麼你會這麼開心地讀這本書?」

他一邊偷笑一邊回答:「因這本書有 TNT 和 Lego,嘻嘻。」 

說罷,他立即發出炸彈爆發的聲音:「Bombbbbbbb!」 

(TNT,即是黃色炸藥,這是我高中化學堂所學的知識)

我立即跟他笑道:「嘩,如果我的課堂和功課都是關於 TNT 和 Lego, 你會不會專心聽?」 

他沒有回答,只是瞪大眼睛地笑着點了點頭。 

Karen 與學生一起裝鬼臉

Karen 與學生一起裝鬼臉

原來我們的教育制度之所以會令某些學生覺得「悶」,是因為我們未能為學生度身訂造(tailor-made)課堂和課業。對於那個七歲的神童來說,要他和其它一年級的同學學習 ABC,倒不如上課期間,痛快地畫出令他醉心的 Mississippi(密西西比州)、認識 Potassium(鉀)的化學特質,對他的學習可能會更好。

然而,課室裡佔絕大多數的,是學習能力「不過不失」的同學,這亦是普遍香港人學生時期的寫照。

在老師眼中,所謂乖學生,便是除了尊重老師外,還會熟練地配合老師的要求:

  • 上課保持安靜、專心
  • 準時交齊功課
  • 以及最難做到的 — 不能感到悶

而這年當項目老師的經驗也告訴我,做齊這些要求的學生,的確較「人見人愛」,聽話的學生誰不喜愛?

但我們撫心自問,以前作為學生的時候,難道上課時就真的沒有打過呵欠,沒有參與課堂裡的「搞事」活動嗎?我們能夠抵受上課的沉悶,是因為我們有較強的毅力和求知慾嗎?

不,只是我們選擇不表露出來。說得白一點,就是大部分的課堂未能有效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令學習與學生興趣未能扣連。

如果要引起學習動機,最簡單的做法可以在課堂練習加入學生認識的事物,例如他們喜歡的卡通人物圖片,起碼令他們不會害怕面對那些工作紙和作業。

可是課擔非常重的老師們又有多少時間,能為學生度身訂造這些學習資源呢?

Karen 上個聖誕節回到亞斯理衛理小學探望學生

Karen 上個聖誕節回到亞斯理衛理小學探望學生

我暫時未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但這令我認為教育應該是雙向的!若果學生能夠在課業上成為其中一個「話事人」,學習一定可以變得更有趣。如果可以善用更多科技,藉著帶來的方便,我們便能在教育上實現更多改變,為學生提供更多度身訂造的資源。

我不禁想像,到了我們下一代時,學生會否得到度身訂造的學習資源,達到理想的學習效果呢?希望與更多有心人一起發掘!

Karen 亦會於一月三十一日,與薯片叔叔曾俊華同場探討「教育的目的是甚麼?」,有興趣的朋友記得及早登記!

良師香港(Teach For Hong Kong)是一個非牟利機構,旨在透過為期一年的項目老師計劃,安排優秀、具多元才能的大學畢業生到基層學校教學,並培育一群具同理心及熱情的未來領袖。我們也會與企業、非政府組織及其他機構合作,提供領袖和職業發展機會,培育未來社會領袖及各領域中的教育倡導者。良師香港項目老師計劃 2019-20 已經開始接受申請,你又願不願意用一年挑戰自己,走入基層學校服務學生,並成為未來領袖改變香港教育?我們期待你的答案!

 

Teach For Hong Kong 良師香港網站 /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