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安邨民自救 80後海員激起「長安後浪」 冀撤換法團

2016/11/29 — 19:01

Terence於街坊大會中發言。(圖片來源:Terence提供)

Terence於街坊大會中發言。(圖片來源:Terence提供)

早前爆出業主大會「死人種票」疑雲、清潔公司涉嫌買垃圾桶圍標事件的青衣長安邨,有居民組成關注組「長安後浪」,望喚起居民關心邨內事務,爭取得業主同意撤換法團。80後邨民、任職海員的Terence,本來並不理會對邨內事務,但眼見發生「種票」疑雲,不甘心「辛苦錢」被胡亂使用,以及受成功踢走法團的「太和的後裔」啟發,決意請假停工,加入關注組,推動居民參與邨內事務。

今年9月11日,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召開特別業主大會,爆出「死人種票」疑雲,少於200人出席業主大會,卻有1813位業主簽授權書,更有業主指,其亡母「被簽」授權書。大會最終在大批業主反對下,擱置與管理公司提早續約。

「種死人票」事件引起關注

廣告

Terence,80後,是遠洋船海員。9月11日,是Terence回港的翌日,從前不關心邨內事務的Terence,明知當天要開居民大會亦沒理會,直至讀到「種死人票」的報道,才感震撼。

發生了疑種票事件,居民「群情洶湧」,Terence認為要趁這個機會引起居民關注。他開始翻查委員會的會議紀錄文件,「睇吓睇吓,就越睇越唔對路」,於是加入居民關注的組織,「錢好難賺,好辛苦,所以我唔係好開心,啲人咁樣攞我啲錢去洗」。

廣告

Terence說,那次居民大會後,安江樓互助委員會、長安邨反貪反授權關注組和守望長安3個邨民組織開始收集居民簽名,提出要求法團公開招標各服務合約等要求。

3個組織慢慢融合,關注組其後正名為「長安後浪」。

(圖片來源:長安邨反貪反授權關注組 - 長安後浪FB群組)

(圖片來源:長安邨反貪反授權關注組 - 長安後浪FB群組)

要求「剷起」法團

10月18日,居民、管理公司和關注組舉行三方會議,Terence說,會上同意公開早已動工的800萬水喉工程的磡察報告、標書和合約。但公開文件的7天限期過去,對方仍未交出相關文件,居民向管理公司查詢,對方又推搪指,要待法團准許才可公開文件。

關注組其後在住戶信箱派傳單講述事件,又在11月召開了兩次街坊大會,有居民要求「剷起」法團;關注組之後開始收集至少5%的業主要求,要求主席就撤換法團一事,召開業主大會。Terence今透露,已收集到足夠的業主同意,預計今晚會向主席遞交相關信件。

今年中大埔太和邨爆出 2,700萬天價外牆維修工程,邨民組織「太和的後裔」積極推舉居民參選法團委員,結果關注組推選的 10名居民,於今年9月撃敗以民建聯成員譚麗霞為首的舊法團,以高票當選。

長安邨邨民在本月底參加街坊大會。(圖片來源:Terence提供)

長安邨邨民在本月底參加街坊大會。(圖片來源:Terence提供)

「太和的後裔」經驗分享與激發

原來「太和的後裔」也是令Terence留下的關鍵。

Terence指,他本來今月就要離港出船,但月初他與關注組成員向「太和的後裔」成員取經,發現長安邨與太和邨分別於1988年和1989年入伙,邨齡相若,加上對方分享了不少經驗,包括收集業主支持或會遇到困難、如何向不同年齡層的邨民宣傳。向「太和的後裔」取經後,Terence就決意留下處理長安邨的事。

堅持居民自發 相信師奶的神奇網絡

不過,邨內開始有針對Terence的流言蜚語出現。流言指Terence是青年新政成員,Terence於是要在Facebook和街坊大會上澄清,自己是「行船,無政黨」。他表示,關注組堅持由居民自發行動,因為居民政治取態各有不同,若有政黨介入,持不同政見的街坊便會抗拒,「關注組或者社區就會散」。

另外,Terence表示推動邨民關注,也要依靠「師奶」的網絡,他指要「相信神奇的師奶網絡,喺條邨裡面,唔知點解有啲師奶識哂成幢(樓)人」,靠她們可將消息散開,讓街坊更關心邨內事務。

長安邨街坊大會。(圖片來源:Terence提供)

長安邨街坊大會。(圖片來源:Terence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