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期不被尊重 — 年輕人冒死抗爭的遠因

2019/8/28 — 12:41

612 起,反送中最前線抗爭者,已知每次上街,都面對致命武力,仍冒死行動。究竟是什麼令年輕人不怕死抗爭?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他們未必想推翻共產黨,但「革命激情」,即「不怕死」確實存在,消弭它的,是議會制度, 透過選出議員,通過法律,令人民感到受重視。這由法國大革命及美國獨立戰爭至今,經過二百多年歷史經驗證明有效。

不少人不明白經濟好仍抗爭。之前上映的《1987—逆權公民》講南韓爭取民主,當時其實經濟大好,但年輕人仍冒死抗爭,因為政府與議會沒有代表,受不到尊重。放在現時香港,年輕人同樣因 DQ 令他們在議會沒有代表,冒死抗爭,送中條例,是導火線。

廣告

69 遊行被漠視後,部分市民都不再反對並同情勇武,就是因為意見受不到尊重。有共同目標,和理非仍溫和,是仍有代議士,但年輕人沒有,所以最激進。

仍能選的泛民主派不能代表年輕人,因與他們有水火不容的港獨問題,當然還有其他,但舉其最大者。港(講)獨真相兩句講完:「年輕人聲音被漠視,所以拿最極端方法表達,令人聽見。」大部分支持港獨的,都知道現實不可能,但引致他們不滿的聲音,即使反對派-泛民,也充耳不聞。

廣告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光復的是自由行與新移民問題前的「社會狀態」,傳統泛民抱大愛心態,但年輕人每日逼地鐵,金鐘轉車站起碼兩三班才上到,都是兜口兜面切身感覺。政府亦完全無視。

當泛民批評政府與中共對反送中的指摘時,何嘗不是用如港獨被煽動、反送中收了錢類似藍絲說話,指控港獨?他們亦沒有與政府解決形成港(講)獨的問題。泛民的攻擊與立場,表示「代表」不了年輕人,議會不能發揮人人受尊重功能。即使聲音,也被漠視。怒火積壓到今天反送中爆發,令他們冒死抗爭。

朝野持分者都不能代表年輕人,不亂才怪。新東補選與 2016 立法會選舉,梁天琦、梁仲恆、游蕙幀,都取得幾萬票數,加起來過十萬人,後兩者更成功當選,結果被取消資格。打著港獨或本土旗號的參選人被 DQ,是對年輕人赤裸裸的不尊重,亦削弱議會功能。被視為不理性,拉下泛民的焦土論,也是年輕人聲音被漠視,才有市場的。

雨傘失敗後,政府認為「你們奈何不了我」,便肆無忌憚把候選與當選人取消資格。結合前面傳統泛民立場,不論表面上的港獨,或實際上的新移民與自由行立場與年輕人相左,議會自然失去令年輕人受尊重功能。

不少黃絲都希望回到以前狀態,但若你們不尊重年輕人,遲早再來一次大大鑊。沒有不尊重?「走呀」「留力呀」「唔好中計」「be water」每次直播見到這些,都想掟電話。你老豆叫你,同你叫自己個仔,都不會聽話。不要再高高在上,認為年輕人必須聽你們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