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者受虐為何不遷出?政府從未正視安老政策問題

2015/5/27 — 21:1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明報》揭發大埔劍橋護老院,要長者裸身露天等洗澡,引起社會嘩然;家屬接連爆出多筆私營院舍內的淒慘境況,有市民致電烽煙節目,指入住上水劍橋的母親裸身等候洗澡時,以毛巾遮掩下體,也被職員扯走,又看見院友「成個床單濕晒臭晒(職員)都唔換片,話未夠鐘」,形容「所有嘢嚴重到一個地步,無著衫唔遮係好正常」;亦有院友女兒指,自己投訴後母親遭報復,要裸身等候三小時才獲安排洗澡。面對家屬指控,劍橋護老院創辦人陸艾齡卻說「不合常理」,反問家屬「若果屬實,咁恐怖,為何不搬走?」

為何家屬眼看父母受虐,仍不遷離院舍?綜合家屬回應,他們是因為被告知「間間都係咁」、在同區找不到其他宿位或未輪候到政府資助宿位,才無奈啞忍。造成這個局面,與政府投放於安老政策的資源不足大有關係。

輸候資助院舍需3年 每年逾5000長者輪候中離世

廣告

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去年底,就長者長期護理服務進行聆訊,委員會狠批勞福局及社署「未盡全力」,認為情況不可接受。

據聆訊中公開的數字,截至 2014年3月底,全港只有26,000個政府資助的安老院宿位*。按當局2014年8月底數字,輪候冊上共有31,000名長者正在輪候宿位,資助/合約護理安老院宿位平均要輪候36個月。2013/14年度共有5,700名在輪候冊上的長者,不及等到資助宿位便離世,較2010年之前的每年4000-4500名大增。而輪候冊數字中,並未包括6,800名接受其他服務的長者,有委員質疑當局是「造數」。

廣告

2014/15至2016/17年度,當局僅計劃增加約530個資助宿位。

委員會另批評,《安老院條例》中就空間及人手規定方面所訂的法定最低要求,已經18年未有修訂,令私營院舍院友必須接受遠低於資助院舍的環境,委員會認為不可接受。私人院舍與資助院舍的環境有多大分別?可參照下表:

立法會文件

立法會文件

輸入外勞致院舍服務質素惡化 政府去年再放寬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組織幹事劉家樂今日就撰文指出,私營護老院面對工序緊迫、長工時、低待遇、容易工傷等問題,令長者照顧行業成為厭惡性工作,但私營護老院管理層解決問題的方法,卻是輸入工資更低的外勞。

去年初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曾透露,香港其時有2,900名基層外勞,當中有接近1,000人由私營安老院舍聘用。政府於去年4月放寬規定,讓參與改善買位計劃私營院舍也可申請引入外勞;業界即向政府遞交百多份申請,為勞工處給予建議的勞工顧問委員會,去年9月否決多宗申請,批評輸入外勞會令安老業的薪酬進一步壓低,扭曲長者長期護理服務的人力市場。委員周小松批評,安老院舍經常「博大霧」,壓低員工薪酬,用外勞壓成本;他強調,若院舍無法達到社署要求,社署就不應向有關院舍買位,質疑社署監察不力,批評署方從未正視歪風。

勞顧會要求社署「正視歪風」,但勞工處截止去年底,已批准79宗申請、准許328名外勞護理員到港。

撥8億推院舍券 續卸責至私營院舍

長者安老政策千瘡百孔,政府始終缺乏安老服務長遠規劃。而特首梁振英的最新指示,是繼續將長者推向私營院舍。

今年《施政報告》,梁振英宣佈為預留8億元,在未來3年推出3000張「院舍劵」(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每張價值1萬1685元,資助身體機能被評為「中度缺損」的長者,入住達買位計劃甲一級標準的私營院舍,希望吸引輪候資助宿位的部份長者,改為輪候其他私營院舍的宿位,令資助「錢跟人走」,今年九月起推行。

一群前線社工組成「反『院舍券』社工陣線」,不滿政府利用「院舍券」,將照顧長者的責任推卸給私營安老市場,而參與院舍券計劃的長者要退出輪候冊,放棄輪候資助宿位,令長者只可在私營市場兜轉。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上月曾撰文探討院舍券問題,援引調查指出,長者根本不希望入住私營安老院舍,政府撥出八億,卻不去切實改善整體院舍質素,卻去製造3000個不為長者所取的私院牀位。

早年前,浸會大學社工系亦發表了全港首個私營安老院舍質素調查,結果發現逾七成長者都不滿意院舍環境和設備,而且感覺不被職員尊重及不滿職員服務態度…最令人心酸的是,半數院友對居於私院的前景失去希望。他們對明天沒有盼望,每天都失去尊嚴地活着,在院舍等待死亡。

政府盲目推出住宿照顧服務券,只是再一次反映政府仍未認清長者的意願和需要,盲目相信市場可以解決安老問題。難為長者過去勞碌半生,到了暮年仍然為安老而惶惶不可終日,實是香港的悲歌。

*數字包括津貼護理安老院、護養院、買位私營院舍及合約院舍宿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