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閉門造車的公共神學

2016/4/7 — 13: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約書亞】

身兼政協的鄺保羅大主教,早前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公開反對基督教放棄憲法付予的十個特首選委席位(下作「棄席」),無可避免已把這個本來偏向在教內的議題,置於公共領域。但,大部份基督教的「公共」聲音已缺席多時,支持棄席的聲音難以與教會內親建仁的聲音抗衡。

事實上,本港不乏有識之士,特別是神學院,它們的掣肘一般較教會少(當然都視乎是甚麼學院或機構),所以神學的學術界支持棄席的聲音,絕非九牛一毛。然而,筆者的困惑在於:這些公共神學的意見,似乎並未能引起市民的注意。為甚麼?

廣告

或者,我們可從基督教的袁天佑牧師和天主教的陳日君樞機,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他們的公共神學的「公共」性,往往不單純因為內容涉及大眾,而是在社會深具影響力。一旦他們發言,教外的傳媒、網媒,都會刊登他們的意見。公共,就意味着它不單純是教內的領域。

袁天佑牧師的敢言近來廣為人知,上年身為協進會主席的他在國慶酒會致辭時,竟敢向大陸官員講解「和諧的真義」,平地一聲雷。我們比較容易遺忘的,可能是十多年前,2000年的宣聖事件。當時,梵蒂岡教廷冊封曾在中國殉道的120位中、外傳教士為聖徒,中國外交部立刻嚴厲抨擊,指此舉是對中國宗教主權公然挑釁。當時「只是」助理主教的陳日君,竟然投稿《明報》論壇版,批評北京干預香港宗教事務,及逼害大陸神職人員。

廣告

畢竟,不是所有人的也像袁天佑,有機會直接對政權作出批判,但陳日君當年的做法極具參考價值。為何他要選擇在《明報》,而不是天主教媒體發表文章?又如袁天佑,他亦願意讓《立場新聞》特約轉載自己的文章,又接受《E周刊》的專訪等等。關鍵彰明較著:公共,必須涉及教外的傳媒。《明報》所引起的輿論效果,肯定比教內的紙媒強得多。同樣道理,今日的網媒有重要的影響力。至於《E周刊》,為已停刊的《忽然1周》「原班人馬」編撰的最新娛樂雜誌。《立場新聞》加《E周刊》,是一個玩facebook的群體,到「師奶」、OL都「通殺」的「超強組合」。這絕非嘩眾取寵的做法,而是用最有效的方法在公共發聲(筆者還未計算電視新聞、電台的報道)。

反觀,香港大部分的神學人,都似乎缺乏這種慧根。他們的公共神學,內容就算是公共的,但發布的方式,卻是非公共的。他們發表言論的途徑,多是在基督教的紙媒、神學院的期刊、基督教機構的刊物,或是教內舉辦的講座、培露會。《晏子春秋.雜下》云:「愚人千慮,必有一得。」鄺保羅大主教也許「說得對」:棄席只在教內討論的話,真的很不負責任。在《南華早報》專訪他前,先不要問市民知否教內有討論棄席這回事,市民想起基督教,會想起甚麼非建制的人已經是一個問題。是以,期望市民對棄席的理據有最根本的暸解,近乎痴人說夢。還是,教會希冀市民主動接觸教內的傳媒,或衝入教內的講座?

我們必須追問:本地的神學人,有沒有意識善用主流傳媒?重要的研討講座,會否預先向傳媒反映其重要性,使教內的討論能在教外「發揚光大」?他們會否嘗試主動在主流媒體撰文,或接受訪問,同時放下教外人感到乏味的神學或哲學用語,以最平易近人、簡潔的一面,向大眾交代棄席的意義?

「作為一個有形的宗教群體,基督宗教本來就是或說應該存活在眾目睽睽之下,就有如在廣場上一樣。」【1】「關鍵…… 公共神學是否僅僅屬於教會、由教會進行和為教會而作。」【2】公共神學,不單需要關注其內容,也在乎它們能否在公共領域下被接收。在「小圈子」內進行公共神學的討論,即或內容有多正確,如何充份具備公共性,公共神學不過是變相的象牙塔學問。公共神學,必須在內容和傳遞方式雙管齊下。何妨鄺保羅大主教已公開表達立場,神學人繼續閉門造車,豈不是有勇無謀?

 

 

附註

【1】《廣場上的漢語神學——從神學到基督宗教研究》(香港:道風,二○一四),頁六。

【2】同上,頁三三一。

作者簡介:學校小助理一名。曾修理科,現讀文科,好歷史政治,愛遊山玩水。以文會友,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