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學一個多月了,你們好嗎?

2015/10/12 — 20:08

一年又過去,不知多少學生又在縐著眉操練TSA題目?

一年又過去,不知多少學生又在縐著眉操練TSA題目?

記得去年十月某一天,我跟一班中四同學交流,當問及同學們的小學階段是否快樂,他們縐縐眉,很快便吐出「TSA」三個英文字。因為他們腦海中盤旋著的不是與同學們奔跑嬉戲,閒話家常的快樂情景,而是回想當年佔據他們大量時間的日以繼夜、疲不堪言的操練日子。他們都異口同聲說操練「浪費時間」、「不知作用何在」。

一年又過去,開學一個多月了,不知多少學生又在縐著眉操練TSA題目?

前陣子,一位家長跟我分享讀小三的兒子的時間表。小朋友上午7時半回校先行補課,目的當然是為應付TSA而作額外操練;然後上正常課堂,直至下午3時半下課;課後再有一小時的補課操練。5時回家,稍作休息才開始做功課,功課的形式很多也是參照TSA的題型,功課往往做到晚上8時,還來不及溫習。只是小三,還未及升中,功課和補課壓力為何變得這樣沉重?

廣告

難道教育局真的不知道民間疾苦?非也,TSA變成高風險評核怪獸,教育局是始作俑者!

多位老師、校長曾證言,教育局官員在探訪辦學團體、落區視學時,不理學校的特質和學生背景的差異,一刀切以TSA的成績褒獎或責難學校,論斷個別辦學團體和學校的表現;更有不少同工懷疑,學校的TSA成績已靜悄悄地跟小一派位掛鈎。而且,學校完成TSA考核之後會收到列有中、英、數三科各分卷,每條題目的答對率和全港答對率的報告,這些數字已足夠挑動辦學團體或校董會的神經,有前線老師因此被要求改變教學策略,加強TSA操練,全面為TSA服務。於是,巨大的問責壓力層層下壓,最後降臨老師和學生身上。

廣告

因TSA而叫苦連天的家長、教師和學生,多年來在主流媒體已累積一定程度的聲音,可惜,教育局對學校TSA成績高度注視,年年向學校發布詳盡的分析報告,教師被要求無止境地追逐更高的答對率、更高的整體達標率,學校和教師感到官方莫大的壓力,不得不繼續操練下去。家長明知小朋友因為TSA操練已經疲於奔命,卻礙於TSA形式已深入日常功課,小朋友要交功課而不得不照做。

誰都感受到TSA的瘋狂!除了教育局。當局應該果斷地取消TSA,正面回應教育界的訴求,為香港的家長、教師和廣大的學生除一大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