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學前讀貓城記(三)

2015/9/18 — 6:39

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http://cat-health.org/)

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http://cat-health.org/)

【文:曾瑞明】

如果學校全無意義,每天只上演鬧劇和笑話,那麼為什麼還有人願當校長與教員呢?老舍問得很妙。

「這得說二百年來歷史的演進。你看,在原先,學校所設的課程不同,造就出來的人材也就不一樣,有的學工,有的學商,有的學農……可是這些人畢業後,幹什麼呢?學工的是學外國的一點技巧,我們沒給他們預備下外國的工業;學商的是學外國的一些方法,我們只有些個小販子,大規模的事業只要一開張便被軍人沒收了;學農的是學外國的農事,我們只種迷葉,不種別的;這樣的教育是學校與社會完全無關,學生畢業以後可幹什麼去?

只有兩條出路:作官與當教員。

要作官的必須有點人情勢力,不管你是學什麼的,只要朝中有人便能一步登天。誰能都有錢有勢呢?作不著官的,教書是次好的事業;反正受過新教育的是不甘心去作小工人小販子的,漸漸的社會上分成兩種人:學校畢業的和非學校畢業的。前者是抱定以作官作教員為職業,後者是作小工人小販子的。這種現象對于政治的影響,我今天先不說;對於教育呢,我們的教育便成了輪環教育。我念過書,我畢業後便去教你的兒女,你的兒女畢業了,又教我的兒女。在學識上永遠是那一套東西,在人格上天天有些退步,這怎樣講呢?畢業的越來越多了,除了幾個能作官的,其餘的都要教書,哪有那麼多學校呢?只好鬧笑話。

輪環教育本來只是為傳授那幾本不朽之作的教科書,並不講什麼仁義道德,所以為爭一個教席,有時候能引起一二年的內戰,殺人流血,好像大家真為教育事業拚命似的,其實只為那點薪水。 」

廣告

讀到這一段,心都痛了。教師本身是社會改革的參與者,還是社會制度的複制者?要測試自己的答案,不如問自己一個問題︰「作官與當教員有沒有分別?」官有官威,教師也有「教威」。最重要的是將一套東西重複一生,當成真理那樣持守︰在學識上永遠是那一套東西,在人格上則天天有些退步。這就成了老舍所說的「輪環教育」。大家不關心教的是什麼,是否脫節,是否為政權塗脂,其實只問對「我」有什麼好處。

「原先的學校確是像學校的樣子,有桌椅,有財產,有一切的設備;有經費的時候,大家盡量賺錢,校長與教員只好開始私賣公產。爭校長:校產少的爭校產多的,沒校產的爭有校產的,又打了個血花亂濺。」

廣告

   教育工作者還成了商人,心思都放在買賣。學校被當成「新式的飯舖」。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教育商品化」了。

你要逃離制度嗎,還是講錢︰「學校裡既沒有教育,真要讀書的人怎辦呢?恢復老制度 — 聘請家庭教師教子弟在家中念書。自然,這只有富足的人家才能辦到,大多數的兒童還是得到學校里去失學。」

「其實教育的本意是什麼?「你問,這新教育崩潰的原因何在?我回答不出。我只覺得是因為沒有人格。你看,當新教育初一來到的時候,人們為什麼要它?是因為大家想多發一點財,而不是想叫子弟多明白一點事,是想多造出點新而好用的東西,不是想叫人們多知道一些真理。這個態度已使教育失去養成良好人格和啟發研究精神的主旨的一部分。」為了人格、明理,好東西和真理。如果年輕人展露這些特質,我們要嘉許他們。如果他們這些特質都沒有了,那一個地方也就沒希望 — 就這麼簡單。是否挑戰權威、是否冇大有細,是否守秩序 — 全屬離題。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