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學前讀貓城記(二)

2015/9/17 — 6:36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Alexis Doyen )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Alexis Doyen )

【文:曾瑞明】

現在的社會講求效率,小朋友最好跳級,小學五年級做中學的數。大學生最快修畢學分則是最醒(君不見大學都開設了不少summer course給本科生?),這種思維去到極致會是怎樣的一回事?

「你問為什麼一點的小孩子便在大學畢業?你太誠實了,或者應說太傻了,你不知道那是個笑話嗎?畢業?那些小孩都是第一天入學的!要鬧笑話就爽快鬧到家,我們沒有其他可以自傲的事,只有能把笑話鬧得徹底。這過去二百年的教育史就是笑話史,現在這部笑話史已到了末一頁,任憑誰怎樣聰明也不會再把這個大笑話弄得再可笑一點。在新教育初施行的時候,我們的學校也分多少等級,學生必須一步一步的經過試驗,以後才算畢業。經過二百年的改善與進步,考試慢慢的取消了,凡是個學生,不管他上課與否,到時候總得算他畢業。可是,小學畢業與大學畢業自然在身分上有個分別,誰肯甘心落個小學畢業的資格呢,小學與大學既是一樣的不上課?所以我們徹底的改革了,凡是頭一天入學的就先算他在大學畢業,先畢業,以後——噢,沒有以後,已經畢業了,還要什麼以後? 」

廣告

   一入學就畢業,一讀書就是大學生。這令貓國的大學畢業生數目在火星上各國中算第一。這當然十分可笑,但這不正是現今世界的寫照,只重量不重質。只求成效和資歷,而不問真學習是否發生。我們一定會問,那是為了什麼?為的是「皇上」歡喜,家長歡喜。他們為什麼會歡喜,因為學習只是他們眼中的手段,

學問是否有一個標準,不管了。

廣告

老舍更看到這做法的政治性︰「原先校長教員因為掙錢,一天到晚互相排擠,天天總得打死幾個,而且有時候鼓動學生亂鬧,鬧得大家不安;現在皇上不給他們錢,他們還爭什麼?他們要索薪吧,皇上不理他們,招急了皇上,皇上便派兵打他們的腦勺。他們的後盾是學生,可是學生現在都一入學便畢業,誰去再幫助他們呢。沒有人幫助他們鬧事,他們只好等著餓死,餓死是老實的事,皇上就是滿意教師們餓死。 」

教師和學生加在一起就是對「皇上」的制衡力量。能夠把他們分開就是好事。學生一入學就畢業,老師沒有學生,「沒有人幫助他們鬧事」——這是從皇帝角度看,「鬧事」其實可以是正經、正義、正氣的事。

也許是我過份詮譯,讓學生一開始就想著畢業,其實都有異曲同工之妙,就是學生不能留在校園好好地領受人世間事情的法則,事物的標準,還有各種理想。立刻跳到現實的熱窩中,皇上就歡喜了。因為皇上就是現實。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