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學前讀貓城記(四)

2015/9/19 — 10:41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 VIKTOR HANACEK )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 VIKTOR HANACEK )

【文:曾瑞明】

當然,我們不是要將年輕人美化。年輕人的激動和衝動可以有很壞的影響。老舍先生一早看出,年輕人去哪個方向其實是受社會風潮影響,受老師影響。如果老師盲目不仁,貪得無厭,學生也是。如果社會率獸食人,我們也可以預期學生也會是小野獸,和大野獸一起張牙舞爪。

讀讀這段話︰

廣告

「你看見了那宰殺教員的?先不用驚異。那是沒人格的教育的當然結果。教員沒人格,學生自然也跟著沒人格。不但是沒人格,而且使人們倒退幾萬年,返回古代人吃人的光景。人類的進步是極慢的,可是退步極快,一時沒人格,人便立刻返歸野蠻,況且我們辦了二百年的學校?

在這二百年中天天不是校長與校長或教員打,便是教員與教員或校長打,不是學生與學生打,便是學生與校長教員打;打是會使人立刻變成獸的,打一次便增多一點野性,所以到了現在,學生宰幾個校長或教員是常見的事。你也用不著為校長教員抱不平,我們的是輪環教育,學生有朝一日也必變成校長或教員,自有人來再殺他們。好在多幾個這樣的校長教師與社會上一點關係沒有,學校裡誰殺了誰也沒人過問。

在這種黑暗社會中,人們好像一生出來便小野獸似的東聞聞西抓抓,希望搜尋到一點可吃的東西,一粒砂大的一點便宜都足使他們用全力去捉到。這樣的一群小人們恰好在學校里遇上那麼一群教師,好像一群小餓獸遇見一群老餓獸,他們非用爪牙較量較量不可了,貪小便宜的欲望燒起由原人遺下來的野性,於是為一本書,一個迷葉,都可以打得死屍滿地。鬧風潮是青年血性的激動,是有可原諒的;但是,我們此處的風潮是另有風味的,借題目鬧起來,拆房子毀東西,而後大家往家里搬磚拾破爛,學生心滿意足,家長也皆大歡喜。

因鬧風潮而家中白得了幾塊磚,一根木棍,風潮總算沒有白鬧。校長教師是得機會就偷東西,學生是借機會就拆毀,拆毀完了往家里搬運。校長教師該死。學生該死。學生打死校長教師正是天理昭彰,等學生當了校長教師又被打死也是理之當然,這就是我們的教育。教育能使人變成野獸,不能算沒有成績,哈哈!」

學生當然是要要管教和引導的。但教育工作者應將更多的心思放在對社會和自身的關注。教師可以改變學生,只要教師改變自己,「不糊塗」就可以了。因為貓國的死穴就是人們「糊塗」——警誡之。

廣告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