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10/7 - 10:41

開路是規定與交易,不是施捨

(圖右)這是我在今年 7 月份投訴某大廈違反地契後,收到 1823 電話中心的回覆,我把部份可辨別投訴人身份的資料隱去,不是害怕,只是覺得沒必要把所有細節也公開。(圖左:資料圖片,來源:Banter Snaps @ Unsplash;圖右: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圖右)這是我在今年 7 月份投訴某大廈違反地契後,收到 1823 電話中心的回覆,我把部份可辨別投訴人身份的資料隱去,不是害怕,只是覺得沒必要把所有細節也公開。(圖左:資料圖片,來源:Banter Snaps @ Unsplash;圖右:作者 Facebook 圖片)

很多年前,我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的大電視下,倚靠在一個欄杆上等人兼休息一會,怎料管理員說,不能靠在欄杆上。那時我很驚訝,怎麼連倚靠在一個欄杆也要管呢?後來發現,市民坐在花槽位置,或只是逗留太久,也可能被保安驅趕,管理擾民,也甚嚴苛。但是,當年還是天真無知,心想這裡是時代廣場的地方,那個人是時代廣場請的保安員,他這樣說,估計是公司規定,那也無法。

倒是過了多年之後,有一群有心又有力又有學識的人,翻查當年九龍倉集團跟屋宇署簽訂的公用契約,原來規定要開放羅素街和勿地臣街交界處的廣場地下部分共 3,017 平方米給公眾作「公共通道、靜態消遣及展覽用途」。正是這宗新聞曝光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香港有很多看似是私人的地方,必須要開放給公眾使用,業主或管理公司根本無權封地或封路。

近日在遊行期間,不少商場、商廈,卻無故封路,其實也是違反了地契。記得有次想從某幢商廈經過,通道的玻璃門卻關上,還貼出「此路封閉」的告示。門外站著一個保安員,我表示想通過,因為如果不經此路下去,則要繞一個大彎。保安重申路已封,我便把封路的告示拍下,準備投訴。

廣告

這時有一名似乎是管理職級的員工過來,他問我做甚麼,我不是說我想通過,而是直接問:「你確定你哋按照地契,係有權限去封呢條行人道路㗎?」管理職級的人員之所以能夠做到管理職級,估計就是對危機有一定的嗅覺,他見我拍照,又提地契規定,顯得大為緊張,問:「你……你係代表乜嘢機構先?」我說:「我唔駛代表乜嘢機構啊,我代表我自己咋。我以市民嘅身份,要通過呢條路。」

我要強調一下,我當時的用語及語氣,也是頗為友善,但管理人員卻好像覺得來者不善,轉個頭就叫了一名尼泊爾籍的保安人員來,押送我行樓梯下去。

我問管理人員:「你做乜叫個保安員押送我落去呢?」

管理人員說:「唔係啊,我只係叫佢陪你咋。」

陪我?我很寂寞嗎?為甚麼要你陪呢?雖然後來我真的一邊走,一邊跟友善的尼泊爾保安員聊了一會尼泊爾的風土人情,還提起年初在尼泊爾徒步之事,但後來,我還是投訴了。投訴的不是員工,而是大廈。

投訴的方式很簡單,不用花上太多精力或時間寫信,不用以身犯險去報警,只需要打個電話就行,就是 1823,當時線路繁忙,接了去電話錄音留言。我在電話裡說:

「我喺今年 X 月 X 日 X 時 X 分,經過 XX 區 XX 道 XX 大廈時,想使用連接地下及上層嘅公共行人通道,但係當時門口閂咗,並貼出咗封路嘅告示。我懷疑佢哋違反咗《一九八零年或以後落成而須根據地契要求向公眾提供設施及或或休憩空間的私人發展項目》嘅相關規定,所以我想向地政總署投訴。」

沒錯,我是一字一句一口氣,尤其尾二那一句,清清楚楚地說出來。錄音留言後,就掛上電話。過了一兩天 1823 電話中心的職員就致電給我,他說:「我哋收到你嘅投訴,想跟進一下,你而家有冇時間呢?」

我話有啊,他就一字不差地,說出:

「你之前打過電話嚟,表示想向地政總署投訴。因為你喺今年 X 月 X 日 X 時 X 分經過 XX 區 XX 道 XX 大廈時,想使用連接地下及上層嘅公共行人通道,但係當時門口閂咗,並貼出咗封路嘅告示。咁我哋查過資料,你都講得好清楚,佢哋可能違反咗《一九八零年或以後落成而須根據地契要求向公眾提供設施及或或休憩空間的私人發展項目》嘅相關規定,我哋會將你嘅投訴,轉交畀地政總署。」

而他還說了一句:「另外有關跟進嘅結果,你係咪唔需要我哋將你嘅資料交畀被投訴嘅一方呢?」哦,當然不要讓被投訴一方得知你的電話或姓名啦,謝謝提醒!

過了剛好六十天,我就收到一個跟進的短訊,短訊的內容如下:

發訊人:+852-61631823

主旨:投訴 XXXX 違反地契(檔案編號:XXXX)

就你於 2019 年 07 年 XX 日的個案,地政總署的回覆如下:

「本署己(已)向業主發出勸諭信,要求他們採取適當行動以糾正此情況。本署在 08 月和 09 月進行的現場檢查,有關投訴的通道沒有出入的管制。」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與我們的職員聯絡。

1823
客戶服務主任
XXX 謹覆
2019年 9 月 X 日

香港有不少看似是私人的通道或空間,根據地政總署、屋宇署或發展局等的規定,也是要開放給公眾使用。這不是施捨,而是私人企業與政府的交易。以銅鑼灣時代廣場為例,他們開放了 3,017 平方米給公眾作「公共通道、靜態消遣及展覽用途」,換來的好處,卻是增加了約 2.1 萬平方米的樓面面積。

其他私人發展項目開放地方給公眾使用,除了豁免樓宇面積,還有其他補償優惠等等。政府開出這些條件,也是慷香港市民的慨。所以,公眾空間不是施捨,而是交易而已,市民應該要努力爭取其使用權。

我祈盼各界讀者,可以一起做一件事。如果你看到一些大型商場或商廈無故封閉,阻礙路人使用其通道,請立即到以下兩個網址,查看該管理公司有否違反地契。

如果有違規情況,請立即致電 1823,清楚說明:

  1. 日期
  2. 時間
  3. 地點(及通道的行走方向等等)
  4. 封閉的情況
  5. 涉嫌違反哪個規定
  6. 向哪個部門投訴(例如地政總署或屋宇處,如果不清楚的話,可以不說,1823 會建議)
  7. 表明不想把投訴人的資料交給被投訴一方

據我所知,不少政府工作的有心人,往往礙於身份,對很多違規事宜不便明言,他們等的,就是一個熱心市民的正式投訴。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
新博客

【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2019 年五月上旬,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其中在旺角序言及北角森記,有少量簽名版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