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閱讀及閒暇是兒童權利

2016/4/27 — 17:50

Shelagh Armstrong 畫作

Shelagh Armstrong 畫作

【文:鄺穎萱】

這段時間很怕看新聞,因擔心又再看到學生自殺。對於教育體制,應試壓力,怪獸家長等批判,已多不勝數,不用再多加一筆,我只想從閱讀角度介紹兩本書,希望兒童及青少年可以靠一己之力,走出焦慮及憂鬱的困境。

對於學生自殺,成年人除了那句陳腔濫調的「請愛惜生命」外,是否就只能袖手旁觀。自殺的年青人,生命只經歷了十多年,懂得思考人生的可能不過數年,面對挫敗、壓力,也不知如何應付。如果,他們需要一個避風港,我相信是閱讀,可以安撫不安的生命。據BBC中文網報導,日本內閣府統計1972年到2013年間,在總計18048名自殺青少年當中,平均有92人在8月31日自殺,9月1日為131人,9月2日為94人。

廣告

去年九月一位叫河合美穗的鐮倉圖書館員,看到統計數字後很難過,發了一條短訊說「第二學期馬上就要開始了。如果你由於痛恨學校正在考慮自殺,為甚麼不到我們這裏來?我們這裏有漫畫書、輕鬆小說。」「就算你在這兒待上整整一天,誰也不會說你。即將進入九月,如果你在考慮寧死不上學,請記住,我們是你的庇護所。」短訊立即廣傳得到很多人認同。這報導令我想起昔日在多倫多唸初中的日子,那時學校生活並不愉快,因英語能力差,常受本地同學嘲笑,很大壓力。放學後會一個人到Agincourt的公共圖書館看書,直至八點半關門才回家,圖書館的小說陪伴我度過這段成長的艱難日子。

成長的荒謬

廣告

我介紹的兒童小說家叫Louis Sachar薩奇爾,新作《Fuzzy Mud爛泥怪》是以一間私立伍德中學為背景,塔瑪亞是個守校規又聰明的五年級女生,和大他兩歲的鄰家男孩馬修一齊返學放學。一天,學校惡霸查德揚言放學要和馬修單挑,塔瑪亞抓起地上的「爛泥巴」往查德臉上扔過去,之後塔瑪亞的手開始起水泡流血;而查德隔天沒回家也沒去學校;連馬修都從學校偷跑出去, 經學校和警方調查後,發現一切都和學校旁那片樹林中的「長毛的爛泥巴」有關。《爛泥怪》表面是關於環境污染的故事,但《爛泥怪》同時是隱喻青少年成長面對莫名困境,如何以膽識、諒解、關懷、友情從困境中脫身,獲得新生。

《爛泥怪》是敘述生命的故事,主角面對生命中錯綜複雜問題,然後用方法解決,讀者一邊看一邊會想如果我是主角,會否選擇同樣態度,或採取同樣解決方法呢?不知不覺我們親近這本小說,而小說內的故事,也反過來撫慰我們的生命。

世界的荒謬

另一本繪本是給年紀較小的孩子,This Child, Every Child在台灣剛出了中文版,書名叫《天下的孩子都是一樣的》。當David Smith及Shelagh Amstrong攜手寫了這本書後,我一直期望在華人社會可以出版。

《天下的孩子都是一樣的》是關於兒童權利的書,內容亦談及兒童在世界不同地域的生存狀態,讓孩子了解自己應有的權利,也知道相對其地方,自己處於一個怎樣的位置。當我們為明天上學測驗而憂愁時,尼泊爾、緬甸的孩子正為食物而擔心,當我們的孩子提筆應試時,西非的孩子正提槍作戰,那是真正的戰爭,這些娃娃兵最小的只有七歲。本地學童沒日沒夜為功課忙,撒哈拉地區、孟加拉的童工則要整天工作而累倒。這兒會有嬌縱小女孩不滿父母挑選的衣服大哭,塔利班控制下的巴基斯坦、阿富汗地區,女孩連接受基本教育的機會也沒有。在中國大陸個別農村,女嬰甚至連出生的權利也沒有!而在發展中國家,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一個城市中產孩子與農村孩子所享有的是天淵之別。

去年底我在非洲南部最貧困的馬拉威及賴索托做義工,這地方不單貧困,而且愛滋病猖獗,孩子一生下來已經帶病,最後被遺棄在村落中,他們天真而渴望的眼神,只是希望我可以抱一抱。之後到了尼泊爾廓爾喀山區,地震災後加上能源短缺,學生在山上徒步兩小時上學,而課室倒塌後,即使寒風凜列,也只有躱在臨時鐵皮屋上課。當我們走出去放眼望遠一點,就會認識到世界巨大的不平等,衝擊之大足以令大家反思。孩子可以通過閱讀去認識外面世界,學懂同理心,懂得關心其他生命,也必然會珍惜今天擁有的一切。《天下的孩子都是一樣的》以聯合國關於全球兒童狀況的數據,變成的一本非常有意義的插畫故事書。

兒童也有人權

表面上,今天的香港大部分人已經不用擔心溫飽、基本醫療、清潔食水等生存權問題,但公約下關於全面發展孩童心理及生理上的潛能的權利,即兒童的發展權及參與權,明顯有不足的地方。在考試操練,功課補習重壓下,小朋友應該享有的孩子生活,由遊戲、娛樂、參加文化生活藝術活動的機會等,不斷被扼殺,始作俑者是嚴苛的教育制度。

從新聞中看到有小學在家長支持下,拒絕參與教育局TSA考試,將原定考試時間改為遊戲日,這令人鼓舞。我們要明白畢竟人生不是一場賽跑,每個孩子應該有自己的路,失敗了又怎樣?兜遠了又如何?路不只一條,終點豈止一個,有多少個孩子就有多少個可能。■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