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閱讀與社會想像

2016/11/8 — 12:01

【文:曾瑞明@教育工作關注組】

家長有時都很貪心,又要子女循規蹈矩,又要他們有豐富想像力。但最大的創意,也許不在於將做勞作,玩IPAD,而是去想像另一種社會制度。另一方面,我們會較易理解想像力在文學、藝術等學科的重要性。但是政治有沒有想像力的份兒?為什麼政治總是給人一種硬的感覺,也許,這只是我們未有閱讀一些富想像力的政治著作。

羅爾斯的無知之幕

廣告

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並不是當代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家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發明的,但可說他把這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發揚光大。無知之幕是一種哲學想像,我們想像未進入社會前,大家都是平等的。為了得到合作的好處,大家準備進入社會,於是立約。然而,如果我們要成功立約,立一條對社會上所有人的約並不容易。因為我們常被我們自身的利益所惑,或者被自己特定的價值觀所阻,難以和其他人建立共識,所謂的「共識」也可能只是因著權力關係出現的權宜之計。羅爾斯提出我們都可以想像所有人都放在無知之幕之後,那樣我們就不會知道個人的口味、利益和能力,而只會去想一些對社會上不同人都能接受的社會建構原則。由是得出了兩條公義原則。兩條原則是什麼我們姑且不說,更有趣的是它背後當中的精神。「現實」裏,我們總是在擺脫不了身份政治或者持份者角度去談公義,其實只是不願找不一個較無偏私的角度去想問題。在看似冷冰冰的理論背後,你其實是否也感到約翰‧連儂歌詞那種激情︰Imagine no possessions/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博格的全球資源稅

廣告

連儂歌詞提到每個人都分享這個世界,或者你會說這樣太抽象,與現實距離太遠。但是在一口否定以前,我們不妨參考羅爾斯的弟子,美國哲學家湯瑪士‧博格(Thomas Pogge)提出的全球資源稅(global resource dividend)倡議。

博格在其名作World Poverty and Human Rights提出對現有制度進行一系列的改革,其中一項就是全球資源稅。我們不再把自然資源視為國家全權擁有,我們可以對透過開採自然資源所得的利益抽稅。但為了吸引國家接受這倡議,它把稅率定為僅僅1%。𥚃面當然要有複雜的哲學論證,但讀者也應感受到其中的豐富想像力。國家不一定要全權控制自然資源,跳一步豈不是就 是‘Imagine’歌詞提到的 全球人共同享用地球的資源?分配不平等導致的飢餓、資源分配不均引發的戰禍和貪婪會否因此消失?

政治並不只有灌輸、冷感和中立……它其實也是一個讓我們發揮想像力的場域。通識科不也可以在這方面讓學生老師馳騁?我們可以想像沒有功能組別,想像沒有分組點票,想像沒有地產霸權,想像沒有美國霸權……想像也是政治教育一部份,而我們相信閱讀是改變的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