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子尹:哲學在公共空間的實踐 除了特立深思 最需要道德勇氣

2016/10/5 — 20:41

關子尹教授

關子尹教授

【文、圖:朝雲】

關子尹引述康德的名言:「哲學只聽命於理性的法則,而非政府的法則」,讓他想到孟子「說大人則藐之」的氣慨。

但他強調康德之說,並非鼓吹可貿然違法,公民有基本的守法責任。窮盡理性推敲,依然無計可施,清楚自己的法律責任,才可以公民抗命。

廣告

然而哲學作為學問,則毋須服膺任何權力,只須服膺理性。關子尹解釋,理性不等於一定正確,甚至今是昨非。但思想恍如流動的長河,能在理性的軌跡下,不斷檢討進步。

康德在生之世,哲學只能屈就於低級學院。他正以此為由,申訴哲學有不可輕侮的尊嚴。

廣告

康德在《何謂啟蒙》,說當社會出現問題,哲學不可強行矯正,但要指出是非,即「理性於一切細節中的公共運用」,期許哲學能在社會中擔當讜論。

公共空間遭政治、經濟左右,政府可通過輸利,製造不真實的聲音,扭曲民情,蠶食理性。然而關子尹提醒,若無民間配合,政府孤掌難鳴,前者亦有責任。

公共理性的實踐,不時面對兩大障礙:一是迎合權勢,二是自我審查。前者是主動地討好權貴;後者是被動地怯於形勢。前者易見,後者難察,因循而噤聲者更多,對社會的遺禍反而更大。

哲學與政治息息相關,不少哲人熱腸匡世,投入其中,卻多滲澹收場。關認為另一可取之道,是清流議政,讓哲學不囿於學府,滲入公民社會。

然而在尖銳議題,說真話要面對後果,「哲學在公共空間的實踐,除了特立深思,最需要道德勇氣。」

在問答環節,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談到理性在公共領域,處處碰壁,寸步難行。關認同哲學必須吸納感性,明白理性的局限。但他認為現時的公共領域,所匱乏者正是理性。

他援引波普的話,理性無法解決一切問題,但它卻是最後的希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