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張潤衡事件

2015/7/3 — 21:50

張潤衡,<東張西望>片段截圖

張潤衡,<東張西望>片段截圖

關於張潤衡事件,原本有想法打算寫在一篇長文裡,但不說不舒服,所以先寫出來。

當張潤衡打算到台灣當地探望傷者時,引來很多批評,第一種批評是指他做 Show,根本不體諒傷者的心情;第二種批評是指他是八仙嶺山火的「兇手」,他以前有抽煙的習慣,有「證據」顯示山火是由他抽煙引起。

我不是要為他講說話,因為我對當時的情況不了解,也很難了解。然而,我發現以上種種批評不少都在沒有事實的情況下而生,然後言之鑿鑿的指他是「兇手」,這是一場Show。

廣告

現代香港社會好像很艱對人有信心,或者準確一點說,是很難對自己不同意的人有信心。從網上的討論發展看,似乎對張的批評源於不少人認為他到訪台灣對傷者有害無益,於是有人隨即指是做Show,然後就有不少指他是八仙嶺山火的「兇手」。如果這真的是發展的過程,對張潤衡的不信任是由對他做法的不同意開始。

廣告

坦白說,在我聽到他要到台灣的一剎那,我也極度不同意,原因同上。可是,我旋即有一個想法:我憑什麼認為那是不適合傷者的呢﹖張經歷過那種痛苦,他是否比我更適合去做判斷﹖我又有否尋找過心理學專家的想法﹖

我認為不適合,純屬武斷。

在這個社會,武斷好像已經不是什麼大問題,因此我們不需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在網上發表批評,就算沒有真憑實據,也可以洋洋萬字,然後無數人一起滑坡推論,尋找「證據」,編織磬竹難書的罪行。然後,就算最後發現有錯,這些人不需要道歉,也不需要負責,只需要坐在電腦前、繼續拿起手機,尋找下一個批判對象。現在有指張潤衡是在有傷者家屬要求下才到台灣,也會徵詢親人才會進行探訪,網上批評者有沒有還張潤衡一個公道﹖

自以為公道的人,漸漸成為最不公道的人。

至於「兇手」之說,我實在不能單以高登的言論及報紙報導才入張的罪。說到底,這是一種極嚴重的指控,在網上進行所謂的「推論」是否足夠﹖而這些「推論」是討論還是沒有盡職的公審﹖

對張的諸多批評,我不是說他做的一定是正確,但至少我沒有足夠理據去批評他。不過,現在網絡上大家搶先批評,同時認為這是正義的表現,我的想法會被視為天真、迂腐。

我不介意被指天真,但分享三個天真的想法。

一、批評的人可以躲在電腦前不負責任,然後被批評的人往往是走出網絡去做事的人。結果,不負責任的人可以隨意批評,批評失實也不用道歉,而扛起責任幫人的則可以被人隨意中傷,這樣還會有人走出來嗎﹖還會有人扛起責任嗎﹖

二、如果張潤衡真的是因為有傷者親屬邀請才到台灣,如果張真的不是八仙嶺山火的兇手,我們可以想像一下網上批評的傷害有多大嗎﹖想以自己的經驗幫助人,被指做show;自己明明是受害者之一,歷盡艱辛來可以從燒傷中撐過來,現在被指是殺人兇手。這是最嚴厲的批評,如果批評失實,道歉也不能撫平傷痛。批評的人,他們有留意自己的言論有多大影響嗎﹖有沒有盡責地發表言論﹖最怕是我們似為低估了自己言論的份量,也高估了被批評者的承受力量,然後我們都成為兇手。

三、社會現在已經難存信任,如果還剩下一點信任,可以試試多給走出來做事的人嗎﹖可以多給同路的人嗎﹖我不希望內閧成為這個時代的潮流,不信任成為有型的象徵,願意做事的人要離開,剩下一個冷漠的香港。

在佔領期間,香港人互相信任,盡現人性的光輝。有人說這是奇蹟,但我希望這不是奇蹟-這是香港人人性的美好,不是一剎的幻象光輝。我希望相信,我願意相信。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