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大家咁話」哥,我想說的是⋯⋯

2015/10/9 — 10:59

最近一段年輕警察抄牌卻被粗口問候兩三分鐘的短片在網上瘋傳,片中的警察哥哥雖然不斷被侮辱和問候,但仍然淡淡定定繼續抄牌,更在被人問候其娘親後一句「大家咁話」,贏得不少掌聲。

看了這條短片,我有這些想法。

「因為」被挑釁,「所以」打人

廣告

這幾年不斷發生示威者和警察衝突,而雨傘運動前後至今,警察每每使用不合常理的暴力對付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其中包括仍沈冤待雪的「暗角七警」和「朱經緯之延伸手臂」。不少藍絲都會為這些警察辯解,說什麼「警察是『因為』被挑釁,『所以』才會打示威者」。但這位「大家咁話」哥就用行動向大家說明,即使在極不合常理的情況下被問候兩三分鐘,仍然能平心靜氣做他份內的責任,甚至在最後帶點幽默的說「大家咁話」。

他有沒有因為被人問候就拖人去暗角打鑊呢?又有沒有發癲似的拿著胡椒噴霧不斷噴人或拿警棍打人呢?或甚至發狂地擲催淚彈呢?

廣告

都沒有。相比起本來並非針對警察的示威者,「大家咁話」哥是自己被問候,但他依然保持冷靜。是不是因為他的修養特別好,EQ 特別高呢?有一部分可能是,但我相信更重要的,是他的專業精神: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手握常人沒有的武力,他也知道應該怎樣使用這些武力。

這也是市民可以合理地期望各位警察可以冷靜地執行職務的原因:我們不是期望警察有「超然」於一般人的 EQ,而只是希望他們尊重自己的職業,有他們應有的專業精神。即使被挑釁,也不一定要發瘋地還手。

盡忠職守就是最好的 PR

這次的輿論亦證明,如果警察能平心靜氣回應挑釁,輿論還是會站在警察那一邊的,市民對警察並無盲目不問是非的敵意(相反有些警察則盲目地將示威者妖魔化)。面對任何的挑釁,最聰明的反擊從來都不是發瘋還手,不是自降身價去和對方潑婦罵街,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而是平心靜氣,謹守崗位,其實這就已經可以。警察其實並不需要開什麼 Facebook page 做什麼 PR show。他們只要盡回他們在法律下的責任,像「大家咁話」哥一樣維持社會秩序和治安,社會自然就會給予他們應有的尊重。今天警察被指罵為「黑警」,不是因為他們執行法律維持示威現場的秩序甚至拘捕示威者,更不是因為做不夠 PR show,而是因為他們不但沒有做他們應盡的責任執行法律,反而帶頭行使法律沒有賦予他們權力的行為,自己破壞法治。

其實有什麼 PR 比警察的 PR 更容易做呢?基本上只要不自毀招牌,頭頂上已經有一個正義的光環。今天警察形象低落,只能怪自己在雨傘運動中反應過激,怨不得旁人。

警隊內的「路西法效應」

在《是他也是你和我:為什麼好老師會變得喪心病狂》一文中,我曾借用史丹福監獄實驗的 Zimbardo 教授的「路西法效應」理論指出,處境和制度是很重要的 (situation and system matter)。社會處境可以對一個人的行為以至思考施以超乎我們想像的影響力,當問題發生,我們很自然覺得代表大環境和制度的木桶 (the barrel) 沒有問題,出問題的只是幾個害群之馬壞蘋果。但情況往往並非如此。

警察暴力打人,我們往往覺得是個別警察的問題,一定是七警或朱經緯特別暴力。而這次「大家咁話」哥平心靜氣,也一定是他的 EQ 特別高。這些未必完全錯,但幾乎肯定不是整個圖畫。事實上,警察在示威現場不合常理的暴力就幾乎肯定受當時示威處境 (situation) 和整個警隊的制度 (system) 的影響(記得禿鷹的「你地無做錯到」嗎?)。所以當一個如「大家咁話」哥的警察在這些處境和制度之外時,當他回復正常執行職務時,他也可以面對兩三分鐘的問候而面不改容。

在這裏我也要再加上《是他也是你和我》一文的「頭盔」:我不是在為警察開脫。認清處境的重要性不會為犯過者開脫,但卻令我們更容易辨認問題的根源:問題未必在幾個特別暴力的警察身上(若然,只要將他們檢控定罪判刑就可以),而是整個制度上。改革制度,令警察整體上不要有一種和示威者敵我分明對立的思維,在他們心中灌輸一種專業精神,可能才是解決問題的出路。

 

啱睇就 like 埋我個 page 啦

相關片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