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實踐「解困新聞學」 陳曉蕾明年出月刊編織社區網絡

2016/12/14 — 14:57

剛推出新書《香港好走》的獨立記者陳曉蕾,將於明年初啟動名為 Big Silver Community(大銀力量)的社福項目。項目重心是一本月刊,但陳曉蕾強調項目不只是一份新雜誌,而是一個社區計劃,計劃參考 Solutions Journalism(解困新聞學),推動香港對特定社會議題的持續關注,解決未來社會因人口老化帶來的問題。

參考 The Big Issue 組織社區網絡

陳曉蕾過去三年,除了寫她的新作《香港好走》和營運其組織「繼續報道」外,同時進行的就是 Big Silver 的籌備工作。

廣告

Silver 這個字,難免令人聯想起「銀髮」,然而陳曉蕾說,儘管這個項目與人口老化有關,但並非以老人為對象,因為人口老化是整個社會都要面對的問題。Big Silver 項目中那份名字未公開的月刊,則「可能是香港第一本以 45 歲以上讀者為對象的刊物。」

刊物定位是「中年生活雜誌」,內容除社會方面的軟性報道、公益報道外,亦會有時裝、旅遊、運動等資訊。

廣告

銷售模式則參考自街頭報 The Big Issue。The Big Issue 由一家英國社企發行,於世界各地均有發售。雜誌由專業新聞工作者製作,由露宿者在街頭發售,從而賺取收入。雖然陳曉蕾借用了這套概念,但在 Big Silver,發售者不是受助的弱勢人士,而有他們各自的需求:也許是執紙皮婆婆想多賺個錢,也許是關心議題的人希望買來送人,也許是有志者試圖籌款推行他們想做的項目,又或是小店寄賣增加收入。

另一個營銷方法則是訂閱。陳曉蕾說,定期訂戶會收到由地區『大銀隊』交送的刊物,「你不只是訂一份刊物,而是參與一個社區網絡。」這個網絡會定期舉辦讀書會等活動,由專業社工帶領,「讓大家繼續跟進關心的議題。」

《香港好走》其中兩冊。圖片來源:陳曉蕾

《香港好走》其中兩冊。圖片來源:陳曉蕾

實踐解困新聞學 記者介入社會問題

三年前,陳曉蕾在採訪報道期間,發現自己老是會問一個問題:「報道完接下來怎樣?」

如是她發現,自己在做的其實是 Solutions Journalism。Solutions Journalism 主張新聞報道不只帶出問題,亦要介紹不同解決方法的成效,並鼓勵讀者參與,成為解決問題的力量。比如她的著作《剩食》,就推動了不少本地機構推動食物回收等項目。另一本書《死在香港》雖亦引起關於殯葬的討論,但則未有太多人嘗試真正介入。

「最新的《香港好走》又怎樣呢?也許甚麼事也不會發生。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我花了三年時間做的報道,像被風一吹就散。」她自言是個習慣解決問題的人,昔日在報館撰寫報道不能滿足,便離職自己寫;寫的書版稅不足,就自己包攬發行;想推動的議題無人跟進,怎麼辦?自己跟進。

這就是 Solutions Journalism,也是 Big Silver 的參考點。

「我覺得傳媒的角色真的不是搲廣告睇 hit rate,而是追求影響力,是希望社會變得更好。」

是以Big Silver 將聘請的數名全職記者,不僅要做採訪,亦要深入社區,接觸讀者。刊物的主要目標,是建立社區連繫。「人口老化是很難一個人、一個家庭去面對的,所以你需要社區。」陳曉蕾說,雖然香港已有不少社區工作項目,但沒有一個是扣連於刊物。「刊物的特色是可以令你同大家個個月見面,開開讀書會。」

不過與此同時,Big Silver 不會「踩過界」。也就是說,它不會直接提供如老人送飯等服務。

「比如《剩食》,雖然我是推動了一些事情發生,但我仍是記者,我要看出社會有哪些問題需要力量,要能夠引起讀者關注,但我不想成為環保份子,也不會回收廚餘。」

她希望透過 Big Silver 做到的,是讀者充權 (empowerment)。「為甚麼我要不厭其煩地解釋給讀者聽,社會問題在哪裡?因為我相信可以改變事情的是你。我做的只是報道。」

試業兩年 長遠望自負盈虧

Big Silver 現時董事有四人,工作團隊則有十人左右,人員有些做管理,有些負責計算資金,有些負責業務發展,也有幫忙做編採工作的傳媒人。此外刊物也會邀請自由作者供稿。

該機構已正式申請為慈善團體。個人、基金或機構向 Big Silver 捐款,可申請免稅。儘管陳曉蕾坦言,社會上很難找到有人想出資做傳媒機構,「因為大家期望的不是社會有多個媒體,而是期望有多個力量,讓我們更好地面對未來。」這就是 Big Silver 的定位並非媒體而是社群 (community) 的原因。現時她已找到對項目反應積極的慈善基金,唯她自言就算資源不多,都會先行嘗試起步。

Big Silver 項目月刊的原型 (prototype) 將於大約三個月後完成。陳曉蕾預期項目嘗試運作兩年。長遠來說,她想 Big Silver 能自負盈虧。

然而香港傳媒競爭激烈,到底那可以如何做到?「我們期望收到廣告,但當然不是一般紙媒廣告,以日本為例,一些中年人刊物會與 Muji 合作,談如何收納家中物品。」她亦期望隨著 Big Silver 的社區網絡愈來愈大,裡面可以有人自發創業,如旅行社、殯儀服務等。這些服務又可與網絡的其他成員互惠互利,最終「織出一張社區的安全網」。

「但是我是不是能行到那一步,還要看大家反應。」陳曉蕾自言是個特別在意事情「有無用」的人。「如果大家反應是沒有用,那我就不會『苟且偷生』;如果大家都喜歡,那我就不擔心它的生存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