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陸駿光 不要後悔

2015/4/11 — 14:16

陸駿光在《導火新聞線》中的劇照

陸駿光在《導火新聞線》中的劇照

每個細節,陸駿光都記得很清楚。爸爸才五十出頭便患上肺癌,很快擴散到肝癌,身體變得很虛弱。那天媽媽和哥哥剛好不在家,爸爸突然叫他這個小兒子幫忙洗澡。「十幾歲仔,第一次見到爸爸脫光衣服在我面前,他好瘦,心口的腫瘤突出……」陸駿光那刻非常錯愕,也很難過,硬著頭皮幫爸爸沖涼,爸爸說:「我這一輩子,都沒做過自己想做的事。你不要後悔。」

陸駿光的爺爺是中醫,在深水埗開鋪,爸爸自小就在店裡幫忙,做了三十多年中醫。「爸爸說自己沒做過想做的事時,我腦海就是看見爸坐在店裡的樣子。我沒見過他放假,每天早上八點便坐在門口,一直坐到夜晚收鋪。就算沒有客人,都得正正經經坐著,好像黃飛鴻。他沒花過錢,衣服也就是那一兩件,天天都在看症。」陸駿光也在店裡長大,店後就是廚房,媽媽煮好飯菜,大家都得趕快吃完,讓爸爸繼續開舖。

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年紀都比陸駿光大一截,大家都額外疼他。他喜歡跟媽媽鬧著玩,學嫲嫲的鄉下口音叫媽媽「Lai Hea (麗霞)~」

廣告

爸爸很生氣:「阿媽都唔叫聲?!」「阿媽全名是你叫的嗎?」平時爸爸不說話的,開口便是教訓。

「我唯一記得爸爸的笑聲,就是晚上他看電視偶然會笑。」陸駿光說小時最大的娛樂,是看電視,很喜歡大時代的劉青雲、新紥師兄的梁朝偉,尤其愛看吳孟達。「電視戲好有影響力,可以感染好多好多人!」他學校成績一塌糊塗,小學五年級留班,中二又留班,就在這一年,全家移民加拿大。爸爸獨個兒留在香港,還沒一年就發現有病,來到加拿大醫治,由知道患病到離開,還不到半年。

廣告

「我不懂得怎面對,好傷心,葬禮時兩個哥哥都不肯致辭,我上台代表,但一開口就哭了,什麼都說不出來。當時學校同學都不知道,我不能說,一說便想哭,唯有更加地搞笑,嬉嬉哈哈。」他說。

媽媽幽鬱了大半年,後來返教會心情才好轉。

陸駿光在中學修過一個學期戲劇,他英文不好,原本不敢表演,可是那天要扮一個成績不好的兒子,拿著成績表回家被媽媽罵,這根本就是自己的生活,他很入戲,把所有同學都忘記了,在台上反而可以把感情發揮出來。演完,同學大拍手掌。

中學畢業,他原本像大多數的華人學生一樣讀marketing,但一年便讀不下去。「我想起爸爸的說話:不要後悔!」他毅然報考演藝學院。

媽媽很支持:「試吓啦,無輸的。」他說跟媽媽一直是朋友似的,很少會阻止他。

竟然考上,畢業還後有機會加入無線電視台,只是從未被重用。

。。。。。

陸駿光的大哥做IT,曾經是亞洲區的經理,二哥是律師,姐姐在加拿大教書,唯獨是他在無線電視九年,人工只由五千元加到七千元,一直只能和媽媽一起住。
他在無線第二年時,失戀加上事業不如意,有次回家哭,媽媽走進來:「做麥咁難過?不用擔心錢,阿媽養你。」

登時更難堪,他想起以前在加拿大讀書,也曾經不懂事,要媽媽買好的汽車,明明汽車買回來是三兄弟用,又常給他霸著用,大家都讓他。「那晚開始,我變得很省,阿媽這樣說,我還敢用她的錢嗎?但阿媽都不叫我放棄,我怎能放棄?」他苦苦地堅持。

《學警雄心》裡飾演學警,頭髮鏟短開始就專做賊的角色,《宮心計》、《真相》……幾乎每部戲都是奸角。「阿媽一定會看我的演出,她是明白事理的,可是身邊也有朋友說:『你個仔,點解上鏡咁似賊?』她很婉轉地叫我不如把頭髮留長,不會讓我不開心,可是要連戲,我沒辦法。」他記得最難過是朋友的太太當臉對他說認識無線另一位藝員:「你同事會扮律師、有錢人,不像你專做賊。」

等機會等足九年,期間他也有想過做點小生意,做婚禮顧問、開串燒店,可是一有計劃公司就開戲,他就全心拍戲:「我相信拍好戲就會有錢,怎會因為搵錢不拍戲?」

《不了情》他起碼看了四五十次,劉青雲事業不順,自覺懷才不遇,但袁詠儀讓他知道生命無論多困難,都不應放棄:「我不斷翻看,不斷對自己說:不要自己困住自己。」

。。。。。

香港電視當年四出挖角,陸駿光收到電話非常興奮:「想不到居然有人叫我過檔!」

當時也有同事勸他不要走,說香港電視一定無法拿到牌照,而且留下可能就有機會。可是當時無線電視與他續約,條件依然相當低。

「每次都是兩年續一次約,舊約完了才可以領期間的爆SHOW錢,換言之有一年半都是捱七千元月薪,很難生活。」他在媽媽和哥哥大力鼓勵下,轉到新公司。

《選戰》裡的立法局議員方啟釗、《導火新聞線》的監犯傅永恆……原本還有機會在新戲飾演第二男主角,可是發牌新聞公佈後,公司就取消開新戲。他非常失落,那晚他和媽媽都睡不著,兩母子靜靜地坐在漆黑客廳中。

媽媽之後說:「怕什麼呢?你的人生就是這樣。」

先在政府總部前扮演「港版半澤直樹」得到注意,隨著《選戰》、《導火新聞線》播出,機會還是增加了。他七月結婚,竟然得到贊助去韓國拍攝婚紗相片,還能在報紙播出。

「那天《導火新聞線》戲組吃飯,二三十個記者走來,我以為一定是找王宗堯,居然是找我問結婚的事,嚇一跳!」他回想在無線九年,唯一一次上雜誌,是鐘嘉欣怕弄花指甲,他剛好坐在旁邊,就幫她開汽水。記者拍了照片寫了一句:鐘嘉欣被二打六獻殷勤。

四月合約完結,陸駿光說會盡量積極:「做人正面一點,身邊人也會正面,可能有新發展呢?」他的夢想,就是可以做戲到老,並能養活家人。

他也會先準備七月婚禮,婚後仍然會和媽媽一起住。「過年前媽媽曾經問我會否搬走,怕有婆媳問題,我說如果搬走,只會住得起村屋。我開始認真:『你一個人住嗎?小狗跟我還是跟你?』說著說著,媽媽眼濕濕:『算啦,我地係分唔開。』」

他說女友和媽媽相處很好,不擔心有問題。倒是媽媽年紀漸大,有次他和媽媽行山,原來媽媽行斜路已經走得很慢很慢。他不禁拖住媽媽走,心頭登時一震:「咁大個仔,第一次拖住阿媽,表面當然扮沒事,但心底有點毛管凍:媽媽老了。]

陸駿光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alanlukchunkong?fref=t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