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體回憶】八十年代的小學一年級

2016/9/1 — 16:34

光輝歲月製作圖片

光輝歲月製作圖片

臨近選舉時節,大家都把目光放在那邊時。是否還記得,九月一日,其實是開學的日子?就算外面的形勢再瘋狂,教師和家長總會記得的。

我讀小學的時候是八十年代,香港也許是最繁榮也最快樂的時代。當時入讀的是港島區,一座現在已不存在的小學,那就是位於天后廟道的建造商會學校。

校舍今天還在,基本上是四面環山的學校。山壁全都是青苔,總是彌漫著潮濕的感覺。在學校前有一條馬路,所以會有交通糾察。我當時住在北角,早上清早六點餘左右,就要等校車載上學。所謂校車是一部貨 VAN,司機姓鄧。當時的年紀大概是五六十歲,今天應該八九十歲了吧。

廣告

當時建造商會學校的地面,不像現在是鋪成運動場一樣地面。而是雖然經過鏟平,但表面還是凹凸不平的岩地。上面都是細碎的尖石,或者貝殼碎片,雖然不知道其他學校是否這樣。至少那小學的地面,有著貝殼的碎片,會讓人想挖出來,大概是香港的地質使然。操場旁有一排樹林,有很古老,不舒服的長椅。天上清晨總是掛著一輪月光,能清楚的看到。

第一天上學,就要適應學校的紀律生活,先是排隊。在早會中,全校聽校長的訓話。當年的校長是個溫文瘦小,皮膚黑,長得像甘地的老年人。副校長是個略胖,有活力,學生又敬又怕,姓王的中年人。而小學生就在那邊聽著訓話,一動也不敢動。但是小孩子先天怕悶,遇到這情況,就很容易胡思亂想些東西。至少我是那樣,我想的是,我到底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廣告

無疑,我在小學生開始,自問沒有考第一的野心或者天賦。又或者成為一個校隊冠軍?玩玩是可以的,也做不了第一。

要成為班長,風紀等威風,有權力的人?興趣也不大。

服從的乖孩子?我覺得能盡力,但是我覺得我也不可能是最乖的人。

然後想來想去,我希望的還是未來可以過一種和平,能夠自食其力。安穩的日子,從少聽到說好人有好報,那麼我只要當一個好人就行了吧?我相信很多人都曾這樣想過。總之,許了個這樣的願望。

不知道是否上天聽到了我的願望,覺得應該給我些啟示?那時候有甲乙兩班,我被編去了較差的一乙班。我上去課室的時候,就去錯了別的課室:三年級乙班的課室。知道去錯了,要離開時,就被人伸出腳跘倒了。全班都在笑,我當時不知道他們在笑甚麼,這對他有甚麼好處嗎?倒是令我弄傷了膝蓋,去教務處塗紅藥水。這應該是讓我學到,有時,人類就是會毫無好處地也會傷害人。

去到我的班級,認識了自己的同學,總是發覺對於長得好看的同學有好感。對於長得比較奇怪的同學就比較抗拒,明明他沒有做過甚麼,因為第一天上學也不可能做過甚麼。哪怕是小學生,也許人一出生就是對其他人有差別待遇了。

第一次用小學的桌子,當時的桌子也不像現在一樣,大量複製的工業品。相反,是人工製品,全木的檯桌,用榫位結合,上面有一個用來放鉛筆的坑。非常的殘舊,在潮濕的環境裡,上面總是結成一層霜膜。因為損壞而很多木刺,很容易就會被刺到手。棋子裡黑暗一片,還剩了很多像食物包裝之類的前朝遺物。當然,也有用塗改液寫上的字和畫了的圖,現在已很難找到這樣的桌子了。

課室不像現在有冷氣的,取而代之的是天頂的大風扇,但是當時已覺得非常的涼快,是自己變得怕熱,還是香港變熱了嗎?

總之,一年級讓人認識這個世界,很多道德觀念也是從那時候建立。坐在課室,胡胡塗塗的就過完一天。當年的小學還是上午校,所以那天很快就結束了。

 

[文:鄭立]
[圖:冼憲]

原刊於光輝歲月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