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7/6/7 - 18:23

雛鳥失所流離 街坊呼籲珍惜

Facebook 專頁「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版主 Michelle。攝:朝雲

Facebook 專頁「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版主 Michelle。攝:朝雲

筆者來到大埔白鷺樹不過五分鐘,右邊「啪」一聲,兩隻雛鳥和椏枝一同掉下。牠們仍未懂飛,筆者又非專業,眼睜睜看著牠們在路上發呆。

幸好再來跟進的 Michelle 告訴筆者,牠們年紀較大,懂得爬樹讓媽媽發現,可望獲救。

Facebook 專頁「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版主 Michelle。攝:朝雲

Facebook 專頁「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版主 Michelle。攝:朝雲

廣告

Michelle 在中大攻讀生態學博士,亦係 facebook「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版主。昨日她自群組知悉斬樹,覆巢害鳥,即偕友自中大趕赴營救。儘管救獲十多隻雛鳥,送往嘉道理農場,但半數難逃夭折。

她說營救期間,聽到路過的街坊叫好,喜聞再無雀屎,「係有啲嬲嘅」。她告訴留步的市民,不少雀巢受累,害死多隻雛鳥,大部分街坊都回心轉意,「咁就唔好啦」。

「我明白街坊覺得污糟,唔係唔可以斬樹,但冇理由有雀巢,有 BB 嘅時候斬。點解康文署見到有鳥巢都繼續落刀?」

她批評康文署的回應「唔 OK」。「香港有野生動物保護條例,所有野生動物,包括雀巢雀蛋都唔可以干擾。」

Michelle 最痛惜在樹枝堆的底部找回雛鳥,顯見工作人員沒有在乎牠們死活。她籲請康文署和漁護署必須解釋,行動有沒有違法,又會不會執法。

大埔居民林先生。攝:朝雲

大埔居民林先生。攝:朝雲

住在附近的林先生正路過回家,駐足慨嘆,覺得行動太破壞環境。

他說雀屎的確影響途人,但可以用其他方法,「白鷺就係大埔特色,要攞到平衡。」

他解釋雀糞的酸性的確危及植物,需要控制,但可勤加洗刷,或建平台阻隔,毋須過分修枝,危及白鷺的生活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