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雞籠邏輯」與「呻吟指標」

2019/1/21 — 16:46

香港護士協會舉行「做爆、不如鬧爆」集會,陳肇始之後現身集會與遊行人士見面,被追問會否承諾會落實護協訴求,她未有正面作出承諾

香港護士協會舉行「做爆、不如鬧爆」集會,陳肇始之後現身集會與遊行人士見面,被追問會否承諾會落實護協訴求,她未有正面作出承諾

之前兩個多星期,家父抱恙入住屯門醫院。有好幾次探望他,都聽到病房內有不同的病人高聲反覆呻吟,有一次更是差不多長達30分鐘,都沒有得到理會。據說情況經常如此。我當時沒有想過要怪責那些醫護人員,因為我看到的令我能明白為什麼會是如此。

家父住院那兩個星期,去探望他的時候,醫生就很難見到了,但有好幾次都想找醫護人員問問及澄清一些問題,但都發覺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有時也是自覺不好意思,不想佔用他們的時間。就當我們是與醫護人員捱著同樣的義氣吧。

有人說,特區政府對香港的公共服務發展,往往都是用一個把活雞塞進雞籠的邏輯,總之那個雞籠塞到幾多隻就塞到佢盡,不會預留太多迴旋空間。這一種做法,對社會福利服務、醫療服務就更是普遍。在這種「雞籠邏輯」之下,服務人手及各種資源相對於服務的需要,就必然長期處於一個緊張的狀態。在一般情況下,可能還可以勉強應付,只是長期處於十個茶壺六個蓋的困難處境,前線工作人員面對的壓力就可想而知了。一旦遇上流感高峰期這些特殊情況,整個制度就算不會出現制度性的崩潰,其制度性的不足就會穿崩。一般情況下去到急症室,病人以為是急症,卻可能要輪上十個小時,總之急症不會變成死症就冇問題,對政府來說,這就是善用公共資源。

廣告

食物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叫醫護人員「捱義氣」,看來也不是出於什麼惡意,只不過是這一種被形容為等同「道德勒索」的作風,已經成為政府處理相關事務時的慣例,已經深入官員靈魂的骨髓之中,已經與惡意無關,或者已經成為了一種制度性的冷酷。

她代表政府站得出來,難道大家會以為她會為醫護人員的集會行為打氣,支持他們繼續上街抗爭,甚至建議他們操上政府總部或特首辦?

廣告

老實說,我還是比較同情同樣是長期面對沉重壓力的社會福利服務前線同工,莫說他們都是長期在捱義氣,他們就連同工同酬都是遙不可及。面對一筆過撥款機制,又有些被部分機構肥上瘦下,不少也是新嚟新豬肉,社會福利工作員工捱義氣的情況就更為普遍。而且,要面對個案數字的上升,面對的問題又顯然有更多元的複雜性,更要應付政府那一些在新管理主義之下的問責標準。

遠的不說,政府堅持要把申請長者綜援的年歲門檻提高至65歲,明明係衰咗,但為了要保住面子,要為自己及建制派鋪設下台階,又不肯認衰放棄原來的建議,現在的方案是要向60至64歲的綜援申請人提供「積極就業補助金」以補回差額。這種換湯不換藥的補鑊,當然可以讓政府保住面子,說政策改革的建議沒有錯,又可以幫建制陣營多了一項成功爭取。但到頭來還不是多了一些審查及行政程序,前線的員工又免不了成為磨心;幫助政府推行「自力更生計劃」的資助機構,他日的撥款及服務協議又不是多了一兩項新加進去的問責標準。看來,社福界的前線員工又有更大的義氣要捱了。

所以,我雖然相信自己想能夠理解前線醫護同工覺得被政府道德勒索的憤怒,但我覺得他們還應慶幸,陳肇始局長已經比較克制,起碼她沒有說你們這一批前線醫護人員應該「食得鹹魚抵得渴」,或者說大部份前線員工未入職之前情況已是如此,自己還選擇入行,有什麼好怨?現在她只是呼籲大家「捱義氣」, 已經算是很有同理心了,知道這樣原來叫做「捱」。而且,她起碼知道自己衰咗,知道要修訂一下原來的說法。她也沒有說風涼話,指在現時的人手及計劃標準之下,病人已經得到很好的照顧。

我記起了勞工福局局長曾經說過一番話,大意是今天很多機構的前線員工根本沒有反對一筆過撥款的基礎,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一筆過撥款之前的撥款機制是怎樣,他們入職的時候就已經是一筆過撥款了。由此看來,陳肇始局長說的話還似點人話。

前線醫護人員應該慶幸,陳局長的智商似乎沒有另一位局長高。否則,她除了可能會叫大家「食得鹹魚抵得渴」之外,還可能會說:「生老病死,每人都需要經過」、「人的壽命越來越長,健康越來越好,老人病的發病年歲平均也在推遲」、「就算有病,也不一定要時刻得到醫護人員的照顧」、「呻吟也是一種舒緩痛楚的自然方式」之類、之類。說不定更會說,「呻吟是有病的必然結果,年紀大了自然又一定會更多病」,因此以後可能要修改政策,把呻吟的音量,與呻吟時間的長短作為指標,再參考病人是否超過65歲(這還要視乎局長會否判斷人的壽命會再進一步延長至158歲),作為判斷要延續多久,才能得到某一級醫護人員回應的指標(要澄清,她沒有這樣說過,我只是舉一反三,以另一位局長的邏輯作推論)。

這種邏輯或者可以稱為服務提供時的「呻吟指標」,與政府作服務規劃時的「雞籠邏輯」雙翼齊飛,不斷「調節、優化和改善」香港的社會服務規劃,為改善香港的醫療及社會福利邁出重要的另一步,也為令政府將來得以更加善用可以大大舊掟落海的有限公共資源作出更重要的貢獻。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