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傘後的社區:一個超越政黨政治的想像

2015/10/6 — 17:44

我一向都知道政治非常自私,再一次的,有年青人想突破泛民已經老化的組織方式,嘗試建立他們的社區工作模式,而也是回應他們在雨傘運動後的承諾,把雨傘社區的理念攜帶到社區。工作是令人敬佩的。我想在有人指他們分薄泛民票而令泛民損失優勢的必然後果,加多一點說法。

一,是再一次提醒他們,選票不是 20 元私功利價值,不是只是競爭及籌政治資本,這是一種很老舊的功能,在二局(市政局)完蛋後,區議員及地區工作者,就是要以取代二局功能的形式存在,而有不同理念加上組織靈活的青年一代執政,是在改變過往提供福利 VS. 理念消費的對立,而探索如何把理念靈活轉化在社區公共實踐的命題。在雨傘運動一些政黨於運動發揮不了影響力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苦思此問題,雖然不可以排除,他們未必做得比政黨好。

其次,就是探索組織形式的問題,政黨在這年間都成為了一種選舉機器的作用,是現實的,可能長時間都未必可以改變。問題是,如果有人不再用這樣的功利邏輯,而打破過往的秩序,而成為民主選舉最重要的功能之一,代議士,會如何。他們靈活,不需為協調而煩惱,在探討,與普羅溝通的方式,在他們還在算好算盤做土皇帝時,有人充當不同的角色,去予賦權予社區。而不是賦權予政黨去「(由上而下的)服務」社區,這是一個可觀的嘗試,雖然事實上他們的影響力,在社區工作的能力,現實是不如其他人,然而他們在打破悶局,增加了民主選舉的多元性,希望政黨在地區利益及影響力之外,可以用另一個角度去看這新生代。

廣告

另一方面,泛民最重要是如何將「理念」成為人人認同,可以行出來,做得到,民生到得到,感受到社區自主,同資源公義分配的理念實體。否則,只是把建制踢走,而泛民坐正,卻仍然只有理念先行社區需要忽略,仍然是沒有改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