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傘」後,公民抗命延續­ —抗命社工自白

2015/1/31 — 10:00

作為社工的悲憤

作為前線社工、基層組織工作者,每天接觸社會上最底層、最邊緣的家庭及街坊,包括低收入家庭、綜援街坊、基層婦女、貧困長者、貧窮青年、特殊學習需要學童等,眼見他們面對生活上種種困苦,心裡都會不其然感到不安、憤怒及愧疚。

不安,是因為我們理解到他們所面對的,也感到他們對前路的無奈。即使他們每日辛勞工作、努力照顧家庭、勤奮學習,也得不到應有的社會保障,連基本的住屋及生活需要也不被滿足。筆者曾接觸不少中年人士,他們一生辛勞打拚,但人到中年,面對滿身勞損,或過往技能不被承認,收入急降,雖然仍奮力工作,卻不足養家,生活艱苦。甚至有街坊晚年失業,卻每日擔心如何應付房租及各樣開支,經常以淚洗面。近十年,物價、房租等生活指數不斷上升,基層家庭的收入或津助怎樣也追不上,生活只日復日的困難。

憤怒,是因為我們知道社會的不公。我們相信底層的困苦是源於社會不公義的制度,始於政府及當權者對他們的漠視。以香港房屋問題為例,今天公屋輪候冊已經超過廿六萬,但最近政府的十年房屋策略及施政報告也未見解決良方,公屋建屋量根本追不上住屋需求,基層家庭排隊六、七年也不能上樓。未來公屋輪候冊的人數只會愈來愈多,申請公屋家庭的等候年期也只會愈來愈長,然而,舊區、工廈劏房、天台屋的情況會更嚴重,令人諷刺的是居住環境最惡劣的貧困家庭卻要邀付比豪宅更租的呎租,而呎租紀錄也只會不斷刷新。最近筆者發現劏房問題已延伸至鄉郊社區,家訪時知道街坊因市區劏房的租金高企及環境惡劣,被迫搬到鄉郊區的「貨櫃屋」,居住在設施簡陋的鐵箱,但街坊卻說環境已比工廈劏房、天台屋好得多,筆者聽到悲憤直湧心頭,不禁問在香港這富庶之地,為何人要這樣生活?又以遍遠地區規劃為例,天水圍及東涌地區因政府規劃失誤,在缺乏當區就業機會及社區設施不足情況下,移居大量基層家庭遷至,導致偏遠地區貧窮化問題,也造成了不少家庭悲劇發生。時至今日,偏遠地區街坊仍要面對跨區就業、高交通費及因領匯、財團壟斷引致的高物價等問題,但政府仍未有良策,解決當初的失誤,即使街坊希望靠自己努力,在當區擺賣為生,政府亦沒有提供足夠的空間及政策支援,而長遠墟市及小販政策也只聞樓梯響。在香港,近年令人憤怒的不公事,多不勝數,除房屋問題,綜援制度十多年未有檢視、全民長者退休保障推行遙遙無期、高鐵、東北硬發展毀人家園等。我們相信不少社工同工同樣感到基層街坊生活的無奈,同時看到政府施政往往只向地產商及大財團傾斜,對這不公感到憤怒。

廣告

生於憂患 有種使命

民生與民主是不能分割的。正正是明白所服務基層街坊的處境,明白他們的困苦是源於社會不公義,我們更相信沒有真正民主制度,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基層街坊的聲音永遠不會被聆聽。特首曾明言政策不應向月入低於1萬4千元人士傾斜,這言論明顯是漠視基層,甚至是歧視基層的權利,亦反映了特首或當權者心目中的「普選」只著重權貴的利益,根本沒有基層的份兒。沒有真普選,沒有提名權,基層生活必不被保障,因此,本著對基層街坊的同理心,持守社工使命,我們希望為他們的福祉,爭取真正公義及平等民主選舉,希望社會制度能在根源上改變,改善他們的生活,讓他們能有尊嚴地生活。

為著基層福祉,我們曾參與佔領運動,不惜以法達義,追求更公義的民主制度。明知道參與佔領是要承擔法律後果,但本著我們的使命及信念而為之。隨著佔領行動完結,不少同路人「被預約被捕」,面對強權,筆者更希望為著基層的未來而走出來,承擔責任,延續公民抗命運動。自首就是對強權的抗命,民主運動的延續。

廣告

延續公民抗命 保障基層生活

我們謹此呼籲各持守社工使命,曾參與佔領運動的社福界同工,為著大家所接觸的基層街坊、服務使用者,對抗強權,改變社會不公,共同負起責任,繼續以不同方式爭取真普選,延續社工使命及抗命精神。

陳宇翔
社區發展陣線外務副主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