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子書

2016/3/8 — 13:05

每一次與朋友談到電子書的時候,總會聽到類似的回應:「不知為何,可能我比較喜歡看書吧,我還是比較喜歡拿着真正的書來看。」坦白說,每次聽到這樣的一個答案,我每次心裏都有點納悶。

喜歡看書,與喜歡看「書」,其實是兩回事。我認為,真正喜歡看書的人,其實不會只喜歡看「書」,更不拘泥甚麼形態的「書」。網上曾流行一段短片,一個中二男生在家裏用破銅爛鐵架起一套鼓,有板有眼地演繹 Beyond 的《我是憤怒》,節目主持林海峰讚歎地回應道:「那些抱怨家裡沒有鼓所以學不成鼓的人,其實只是因為自己還不夠喜歡。」真的。那些說只喜歡看「書」的人,或許是真的喜歡看書,但仍然不夠喜歡。或者,他們更喜歡「書」的感覺(其實我也很喜歡書的感覺,特別喜歡聞索舊書的味道......)。真正喜歡閱讀的人,從來都不拘泥於載體。以前聽說過,一些很喜歡看小說的人,他們瘋狂到一個地步,不僅會買小說來看,就是連網絡小說也會津津樂道地追看。每天每夜埋頭苦幹地對着電腦螢光幕,或者畫面極細的手機,在地鐵、在辦公室、在牀上、在廁所,拿起手來就是讀。

從前我在德國讀博士的時候,幾乎都是一部電腦走天涯——圖書館、火車、咖啡室、公園,一部電腦,一張安靜的桌椅,奢侈一點的話,再加上一杯咖啡——任何地方都成為我的工作室。幾乎沒有帶任何書。原因是:基本上所有巴特的著作都已經成了電子版。雖然我自己家裏擁有一整套巴特的《教會教義學》(Kirchliche Dogmatik)德文版,但實質打開來看的機會不多,每每都是看存放在電腦裡面的電子版本。可以搜索。可以拷貝。可以一次過帶一整套。多好。我的辦公室裏沒有很多書,我也不會以我的書架多書為榮耀。相反,同一本書若是有實體版和電子版,我必然會買電子版:一來立即可以看,不用等兩個禮拜郵寄;二來遇見不懂的單字,一按就可以字典解釋,很方便。因此,我實在找不到任何抗拒電子書的理由。

廣告

當然,有人說,電子書看不慣,對着螢光幕也不自然理由種種。其實,說到底也是「習慣」問題。但是,我還是認為,面對新的世代,學者、讀書人、傳道人、任何人,都沒有不改變自己「習慣」的理由。畢竟,真正的更新,從來都不是叫世代配合自己,或者只選擇世代的某部分來迎合自己。認定自己永遠是個可改變的載體,並且努力嘗試改變自己固有習慣——這個才是王道。

我說的不僅是讀書問題,而是任何問題。

廣告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