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暗色天堂》的神學反省

2016/10/14 — 14:42

《暗色天堂》劇照

《暗色天堂》劇照

從前聽見這樣一個笑話:一個人吃蘋果發現入面有多少條蟲最可怕?答案:半條。我想,同樣道理,一個人犯了多少罪最難回轉親近上帝?答案:沒有犯罪。

當然,沒有犯罪是不可能的——這是神學上的不變真理。但是,現實世事卻往往造成這個結構性假象。近日終於有機會看《暗色天堂》這電影。知道這電影有關於教會傳道人,自己作為「同業行家」,因此分外留意。簡單籠統說幾句故事內容:故事講述杜牧師(張學友飾)與一位女信徒(林嘉欣飾)發生感情(牧師未婚的),在車內與 Michelle 熱吻後被控性騷擾,名譽毀損,離開上帝,沉淪世俗。五年後,卻在酒會上與 Michelle 重逢,彼此重組五年前的事實真相。

坦白說,電影大部分時間我都感到沒趣,甚至中途要懷着「怎樣也要把它看完吧」的態度看下去。特別是電影的傳道人與現實傳道人形象差距之具大,讓我感到很不自然——電影中的牧師都是美國Princeton 大學畢業、慈善機構的行政總裁、經常出入酒會、擅長鋼琴表演等等。這些都不是大部分香港傳道人的真實寫照。

廣告

不過,電影的最後一幕卻挽救了整套電影。

電影的最後一幕,一直認為自己被誣告的杜牧師最終發現自己原來真的犯了錯——不是性騷擾,而是說了一句傷害別人的話——他就頓時醒覺了。醒覺後的杜牧師離開酒會,走到一個噴水池裏面,將自己全身浸沫在水裏,彷彿為自己進行水禮一般。這一幕實在震撼——它有非常深層的意義。

廣告

其實,杜牧師從來沒有離開上帝。或者,他沒有當牧師了,沒有去教會了,沒有禱告了,甚至行為也變得世俗了。但是,究竟一個人如何離開上帝呢?正如馮煒文曾經說過:作基督徒就好像游泳、踏單車一樣,一旦學識了,就不可能停止懂得游泳和踏單車。張學友沒有離開上帝——雖然他這五年每一天要做的就是「離開上帝」。但是,他越要每天離開上帝,上帝就更加以另一種方式深深地存在他的心裏。就好像人無法每天提醒自己要忘記一件事一樣。杜牧師所欠缺的只是一個罪。當牧師知道自己的罪以後,他就可以安心擁抱他一直相信的上帝了。

故事的相反是女信徒。電影的女信徒被傷害了,所以故意誣告杜牧師性騷擾,但她從來沒有認為自己的誣告是犯錯,她認為這是「上帝的審判」。她認為自己從來沒有犯錯。電影最後一幕說明了這一點:女信徒以審判公義、振振有詞的語氣宣讀詩篇五十一篇的大衛認罪詩。這是非常弔詭的事。一首認罪詩成了審判別人有罪的宣判。我想,雖然女信徒一直沒有離開教會,後來更嫁給了另一位傳道人,但是,她卻仍然離上帝很遠。

因此,我再說:一個人犯了多少罪最難回轉親近上帝?答案:沒有犯罪。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