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話亭 2.0 — 如何處理 2,900 個電話亭?

2019/2/1 — 19:15

本港的電話亭(網絡圖片)

本港的電話亭(網絡圖片)

一直以來,我都很好奇為何電話亭依然屹立於不同公眾地方,如路邊及天星小輪碼頭等,更無法憶起上次看見有人使用它是甚麼時候。它們孤單的身影,不禁令人反思應否將其移除。然後,於上月的某一天,我徹底改變了看法。

當天早上,有本地電訊服務供應商的團隊前來,就有關現金回贈飲品包裝回收站的議題,與我主持的「一次性飲品包裝工作小組」交流意見。正當我們為尋找回收站地點大感惆悵時,頃刻發現,對方是《電訊條例》下「全面服務責任」(universal service obligation)的供應商,負責管理全港 2,900 個電話亭。

同日,通訊事務管理局到南區區議會,就移除低使用量的電話亭諮詢我們意見(其中更有一些每日的收入低於一元)。當局解釋移除電話亭可減省開支,亦有助解決駕駛者長久以來視野受阻的投訴,對行人來說,這同時能為狹窄的街路騰出空間。

廣告

經過當日的討論,我才意會到這 1,600 個室外電話亭及 1,300 個室內電話亭,絕對是得來不易的財產 — 這些電話亭選址獲相關土地或物業持有人授權;根基穩固,足以應付颱風狀況;亦有電力及固網服務供應。隨便一個有蓋巴士站、座椅及行人過路處,審批加興建動輒花費數年時間,區議員當然深諳「成功爭取」這些設施的困難所在。我有幸首先發言解釋這些電話亭的真正價值所在,並提出與其將它們移除,倒不如研究可如何善用這些地點。各議員均同意就此進行研究。

我們是 18 區中第 15 個被諮詢的區議會,其他區議會着眼清理街道,大多贊成移除,只保留少數以備不時之需;通訊管理局則只着眼於節省每年向 PCCW/HKT 支付的 1,800 萬,卻未能提出這些電話亭能如何為智慧城市計劃作出貢獻,亦沒有一些創新方案善用它們。我們又可避免這些電話亭淪為「不時之需」?或許作為飲品包裝回收站,或許作為諮詢中心,又或是繳費站、充電站等,當下我亦未有確實想法。大家又意下如何?如果你對利用這有根基有電有網絡的一平方米空間有任何想法,歡迎立即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