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靈修:苦難嘅野我識條鐵

2017/4/11 — 13:08

剛過去的一年,的確是充斥苦難的一年。

二十多名學童選擇結束生命,港珠澳大橋的意外,整個政治氣候的壓力,近乎每日的新聞都報導了政府的失當和錯誤,要跟進的太多,能跟進的人太少。始終,相對整個社會的苦難,個人的苦難也在舞爪張牙,生活的壓力,甚至是生存的壓力,早就大到可以令一個人情願倒下。

而有關苦難的一切,濃縮在這幅圖之中。

廣告

「我竟然因為這些人被釘在十字架上。」,如果基督說出這句,實在是很合理。一星期前歡迎他的人,就是一個星期後要釘死他的人。甚至寧願要一個殺人犯也不要他。對,他盡心盡力治病、趕鬼、傳道。如果基督有足夠的人性,內心起碼也會說一聲『早知唔救你班人……』基督的苦難就是如此無力,但那種苦難中的埋怨和憤怒沒有在聖經中表達出來,取代的,是坦然地面對,也坦然地哀傷。

到底十架上的基督,是最不具神性,還是最具神性。香港電影史上的經典作品《頭文字D》就為這條神學題給予了新的答案,「知唔知咩係神呀?神以前都係人。不過佢做到人做唔到嘅野,之後佢就係神。」 即係點?即係好多耶穌做嘅事,人係做唔到架。

廣告

當中包括面對苦難的坦然。

大陸教會有被拆的也有被監控的,有牧師被活埋,有信徒在恐襲中死亡。甚至在香港,當有更多人被捕,面對數年的刑期時,我們可以如此坦然嗎?至少我不可以。我們追求的天堂早就不是《沉默》中不用交稅也不用勞力「這世界非我家」的天外秘境,反正死後都一樣。我在乎的,是現在這個世界有多少人還在苦難中,而我們又能否讓世界好一點。

兩日前的棕枝日是神學家潘霍華在集中營殉難的七十二週年,他的名言「十字架已放在每個基督徒的肩上」總是我的提醒,同理,苦難也一早放在我們身上。為苦難而埋怨吧,為苦難而憤怒吧,我們不需逼自己如同基督般坦然。因為基督的坦然赴死,就是讓我們能在苦難時坦誠地軟弱。

在苦難過後,路依然要繼續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