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19/9/15 - 21:09

青少年工作者分享日記(5) 只有影子相伴的大男孩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在獅子山以雷射筆照亮山頭。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在獅子山以雷射筆照亮山頭。

是夜抬頭觀月,嘩,月亮好圓喔!我怎麼忘了是中秋節呢?預備下班與家人團聚吃飯,電話卻傳來了令人不愉快的訊息。

一位剛成年的大男孩又被父母趕出家門,還是在如此喜慶團圓的時候被驅趕,對他造成的負面情緒是可等傷害?我不禁搖頭嘆息,回想起上次在大男孩發夢後我送他回家時,他沒有勇氣把鎖匙插進門孔的樣子,我就知道他與父母的關係也成為專橫政權的犧牲品。

把門打開的剎那,男孩爸爸拿著藤條出現在門前,凝重的氣氛讓大男孩不其然的想往後退,我輕拍他的肩膀不斷告訴他:「沒事的,不用怕,爸媽只是在擔心你。」未幾他的爸爸企圖大力將他拉進屋內,大男孩反抗起來用雙手抓著門框不肯隨爸爸進屋。孩子的拒絕令爸爸變得激動,他開始舉高藤條想往大男孩身上抽,實在是看不過眼,我一邊擋下那藤條,一邊將大男孩拉到我的身後,可能我是陌生女性的原故,他的爸爸礙於面子只打了數下便放開手,然後氣沖沖的把大門砰然關上,這是他第二次被拒於家門的情況。

廣告

大男孩不想一直暫住在我安排的地方,他覺得打擾到別人,還是回家的好,我知道孩子是在想家呢!我鼓勵他回家後嘗試慢慢與父母溝通,因為不同立場和政見拆散了幾世修來的血緣關係,一點也不值得。經過多番勸說後再陪他回家,那一次,媽媽表情冰冷的為他開門後就直接回房間去,大男孩苦笑著反過來安慰我:「對不起,又給你看到醜陋的畫面。」 怎麼要這樣說呢?我很替你感到難過!或許我未能把這想法隱藏起來,他強裝無事發生的給我抱了一下便催促道:「你快點回家吧!你先生在家等你!」孩子,你的父母也在家等你,只是他們都把自己築在「父母的權利」的保護殻?,而忘記了「父母的義務」而己。

之後的日子,大男孩與父母的相處沒有改善,很多時候從他口中聽到的是指責與懲罰,大家像水溝油般生活在一起,關係變得越來越惡劣。

是第三次被趕出家門,還是中秋佳節的關係?大男孩感到特別哀傷,我邀請他與幾個同樣有著「不能回家的理由」的孩子一同吃飯慶祝,渡過一個沒有血緣的「家庭聚會」。可幸年齡相近的孩子們未有表現抗拒,也都欣然接受我的提議,只可惜我沒時間親手炮製一頓美味佳餚給他們享用,希望外帶飯盒也讓孩子們不嫌棄就好。

孩子們吵鬧一頓,把食物全掃進肚裡,我與先生都慨嘆發育中的孩子果然能吃!飯後我們賞月談心,少不免又讓大男孩記起自己剛被趕出去的事情,慢慢安靜下來,最後忍不住哭了。

「我覺得很失落,也很寂寞。突然發覺自己可有可無,在茫茫人海中,別人的家好像很溫暖,但我卻很孤單。」孩子,是誰讓你跟朱自清一樣感到「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我常常想念從前的香港,那段回不去的時光。街上沒有防暴警察、市民臉上沒有惶恐、我的夢中沒有血與淚。你知道嗎?有些失去,無可挽回。我們這些孩子都明白,怕只有成年人不明白,又或是你們不想明白!我們的罪就是青春、不畏懼和想要自由的勇氣,屬於我們的未來被政府硬生生砍下,我很不甘心。」大男孩的話令其他孩子有點觸景生情,氣氛驟然變得鬱悶,霎時間我不知道該怎樣安慰他們。好吧!孩子還是應該在節日假期與朋友一起吃喝玩樂,稍作安撫後我便嚷著要他們都出去,盡情玩耍放鬆一晚。

送孩子們離開後,我與先生終於能享受安靜的月光,我望著圓圓滾滾的明月,心裡暗暗唸著:「請讓孩子們回復該有的青蔥時光;請黑暗不要再蹉跎他們的年月和生命。」

那夜,睡前纏繞我腦海中的是大男孩的控訴:「我想繼續抗爭,卻好像只有影子相伴,香港人都躲在哪裡?」

我知道,孩子們只想要有成年人站在前面保護他們,將他們的徬徨、害怕和憂慮都一起扛,一起扛起香港的未來。

紀錄:Rosina

2019 年 9 月 1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