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牟利機構的福音

2017/12/21 — 13:01

資料圖片(非文中介紹的地點)

資料圖片(非文中介紹的地點)

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曾很熱血地參加過不同的大大小小的非牟利機構或社團,當中有不少跟社會議題相關,也有些是跟意識形態相關,不論是哪一個團體都好,社團都充斥著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所以每個星期都總會面臨同一個問題——到底在哪裡開會好呢?沒有恆定的辦公或集結地址,不少非牟利社團像流浪者一般定時定候需要借地方。更悲慘的是,即便一些團體今天有辦公室也好,也不保在租約期後能繼續以原本的租金租下去,無財力的非牟利社團面臨土地的問題,又會打回原形變回流浪者。那香港的非牟利機構該何去何從?

事實上,這些年來一直有不少有心有力的人嘗試幫助非牟利社團尋找合適的辦公室,諸如富德樓的慈善業主,或是大額資助的善長人翁,都盡其所能地協助非牟利社團(筆者案一)。而今年年中,希慎興業亦將三個於禮頓中心,面積介乎800到1000平方尺的辦公室以超特惠租金租予非牟利機構,受惠的非牟利社團分別是研究生死議題的啟民創企(Enable)、培育年輕人藝術發展的誇啦啦藝術集匯(The Absolutely Fabulous Theatre Connection (AFTEC)) 及港人熟悉的Pokeguide。

當非牟利機構擁有辦公室後,除了能利用空間擴展團隊和網絡、走進社區,更能容納實習生,讓更多有志的青年得到實習的機會。深化這種非商業用的辦公室而言,辦公室不單單把私人事務與工作、事業區分起來,更是將組織和社會連繫,而在極端資本主義的都市,所有空間都被列作生產之用,不單是要在空間中生產事物,更要以空間本身作為一種生產(相信大家都曾因為樓價或房租而憂鬱過一段時間),非牟利社團在城市中的辦公室正正在改變這種「生產模式」,為香港的空間規劃提供另一種的選擇。

廣告

雖然如此,但每次有此類福音降臨時,受惠的機構都只是寥寥數個,期望希慎將來能再撥出更多空間予非牟利機會,回饋社會。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廣告

 

案一:這種善長人翁實在是所有非牟利社團的救世主,除了早前陳曉蕾在面書上提及過的大額支票外,小弟亦曾見證一性小眾團體面臨加租,在差點「流離失所」之際,幸得一人的大額捐款而渡過難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