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世紀疫症 我們有勝算嗎?

2017/4/4 — 12:29

伊波拉疫症失控,利比里亞前線的醫護人員每天如臨大敵。

伊波拉疫症失控,利比里亞前線的醫護人員每天如臨大敵。

【文:梁邦妮;圖:香港電台】

季節轉換,又踏入流感高峰期,衞生防護中心至3月22日已錄得22宗死亡個案,並收到最少19宗學校爆發流感通報。流感季節去又來,不少人已不當一回事,但流感的致命率並不低, 全球每年平均有20萬人因此死亡,而每20至40年便有一場大型流感爆發,死亡人數眾多。醫學專家認為城市化生活導致環境轉變,感染傳染病的風險亦增高。過去幾年,寨卡、伊波拉、豬流感、禽流感等傳染病接連爆發,造成大量死亡。有傳染病專家更認為,各國應以國家安全級別措施應付傳染病,因為一次大型爆發造成的傷亡及影響,甚至比戰爭更嚴重。

全球交通往來頻繁,令病毒無國界傳播。

全球交通往來頻繁,令病毒無國界傳播。

廣告

醫學進步令人類壽命愈來愈長,但面對不斷變種的傳染病毒時,人們往往束手無策。沙士爆發時,社會上彌漫著的抑鬱與無力感,很多人仍記憶猶新。歷史上死亡人數最高的一場病疫,是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H1N1病毒廣為傳播,世界各地的死亡的人數超過五千萬。現今交通往來比當時更頻繁,世界人口亦倍增,傳染病專家估計,若世界再爆發如此大殺傷力的流感,死亡人數可能高達二億人,全球經濟亦因而被拖垮。因此世界衞生組織對傳染病高度關注,2014年的國際衞生日主題便是蚊叮傳染病。

廣告

寨卡病毒經由伊蚊叮咬傳染人類。

寨卡病毒經由伊蚊叮咬傳染人類。

無限開發 自設陷阱

不管是豬流感或禽流感,又或沙士、伊波拉病毒以至愛滋病,病毒都以動物為宿主再傳給人類。21世紀的新傳染病中,有75%便是由動物傳予人類。大量砍伐樹林及工業化食物生產,令人類大量與動物接觸的機會增加。據研究,蝙蝠是沙士及伊波拉病毒的宿主,並與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有關。衞生及傳染病研究員、普立兹得獎記者勞麗加勒特(Laurie Garrett)指出,蝙蝠原本是很害羞的動物,喜歡住在雨林上層及洞穴之中。但人類入侵雨林,氣候變化加劇,令雨林面積減少而上層氣溫上升,影響蝙蝠的棲息及覓食習慣,牠們被迫飛離雨林到農地食農作物,身上的病毒便由此傳染其他動物及人類。愛滋病亦以類似途徑,經猴子及黑猩猩傳染人類。人類無止境的開發活動改變了生態系統,亦令自身身陷險境。

蝙蝠因為氣候變化改變了習性,飛到農地食水果,同時將身上的病毒傳予人類。

蝙蝠因為氣候變化改變了習性,飛到農地食水果,同時將身上的病毒傳予人類。

全球化流通 病毒無國界

蚊是另一流行病毒的宿主,寨卡病毒便經由伊蚊叮咬傳染人類。寨卡病毒原本只局限在非洲,加勒特認為是厄爾尼諾現象的異常降雨及乾旱,改變了當地的土壤狀態,有利病毒傳播,衝出非洲,在法屬波利尼西亞和雅浦島甚至感染了七成人,再經旅客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及洲際盃期間傳入巴西。2015年寨卡病毒在巴西大爆發,很多母親誕下小頭症寶寶,此時醫療衞生部門才正視問題。寨卡病毒入侵懷孕婦女之後,以胎兒的腦細胞為食物,再重新感染母體血液,不斷循環。患上小頭症的寶寶腦部發育不全,並引起中樞神經及視力問題,影響了活動能力。加勒特認為,各地沒有及早做好寨卡病毒的防治工作,數千個孩子及其家人將要付出龐大的代價。

直至巴西出現大量小頭症嬰兒,全世界才驚覺寨卡病毒的可怕之處。

直至巴西出現大量小頭症嬰兒,全世界才驚覺寨卡病毒的可怕之處。

機會錯失 災難鑄成

伊波拉於2013年12月在西非三個最貧窮的國家,包括畿內亞、利比里亞及塞拉里昂爆發,疫情完全失控,而且傳播迅速而致命率極高,患者病發後往往在數天內死亡。年輕的利比里亞醫生蘇加摩斯(Soka Moses),在只接受了一天伊波拉治療訓練後便被派往臨時搭建的醫院服務,見證前線設備、藥物及人手短缺的困境。醫療部門無法應付疫情,臨時醫院外天天都有大量奄奄一息的患者等待入院,醫院裡擠滿病人,他們嘔吐、肚瀉、出血。其實醫生能做的只有為病人提供抗生素及鹽水等基本護理,但倘若任由病人離開,他們可能會感染更多人,所以醫院唯有盡量接收病人。摩斯醫生每天回到醫院,前一天接收的病人往往有一半已經死亡。因為病毒由體液傳染,傳染力極高,前線醫護人員病故人數亦非常多,摩斯醫生亦有同袍戰友受感染身亡,有段時間他不禁覺得自己身陷地獄。

自伊波拉病毒於1976年在札伊爾(現為剛果民主共和國)發現以來,這是最嚴重的一次爆發,直到2014年8月聯合國緊急協調各國協助,多個國家才送出醫療隊伍及物資往西非,然而疫情早已蔓延。截至2016年初疫情受抗為止,兩年間有紀錄的感染人數達二萬八千多人,其中一萬一千人死亡。

這次爆發無疑是對公共醫療衞生的一次重大考驗,但各界反應之慢及應對能力之不足,可謂完全不合格。微生物學家彼得皮奧教授(Peter Piot)是當年在扎伊爾發現伊波拉病毒的學者之一,他批評:「過去38年來,我們完全失敗。每次爆發大型傳染病,我們都說不能讓同樣的事情再發生,我們會設立機制應對,但從來甚麼都沒做過!」加勒特則指出,疫情延誤除了造成重大人命傷亡外,還埋下隱憂:「病毒變成風土病,就是最差的情況。再無法控制其爆發及蔓延,最後這種微生物會永遠存在環境之中,永遠消滅不了。」

事後很多分析認為,西非三個國家同時爆發疫症,而三國的醫療資源都嚴重不足,當地的風土文化亦加據疫情傳播,例如人們將病患藏在家裡照顧、親友在死者葬禮上觸摸遺體等。但就算疫情在發達國家爆發,在缺乏有效藥物及對應策略的情況下,仍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例如每年都會發生的流感潮,即使在發達地區,年輕而健康的人感染流感,亦有機會死亡。目前醫學專家最擔心的是新型流感的出現,讓豬流感和禽流感大洗牌,後果將難以想像。目前雖有疫苗可應付現有的流感,但並非人人都樂意注射。

公共視野 公共行動

歷史上唯一能夠完全消滅的傳染病,是千古以來殺人無數的天花。醫學專家為了撲滅病毒,曾深入印度的偏遠部落,深夜強行破門入屋為村民注射疫苗。最後世衞於1980年宣佈天花病毒正式消滅。現今人們可透過社交媒體獲得資訊,很多人對官方機關的信任亦大不如前,曾參與撲滅天花病毒的傳染病專家賴利布里安博士(Larry Brilliant)認為,全球公共健康的關鍵在於,必須由個人視野出發,了解疫症的風險。他又謂「疫症並非不能避免,爆發了才不能避免。人類有機會阻止極其可怕的災難發生,但要每個人都參與其中。」

 

千古以來令無數人包括帝皇將相死亡的天花病毒,在1980年正式消失,亦是唯一透過公共衛生運動被根除的傳染病。

千古以來令無數人包括帝皇將相死亡的天花病毒,在1980年正式消失,亦是唯一透過公共衛生運動被根除的傳染病。

在世紀疫病尚未出現之前,我們是否能夠把握時機,防患於未然?

--

香港電台響應4月7日世界衛生日,與全球多個國家攜手聯播最新製作之紀錄片《隱形殺手》。香港地區的播出時間為4月5日及6日(星期三及四)晚上九時,觀眾可透過港台電視31及31A、港台網站 tv.rthk.hk及手機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重溫節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