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順利邨保安被迫兼任清潔 擬發動罷工被警告 受訪即遭外判公司噤聲

2018/4/18 — 21:37

順利商場一角。

順利商場一角。

繼年初的海麗工潮後,再有外判管理公司疑欺壓前線員工。據區議員透露,順利邨一班保安員被迫兼任清潔工作,一名為工友出頭的保安主管亦被外判公司解僱。大批保安員原本決定集體辭職及罷工,但卻被警告一旦「玩嘢」將會損害其工作紀錄。

涉事外判公司「翔俊有限公司」的負責人,今日先後以各種理由,多番迴避《立場新聞》記者的追訪。記者另嘗試接觸前線保安員,相關保安在受訪約一分鐘內即接到電話,被要求噤聲。

廣告

區議員:工友原計劃罷工 被公司約見後退縮

觀塘區議員蔡澤鴻向本網記者透露,外判公司翔俊在兩個月前起,要求順利邨保安兼任清潔的工作,包括是清潔屋邨電梯及清理垃圾筒,引起保安人員的不滿。工友之後透過保安主管向公司反映意見,惟公司接獲意見後對員工待遇更差,有保安被人針對、呼喝。

廣告

蔡澤鴻稱,上周日15位保安決定集體辭職,佔去18人保安團隊的一大半,原訂在七日通知期後,於下周日(22日)正式離任。至昨日,翔俊突然決定即時解僱為工友出頭的該名保安主管,試圖導致他背負被解僱紀錄,日後難以再找到工作。外判公司又在屋邨貼出告示,宣布解僱保安主管的消息。

一班保安遂向蔡澤鴻求助,並計劃發動罷工及請願的行動。惟據蔡澤鴻稱,今早翔俊個別約見保安員,要求他們繼續留任。有保安員被警告若果「玩嘢」,將會留下壞紀錄,令他們將來難以求職。工友事後紛紛因害怕而退縮,最終罷工及請願行動均告吹。

負責人要求記者親身採訪 最終沒有現身

《立場新聞》致電翔俊位於順利邨的辦事處,一名姓張的女負責人接聽電話,但以各種理由拒絕回答記者提問。她先稱房屋署禁止外判公司接受訪問,及後改口稱不能證實記者身份而拒絕受訪,「如果你要見我,就親身來找我」。

記者約在半小時內,趕到翔俊的辦事處現場,不過辦事處已鎖上大閘。記者向職員要求與張姓負責人見面,惟張一直沒有現身。

其後,一名自稱「保安」卻沒有穿著制服的阮姓男子接見記者,一時稱張小姐已放工,之後改口稱她正在開會。阮男否認公司要求保安員兼任清潔,亦否認有集體辭職的情況,兼否認公司有約見個別保安員,警告他們不得罷工。至於是否有保安主管被解僱,阮一時稱「沒有這件事」、一時改口稱「不清楚」。

雖然阮男自稱「保安」,不過記者從其他保安口中獲悉,阮實為他們的上司。另外,蔡澤鴻觀看過相片後,亦證實阮其實是一名主任,在事件中有份針對及欺壓前線保安員。

姓張的負責人要求記者親身採訪,記者約半小時內趕到,辦事處卻已鎖上大閘。

姓張的負責人要求記者親身採訪,記者約半小時內趕到,辦事處卻已鎖上大閘。

受訪一分鐘內接電話 保安被要求噤聲

《立場新聞》記者亦嘗試接觸前線保安,期間遭到翔俊阻攔。其中一名保安在受訪約一分鐘後,站崗的電話隨即響起,她被要求不能繼續接受訪問。她無奈向記者道:「二家姐(從閉路電視中)見到你,要你離開」、「她叫我唔好與你說話」、「我們不敢亂說話」。該保安又承認所謂「二家姐」,是一名姓張的女士,並且正身處辦公室內。另一保安人員亦趕至,並要求記者離開。

有保安向記者證實,確實有員工昨日被公司辭退,屋邨一度貼出告示:「昨日出了通告,指她不准進入大廈管理處範圍,(通告)已經被除去。」

房屋署回覆本網查詢,稱據署方向外判管理公司理解,這次屬內部人事問題,外判管理公司已在處理當中,亦向署方保證有足夠保安人手維持服務。房屋署會與外判管理公司保持密切聯絡,注意事件發展。

阮姓男子自稱保安,並為公司否認所有指控。

阮姓男子自稱保安,並為公司否認所有指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