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食狗肉爭議要注要的關鍵問題

2015/6/29 — 10:45

微博上,有網民製圖呼籲停止吃狗肉的圖片

微博上,有網民製圖呼籲停止吃狗肉的圖片

【文:風而至】

食狗肉議題經常引起世界大戰,在討論區上facebook上永遠爭論不休。我看到大部分人討論時都是一句起兩句止,往往未能表達他們的確切意思,引起誤解,令到討論未能問題的關鍵。反對食狗肉最重要是指出狗與其他動物之分別,並且要聯繫到社會共識等。我以下討論到的反對吃狗肉者的觀點(簡稱反對者),立場大體上是反對食狗肉但不反對食其他動物,也反對其他人吃,反對的意思可能是會說服其他人不要吃,或施予壓力去阻止他們吃,或應立法禁止吃。而不反對食狗肉的人(我簡稱容許者),觀點是食狗肉是容許的,自己未必吃。以下我會說說一些反對食狗肉的原因是否合理,反對食狗肉可以從什麼方向解答,以及質疑一些容許食狗肉的意見。

我認為以下兩個反對食狗肉的理由都是不充份的。

廣告

第一,狗肉的食肉價值。有人認為狗肉是難長肉,成本高。而且狗肉不健康,有毒素,並不是真的可以進補。這些理由都不是反對吃狗肉理由,只是一些個人喜好選凙,正如有些人很喜歡吃垃圾食物,他有權這麼做。對於討論涉及德性的問題沒有什麼價值。

第二,因為屠殺狗的工場很殘忍。我認為這不是好的理由,因為這並不能分別出狗與其他動物有什麼不同,無論豬牛羊好,屠宰的過程中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都要反對的。正因為未指出狗為什麼有獨特,這不是理由(不過對最近的玉林狗肉節,這個理由是適用的。)

廣告

那麼反對吃狗肉有什麼可以構成比較充份的理由?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理由,關乎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食狗肉是否人權,是否不道德?不少容許者認為食狗肉是人權,是文化習俗居多。認為食狗肉是某地區的文化,不能以一種文化標準批評另一種文化。那麼可否以一個地區的文化干預或批評別的地區的文化嗎?如果將我們能夠將這個議提升到美德或道德層次,將食狗不當作一種權利,基於普世價值原則,我認為是可以干預的。所以如果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將食狗肉視為不道德,我們就可以反對食狗肉,而這些理由可以是狗與人類親密關係,這個親密關係可以追溯到演化史,反對者可以將這種親密闗係聯係到人的對事物的態度,譬如我們的同情心是分等級的,不在話下。另一個原因是,社會規範,譬如因為太多人愛狗,狗成為寵物,形成社會規範,這是另一個方向去解釋,亦不在話下。

如果食狗肉是權利,並不意味著應該食

假設某地區法律上是沒有禁食狗肉的,人們有食狗肉的權利。但是一件事法律容許的,並不意味著我們在道義上應否做,例如你可以在別人的喪禮講笑話,但這不是禮貌,便不應該做,於是我們便有理由批判,受批判的一方或許會說:我有言論自由,為什麼批評我,這是非常可笑的。至於應不應該食狗,可以透過人類的感情關係,社會規範,美德等方面論證,我認為答案是不應該食狗肉的,我們便有理由批判,不能說沒有資格批評別人食狗肉文化,也不能說尊重其他人食狗的權利。

有人說不能以一種文化標準批評另一種文化標準,這是文化霸權,我經常聽到這些說話。這說法似乎將不吃狗只當作西方文化。很多人將混淆「西方價值」和「普世價值」,這世界上總會有一些標準是普世的,否則便無對錯可言。在這個議題中,我起碼可以說不吃狗是文明的標準,文明標準是全人類共有的,值得全人類追求,而不是西方獨有的價值,一個國家想成為文明國家就要合符文明的規範,以一種普世的文明標準當然有資格批評違反文明標準的地區啦。我認為文化也不是什麼不可批評的,不可侵犯的,當某個地區的文化或傳統違反普世價值,人道精神,我認為有理由干預的,否則我們真的不可以對中國內政說三道四,也不可以為受到宗教迫害的人們發聲,不好的文化便要剔除,不改變不批評文明哪會進步?

雙重標準?

容許者說因為反對食狗肉的人卻食豬牛羊雞,是雙重標準。什麼是雙重標準?當甲和乙屬同類,對乙有偏見而導致甲的待遇不同於乙,這便是雙重標準,那麼如何界定同一類,是乎情況。容許者認為狗與其他動物為例如豬牛羊屬一類,所以應該一律對待──都可食用。這個分類是隨意的,分類方法有好多種,例如貓狗為一類,其他動物類一類。或哺乳動物為一類,哺乳動物以外的為一類。或貓科為一類,犬科為一類,怎麼界定在乎情況需要。當談到應否食類動物時,我們強調動物與人類的感情關係,都可以作為一類,例如猫狗為一類,其他同動物另一類,在這個界定下的分類,便沒犯上雙重標隼。

如果動物劃一歸一類而導致一致對待,亦違反直觀,試問叫你殺一隻狗,與殺一隻螞蟻,何者會令你更抗拒?如果動物只有一類,因為所有動物都可以被人食用,那麼我們反為什麼要反對食人?我認為容許者必須認真回答為什麼人不可以吃人。他們可能說所有動物是排除了人,那麼為麼人有資格不納入所有動物的類別中?重要一點是,而當他們經常提到所有動物都是平等,有無考慮到平等不意味著有相同對待,如果達到平等是否黑猩猩也應有投票權?如果反對吃狗肉是雙重標準,我們只能夠擁抱雙重標準,否則,我們不可以愛自己的家人,不可以關懷屬於自己的社群,不可以照顧全人類的普世價值。。

狗不是我的朋友?

不少人認為狗不是他的朋友,故此我無須要理會反對者的聲音。這種想法十分危險,因為種族仇恨便是這麼誕生,過往不少例子,一個種族把外族人非人化,這是訴諸感情的,而導致不少人道慘劇發生。有些人當狗不是朋友,是個人的主觀感受,忽視了狗是人類的朋友的整體描述,「狗是人類的好朋友」意思指狗在理性層面上,在廣義上,在演化史的層面上,狗與人類的關係十分密切,於是我們把這關係稱做朋友。我們必須在理性層面上探討的,而不是用個人的感受看待,繼而將個人感受加以論證吃狗的合理性。換言之,「狗是人類的好朋友」和「我不把狗當成朋友」,兩句中的朋友的意思不是一樣的。

要留意一點是,狗整體上是與人類的關係是最密切的,是其他動物比不上的,如豬牛黑猩猩,這是幾乎無容置疑的(這裡說的是感情關係,不是基因相似度)。那麼容許者,只須質問,狗與人類關係密切這個理由是否足以構成我們反對吃狗肉的原因?而不要繼續無限loop狗不是我的朋友,難度豬牛羊是我們敵人云云。

偽善?

對於偽善的批評,有點似雙重標準。有人說反對食狗肉,而不反對食豬牛羊雞,是偽善。當他們批評反對者偽善的時候,意味著反對食狗肉只少是一種善行/好事,只不過偽罷了。我的看法是,即係是偽亦要做,只少這件事是善的,我暫且沒有反對豬牛羊是基於各種條件限制,因為肉類是人類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我沒法一下都把豬牛羊都禁絕下來,為什麼行善不能一步一步來?

另一方面,善偽是否可以成為容許食狗肉的辯護?是不是因為反對食狗肉的人偽善,所以我會尊重其他人食?而偽善本身又是一個對於反對者合理的道德評價?我們反思一下,其實我們不難發現生活中有太多的行為都是偽善的,都是雙重標準的,都是有私心的,即是我們有意無意中會為不同人界定,對於不同的人我們有不同的對待,我們本身不是對每個人都是同樣的好,以致偽善一詞還有沒有意義?

 

作者簡介:一個讀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