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之恥

2019/1/14 — 15:05

拾荒長者(資料圖片)

拾荒長者(資料圖片)

近日社會因為政府提高長者綜援領取年齡而鬧得沸騰。建制派更罕有被逼埋牆,醜態現形。

筆者認為反對政府者的理據充分,但我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探討此事。 

首先,我們應確立幾個無可辯論的觀點:

廣告

(1) 隨著人年紀漸長,個人醫療及護理費用必然增加。如果我們把綜援定性為社會為弱勢社群生存(而非生活)而提供的基本人道保護網的話,那麼年長的人需要的綜援金額自然必須相應增加,以達至這個基本生存的標準;

(2) 退休年齡與長者保障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退休年齡可以人口的平均壽命及工作能力來演算,是一個 “average” 的概念。但長者保障,則應該是確保社會中最弱勢的一群不會因欠缺保障而失去生存的基本需要,是一個 “minimum” 的概念。 

廣告

(3) 隨著科技進步,人均壽命及健康狀況普遍上升,適合工作的年齡也隨之而提高。但這無可避免與其財政狀況掛勾:畢生財政能力低的人,其適合工作年齡未必隨著社會的平均值而提高,但健康狀況卻依然照樣退化,比社會平均人口提早需要更多醫療服務是必然。如果社會拒絕向這群處於社會内最弱勢的人彌補其醫療方面的開支的話,他們的生活水平必然降到基本人道水平以下。

如果香港這樣一個發達的城市,竟然制定出一種政策令社會上更多人需要長期活在人道水平之下,我會套用陳日君樞機的一句話,這是「香港之恥」。

而拒絕逼脅政府收回政策的代議士,我給你們一個新的別名,就是 “Enemy of the people” — 人民公敵。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