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很可怕

2017/2/18 — 11:10

七警暗角打人案,業已罪成,網路所見,普世歡騰,不少人謂是情人節最好禮物,然從事發至今,吾人可以發現一些可怕現象。

有人可能會以為我替七警辯護,所以我必須強調一點,我尊重法庭裁決,亦從未覺得兩年刑期過重,反而認為過輕,只是覺得裁決前不應未審先判及攻擊任何律師。

首先,初開審時,網民不斷對代表各被告律師攻擊,惡言單向,至律師替彼等辯護時,對所作盤問,及疑點的質疑,大肆攻擊,令鄙人不寒而慄。

廣告

七警今天被判罪名成立,但「當時」,即未定罪已先,他們還是清白的,吾人只是掌握有限資料,便未審先判(我指的是吾人單憑電視畫面所見,極其黑暗,但上庭後有加光),此為第一個危險。

第二個危險,是我城法律常識是寧縱不枉,法治精神是一宗冤案也嫌太多。在當時極有限資料下作判斷(即只看到漆黑視頻),向律師施加壓力,甚為不妥。我城何時變為大陸,轉採寧枉不縱精神?

廣告

當然,七警已被判罪名成立,「罪成前」便把被告口誅筆伐,認為人人得而誅之,我真心相信是出於公義之心。然而,我們不應該禍及代表任何被告的律師。不少新加坡人也認為罵李光耀年輕人罪該萬死,沒有律師為其辯護,除海外,鮮有反對聲音,比大陸還可怕。我們對律師添加壓力,是否想步獅城後塵(當然,還有一原因是律師害怕政府)?

以往黃絲被輕判或無罪釋放時,藍絲攻擊法官,吾人謂彼等涉嫌藐視法庭,無法治精神,但見黃絲向七警律師攻擊,其實兩者對法治概念,真的差不多。也許,我對無罪假定和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等原則,有一份天真的執著,因為我坐過冤獄。

原刊於評台,此乃修訂版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