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擁有很多,但富有嗎?談免費物資平台「FreeSth」

2015/8/9 — 17:39

很多孩子圍著我們跑跑跳跳,他們純真樸素,看到我們歡欣非常。

很多孩子圍著我們跑跑跳跳,他們純真樸素,看到我們歡欣非常。

有一篇關於貧窮的故事是這樣的:

一個富翁為了讓兒子明白什麼是貧窮,於是把他帶到鄉下的農村去,讓他在那裡去住一個月。

兒子回家後,富翁問他:「你現在可明白貧窮是什麼一回事嗎?」

廣告

兒子回答說:「明白了!」

頓了一頓,他說下去:

廣告

「我們只有一條狗,他們有五條;

我們有一盞水晶燈,他們卻有無數閃爍的星星;

我們有一個後院,他們卻有一望無際的草原;

我們有一個傭人服侍,他們卻有許多朋友,互相幫助;

我們用錢買食物,他們卻以耕種得食。

爸爸,我現在明白,我們實在太貧窮了!」

書中寫了這個故事。這是一本簿簿的,不太顯眼,沒有華麗封面,內文以黑白印刷的一本書: <貧窮旅程的光影情書>。

作者馮志康,是一位攝影師、記者。他以他在菲律賓,巴西,烏茲別克,廣東連南的相片與經歷,用簡而有力的文字,道出一個一個貧窮的故事。

其中一個故事,發生在菲律賓,那裡街童問題相當嚴重。有一晚作者與一班街童在玩耍,忽然,有一位小朋友希望作者可贈他一對拖鞋。作者此時才明白,他們不是玩得忘形才把鞋子掉了,而是根本就沒有。

作者在書中寫道:「在我居住的城市(香港),人們日以繼夜地追逐,目的就是不斷去擁有。最後他們擁有很多很多,但絕大部分是不必要的...相比之下,你比他們來得有智慧,因為你清楚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什麼。」

而我自己亦有幸在 2011年到位於非洲的馬達加斯加進行生態考察。馬達加斯加是一個非常貧窮的國家,根據美國CIA The World Factbook(1),馬達加斯加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只有美金 $1,400元,世界排名第218 (香港是美金 $55,200元,世界排名第17),國民主要是以務農和捕魚為生。

在出發之前,我都準備了些小禮物,希望可以贈送給當地的小朋友。

很記得,有一天,我們要在一個河邊的沙灘上露營過夜,但在我們到達之前,我的小禮物都已經全數送出去了。當時已經是黃昏,住在旁邊村落的小朋友,看到有人前來扎營,都很好奇,所以全都跑了出來。

當晚在Mahajilo河畔的沙灘上露營。

當晚在Mahajilo河畔的沙灘上露營。

相信他們很少看到有亞洲人在那裡扎營,所以他們都圍住我們跑跑跳跳,雀躍非常。而可惜我已經沒有禮物可以派了,手上只得一部相機。之後我發現,原來他們很喜歡拍照,所以我就幫他們拍照,而最可愛的是,每當我用相機的螢幕將剛才替他們拍的照片,呈現在他們眼前時,他們看見自己的模樣,就會非常開心,捧腹大笑良久!

他們很歡喜拍照這「玩意」!

他們很歡喜拍照這「玩意」!

我們彼此語言不通,而我基本上也沒有給予過他們甚麼,只是和他們拍拍照,但我已經可以感受得到,當下他們已經非常開心,很滿足了。

當然,實情是,其實能夠看到他們那麼興奮高興,其實我比他們更加開心。

頓時間,在他們身上,又令我想起上文那書中的一句話:「物質的貧乏並非必然地指向沉重和不快;反而物質的豐裕卻往往帶來無窮的慾望和空虛。」

對,反觀今天,我們活在香港,可以說是應有盡有,而且,還會出現過剩。

香港的家居廢物人均每日產生量達1.36 公斤,比台北(1公斤)、首爾(0.95公斤)和東京(0.77公斤)都要多,2013年於堆填區棄置的家居固體廢物更達6359公噸(2)。香港一般人也擁有林林總總的東西,衫、褲、鞋、飾物、各類電子產品、家品,數之不盡,但有幾多真的是常用呢?有時有些東西舊了厭了不合時宜了,就會把它扔掉,成為一件充塞堆填區的垃圾。

近日我有一位好友,他本身擁有一份穩定而且前途不錯的職業,一年前他卻毅然辭掉了工作,全因他希望能創造一點東西,是對社會有利,去嘗試改變一下社會的一些事情。於是他默默耕耘,由零開始,自學寫電話Apps,經過半年後 Apps 成功面世,但又發現Apps 還有很多地方要改善,於是又自學寫網頁,又經過半年後,網頁版成功面世,再配上改良了的電話Apps,結果從辭工起計,足足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才說得上是有點成績。

他所創作的,名叫FreeSth(www.freesth.com),是一個免費物資平台。他反對消費主義,他認為「現時已經有太多物資,如果人人都將自己用唔著嘅野攞出黎,大家根本唔駛再買新野」。而且他認為現時的物資分享平台,不太人性化,有很多局限而且很不方便,影響了免費物資互換的進程。所以他決心設計這平台,希望能鼓勵更多人能夠物盡其用,珍惜現今所擁有的東西,減少浪費。

FreeSth (www.freesth.com),一個全新的免費物資平台。

FreeSth (www.freesth.com),一個全新的免費物資平台。

而 FreeSth 亦有句 slogan,就是有 Free 才有 Take。

很有趣地在網頁的 Q&A 中,他寫道:「Q:咁窮人冇野Free點算?A:Freecycle係一種moneyless movement,即係點樣令大家生活上少d依賴我地嘅貨幣,去相互補足,反思金錢嘅意義。我相信今時今日大家身邊一定有好多用唔著嘅野,點都會有野可以Free出黎。如果一個人話自己窮而只take唔free係唔work,佢係窮,但係心境上的窮。」

沒錯,回歸文首的故事,其實錢、物質,是賺之不盡的。雖然,烏托邦在地球是不會出現的;雖然,社會的制度、遊戲的規則或者不能改變。

但是,我認為,其實香港人是可以做得更多的,我亦希望會有更多人甘願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從微細開始,如支持 FreeSth等物資互換的平台,進而,就像我的好友一樣,活出自己的生活,令生活更有意義,用生命影響生命 ;從複雜走向簡單,知足常樂,這,就是為永續之道也。

 

參考資料:

(1) CIA The World Factbook (2015) COUNTRY COMPARISON :: GDP - PER CAPITA (PPP)

(2) 環境局 (2013) 香港資源循環藍圖 2013 – 2022

原題為〈香港人擁有很多,但富有嗎 — FreeSt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