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擔遮阻街令人生厭

2017/7/20 — 15:3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落雨,對我來說並不討厭,但聽雨聲,洗滌心靈,多愜意!我多年來落雨出街亦不會擔遮。陰晴寒暑是自然不過的事,活在當下,享受每一刻光景,情緒自然不受打擾。然而,有時落雨我走落街,卻有一份無明的厭惡感,初時感到奇怪,後來想清楚,所惡者,非落雨本身,乃香港人的擔遮方法。

每逢落雨,走上擠迫的行人路,你就會感受到「篤眼篤鼻」的痛苦。特別是很多香港人,平日甚少鍛鍊,所以臂力不好,在人多的地方,沒法將傘舉高,只能緊貼自己頭部,以致傘尖的位置,剛好可以對準途人的眼耳。那些被打開的傘子,彷彿是移動中的兵器,你不想眼耳被刺中,就要不停小心躲避。

凡事講包容,如果下著大雨,你舉傘走在露天的行人路上,我亦不會怪你。最要命的是,不少香港人,明明走在簷底下,仍是開著傘子。更要命的是,有的人會站在簷底下舉著傘子避雨!此行為極之阻街,對社會毫無建樹,超出很多人容忍底線,我見過有途人直接向簷底舉傘者大罵:「收遮啦!」

廣告

另一奇景,經常出現在東鐵月台上。東鐵幾乎全線都是露天行車,下雨時,月台與車廂間一小段空隙有機會入雨。但我真的不明白,上下車時,行走於月台與車廂間那一小段空隙,沾到些少雨水,是否會死?上落車的位置,本已非常擠迫,原本大家快步上落,沾濕機會甚少,但你一開遮,把路擋了,上落雨迅道大大減慢,別人沾雨的機大增了。更甚者,有的人或許出於好意,開著傘子施施然站在月台邊,好為自己的同行友人上落車時擋雨。但他舉傘越久,沿著他傘邊滴在途人身上以及滴入車廂內的雨水便越多!

面對以上種種落水開遮阻街的行為,我不會簡單罵一句「你好自私呀」,發洩一下便了事,我覺得是心態問題。不少香港人或許可以用神經過敏,或者思想僵化去形容,反正每逢落雨了就覺得一定要開遮,不開遮就覺得心裡不踏實。

廣告

我文章開首已講過,落雨天我並不緊張,反而感到寫意,原因是我中學時受我母校潘鎮球校長的一次早會演講啟發。記得當天早會,操場外下著滴滴答答細雨,不知潘校長是一早已準備好,還是當天才乘著雨興,跟同學們分享宋代辭人蘇軾的名句。

潘校長當日講的是蘇軾的《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教育真係一件很奇妙的事,潘校長在早會上這麼輕輕一說,蘇軾這幾句辭句便永久刻進我腦內,並非單單讓我記得這首辭那麼簡單,而是影響了我一生人的價值觀。

當日潘校長的分享,頓時令我意識到:其實,落雨又有咩好怕喎!不管發生咩事,只要輕裝上路,哼著歌,淡然面對,咪幾好?何必要讓自己背負那麼多,舉住把遮唔攰架咩?係就收埋佢啦。可怕的,不是雨水,而係你自己嘅心境。

最後我補充一點,不是說落雨就咁出街任得俾雨淋,只係話有時行得輕快啲,即是淋到少少雨亦無大礙。還有,我會選擇穿既輕且薄有帽子的防雨風褸,呢種風褸,即使夏天冇落雨都用得著,因為香港周圍的冷氣實在好凍,著件風褸舒服好多。這種風褸可以摺到好細,沒用時放在手袋背囊入面唔阻地方,到真係落雨時又可以大派用場,體驗一下現代版本「一蓑煙雨任平生」嘅境界,做個豁達的都市人,唔駛下下撐住把遮咁辛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