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的 10 Years Challenge

2019/1/17 — 12:21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今日大家都在臉書上貼十年前的照片,互相取笑。這個,我實在不太敢一起玩。問題是十年前的那個香港和今天的差距太大,不好面對。

廣告

2009 年的冬天,我收到朱凱廸的邀請,第一次去石崗菜站。那天菜園村辦了一場活動,抗議高鐵收地。從那天起,我走進了村民當中,這也成為我第一場全程參與的社會運動,那時候花了很多時間拿著一大堆地圖,找替代方案的選址。一開始的時候,市民大眾還不太關心,肯投反對票的議員只有三、四個,之後再一票一票爭過來(我們那時候還上過葉劉辦公室,她當時第一句就和我說她也反高鐵,之後當然快速歸隊了)。

反高鐵應該是香港社運的一個分水嶺,之前的利東街以至天星皇后其實也相對少眾。但在那個時候,香港社會對抗爭的想像還是很有限,無論議會內還是議會外。例如當時撥款拖了好幾次的會議,但最後也沒有再拖下去,畢竟當時「拉布」這個概念還未在社會流傳,民主派的議員也不想再拖(當時的財委主席還要是民主派的呢)。但我不想太怪責他們,因為當時整個社會的氣氛都是這樣的:覺得我們還是在起步,在學習如何組織抗爭;今次唔得,下次再來,沒有太多苛責。

廣告

十年後,當然不是同一回事了。十年後的社會運動不單沒有再進一步,不停的說「最後關頭」更讓大家厭倦不想再聽;大台拆完又拆。這是可怕的十年,怎麼敢回望?

但是,最新一兩年的發展,還是讓我有一點點的希望。我看見在不同地方,開始有人在重建「細台」,互相連結。可能只是一些非正式的聚會沙龍,喝喝酒,讀讀書。也有些朋友在社區中監察區議會。大家慢慢發現,看網上 KOL 繼續找對象來鞭屍其實好無謂,不如做好真真正正的「基建」:一些留得低,日後對其他人做組織工作會有用處的工作,由搞回收到寫 code 不等。看到這些發展,或者下一個十年,又不一定會如上一個十年那麼糟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