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移民,定係搵大錢?

2018/6/25 — 12:12

五月天《頑固》MV截圖

五月天《頑固》MV截圖

越來越多朋友想移民,我總是默默在聽的一個。可是大多不止是避世,而是想繼續賺錢,去到也有發財大計。看到有個訪問,一個香港的中年女人想移民日本,帶了幾百萬,找愛情也抓錢,先full pay 買了層房子,然後伺機而動,相信都是等機會買多兩層樓,等奧運升值,賣也好,收租也好,總之就將香港一套,原本帶過去。

錢,人人都想要,但有時想離開,除了共產黨的魔掌,也是厭了因官商勾結、施政不公,造成的生活逼人。當香港人人都鬧高樓價致無處容身,住個劏房也要七、八千蚊,要是去到彼邦,囤積居奇,其實和四處搶掠的中國大媽毫無分別。只不過錢比人多,於是就有錢將自己快樂放在別人身上。

多年前去墾丁玩,碰到一個來自香港的律師,放下香港一切,用積蓄買了三層的房子,和一部「餓靚之van」。一頭長髮,每日短褲拖鞋,一身酒氣,白天教潛水,晚上開酒吧,颱風的季節就回港,好不寫意。

廣告

有晚一起喝酒,我問他,生意好嗎,夠用嗎,因為看他懶懶閒,學生不多,晚上也不太招呼客人;他在醉眼惺忪中對住我笑,然後說,「都夠了。在香港每天都想住如何賺得最多,不悶嗎,就是悶了,我才來這邊吧。我想賺,當年買多兩層,租給別人做民宿,賺得更多,我就是不想。現在有寄託,有工作,賺到生活所需,我又有老本,就好了。」說完,我們又再飲,在那個環境,不用想住明天上班,才真的是喝酒。店一直沒關門,客人自出自入,我隠約聽到人聲,來來去去。

第二天,只得兩個人跟他學浮潛,我就乘車一起出發。到了萬里桐,他轉身對我說,「看看,其實海有幾大?我們都從不知道,下半生我不想再數錢了。」

廣告

上次去京都,晚上出去先斗町喝酒,有間小小的jazz 酒吧,店主已經七十多歲。小店只能坐七個人,我們都是自斟自飲,問甚麼店主也不理,只是當黑膠嘎然而止,音樂不再流響,他才緩緩從安樂椅站起來。那斗室中的時光如同停住,至今難忘,那是營營役役永遠買不到的快樂。

 

原刊於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