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住房問題(三)風險評估和政策目標

2018/10/15 — 15:57

九龍城及土瓜灣一帶舊區唐樓(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九龍城及土瓜灣一帶舊區唐樓(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上篇討論了三個「無法扭轉的局限條件」,今篇談兩個必要的「社會共識」。任何方案若要收效,都要符合這三項局限條件和兩個社會共識。

第一項社會共識是「香港願意付多少代價去解決住房問題」。這要看大家認為住房相關的風險有多大。但香港有兩類人:第一種人不願付出(例如交多些稅,打少啲高球),所以避談風險;第二種人覺得有關風險唔關佢事,無理由要佢幫其他人埋單。其實這兩種人都是鴕鳥,以為風險不會找上門,其實住房問題相關的風險牽連整個社會,所有人都受影響。讓我先描述,再分析。

上週提過,唔係樓價癲,係租金癲。點先叫癲?就是聞者心酸、見者流淚:

廣告

・基層付不起租金,唯有租越來越小的地方,結果基層住房尺租比豪宅還有貴
・基層勉強交了租,但要憂柴憂米憂學費,無力自我增值點脫貧,無儲蓄唯有老來靠政府
・基層受苦,但他們不要憐憫,他們要社會的公平對待和支持,但連社會的理解都得不到
・到了一個點,再難理性,再難專心工作;苦就變成了對建制的怨恨、仇視和敵對

住房問題只是凸顯了貧富不均問題。很多人以為基層不爭氣,只懂靠政府。這看法欠缺宏觀視野!從宏觀角度看,市場運作下,大多數國際都會都「必然」會產生很多低收入人士,他們主要就是服務高收入人士,例如餐飲、保安、清潔。前者供應相對後者需求越多,基層的收入就越低,他們的生活就越苦。微觀而言,「個別」基層人士可以努力脫貧;但宏觀而論,「社會整體」必定會有很多低收入人士存在。他們並非不努力,他們只是香港成為國際大都會的「必然代價」。

廣告

如果不面對貧富不均的本質,任由市場運作,加上其他政策如教育和職業訓練不到位,令基層的人越來越多,他們的處境可能會轉差到一個「無法有尊嚴地生活」的點,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結構就難以平衡,整個系統的持續性就會受損,最後可能溫水煮蛙式的慢慢倒塌。這是系統性風險,是存在危機(existential crisis)。

政府話「港獨」無可能,我十分同意。但港獨言論只是「病徵」,如果唔理病因,香港係無可能獨立,但絕對有可能玩完!政府又話政改不能解決社會問題,我也十分同意,但如果政府解決不了社會問題,基層就唯有講政改,因為唔知仲可以講乜。過往幾年的社會磨擦、法治挑戰、施政困難,很大程度是源於基層生活苦,而且覺得社會不公義和政府不體恤。結果導致香港的競爭力差了,其實已經影響了各個界別,已經好大鑊。因此,希望那些堅持香港要有國際級高球場或郊野公園寸步不能讓的人士能本着良心,為基層作出一點犧牲,其實最後係幫自己。

第二項社會共識是「制定一個務實的政策目標」。社會期望政府「做到嘢」而唔係「有做嘢」。要解決住房問題,增加住房供應甚至樓價本身都不是最直接的考量。理論上,最直接「做到嘢」的政策目標是基層能負擔得起租金。如要做到可量度,目標可以定為「租金佔基層家庭收入比例逐步下降」。至於下降的速度和幅度,就要由社會各界討論。

如政策目標模糊,政府部門便可能推出一些「有做嘢」的措施,良心上覺得盡了力,對公眾的回應就是「如果唔做,問題可能更加嚴重」。這是掩耳盜鈴,明知措施力度不夠仍繼續扮做,浪費了解決問題的黃金時間。因此,政策目標一定要可量度而且力度要足以解決問題。這樣做,絕大部分的「有做嘢」措施就會被剔除,政府部門才能真正想清楚什麼措施才是「做到嘢」。

住房問題人人有責,請開心 share 畀 friend,同埋留言 share 你嘅想法。

 

原刊於貼地風管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