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依然是個沒有季節的小墟

2016/12/23 — 17:13

背景圖片來源:《沒有季節的小墟》劇照

背景圖片來源:《沒有季節的小墟》劇照

2001年12月,大班的上市公司36.com創辦的「茶杯周刊」宣布停刊,員工全部解散,我在最後一期的專欄「有話直說」寫下了最後一篇文章:「沒有季節的小墟」,借用了一部日本電影的名字,描繪當時自己面臨的處境和整體社會現實的坎坷。

喜愛日本大導演黑澤明作品的影迷都會知道,這是黑澤明第一部彩色電影,格調與其早期充滿人道主義和人文主義色彩的名作如「留芳頌」、「赤鬍子」等截然不同,悲憫情懷不在,有的只是虛無的冷酷,反映走到人生最後階段的黑澤明對現實世界徹底失望,而莫名的悲憤去到極致,每每就是絕望與虛無,令人更黯然神傷。

那一段日子,我永不會忘記,但漂泊無依的歳月,也不盡是壞事,因爲那是人生最好的磨練,猶如耶穌四十天的曠野獄練,只要捱得過去,就會走出困境,變得更加堅強,又是一條好漢。

廣告

我至今也難忘的一段逸事,就是那年某個冬日,我在佐敦的街頭上遇上了一個跟從已故的趙來發在傳媒工作的四十歲左右的陳姓文藝青年,衣衫襤褸,一面頽唐,顯然是生活困頓,茫然不知所措。我跟他其實不熟,但他見到我,劈頭第一句就問:「Q仔,有工作介紹給我嗎?」我只能歉意回答:「對不起,沒有啊,我自己也沒有工作。」當時他絕望失意的眼神,令我心有不忍,惴惴不安,無法忘懷。

十五年後,又到聖誕,理應普天同慶的節日,我又想起了他,五十多歲了吧,生活可是安好?今天翻閲陳兆祺夫婦送贈的剪報,看到上述那篇文章,發覺自己當年寫的完全沒有過時,歷史不單不斷重複,而且愈來愈差,現實不是最壞,只有更壞。

廣告

香港依然是個沒有季節的小墟。

2001年「茶杯周刊」停刊

2001年「茶杯周刊」停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