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nie Li 黎明

Minnie Li 黎明

If Jesus Christ comes back from above, as proclaimed by the Revelation and himself, I guess he will judge other people first until I meet all my deadlines.

2018/5/29 - 16:36

香港價值

就像食禁果的主要罪責被歸於夏娃(提前2:14),以色列王國衰敗的主要罪責也被歸於所羅門的妻妾(列上11:1-11),作為下等之下等的外邦女子,在以色列民被擄歸回後仍被視為瘟疫般的禍害(拉9:2;尼13:23-37)。而在今日的香港,中港婚姻的陸配則成了「香港價值」的改造對象、「內地價值」的代理人。就如清心所說,其中親民主者被視為棄暗投明大義滅親的喇合,其他則被指為「內地化」的禍源、「香港價值」的破壞者。

然而什麼是「香港價值」?每當聽到有朋友說「香港核心價值」,我都不禁問一下其內容是什麼,得到的回應主要是民主平等自由等普世價值。可是,當我們說民主是核心價值,究竟是在說「民主是香港社會賴以建立的制度基礎與社會關係準則」,還是在表達「我們嚮往一個民主的香港」?民主作為香港核心價值顯然不是一個既成的現實,否則就不用爭取真普選了。在現實生活層面,香港所貫徹的準則或許更接近務實、高效、靈活、快速、穩定……而民主作為一個願景,對大多數香港人來說也不見得十分迫切,起碼不會迫切過「搵食」,甚至重要不過「秩序」和「面子」。

民主作為「香港價值」,只是一種缺乏自省的自我標榜。被用來當作對立面的「內地價值」實際上也沒有清晰的定義和明確的內容,只是貼在他者身上的地域標籤。關於中港婚姻中的地域價值觀爭霸的想像,更多反映出的,是想像者不自覺的自我抬高和對他者的貶低。以色列民對神的敬畏和愛戴退化成了空洞的話語和形式,卻通過把罪責推給外邦女子,逃避面對自己內部的信仰問題,正如在對新移民女子及其他他者的貶斥中,人們也不再認真檢視自己,民主退化成了立場和口號。

廣告

尤記得中國神學研究院那場研討會後,有聽眾忿忿不平地向我重申,內地人來港是爭奪資源、侵蝕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不排斥他們如何保障港人。是的,原本的生活方式被迫改變,然而暫且不論罪魁是誰,就說香港原本的生活方式和狀態,難道已經足夠好了嗎?是不是只要回到原初並維持該狀態就好了呢?恐怕不是。正是因為之前的香港對於公民社會關注太少,對於政治不聞不問,對於民主自由平等也沒有深入廣泛的討論,才會一再退讓,甚至出賣原則以換取苟且的歲月,直到今天的地步。哪怕現在時光真的倒流,回到從前,如果我們仍不思進取,不反躬己身,不奮力爭取,只想著「維持現有的狀態就足夠好了」,那麼歷史一定會重演。我們一定會再次回到當下,怨恨著他者,問著同樣的問題。然後,幻想著回到過去就好了,就好像曠野中的以色列人想念起在埃及的日子,便責怪摩西將他們帶離。

那究竟該怎麼做呢?答案也許不在於如何改造或趕走他者,卻在於我們很少審視的自己身上。我們真的如我們所說那麼看重民主平等自由嗎?還是我們只有在強權以及被強權蒙蔽者的襯托下才顯得有點追求呢?當強權真的沒有了,若他者真的消失了,我們還會繼續致力於追求這些價值嗎?或許,唐英年那句貽笑大方的「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就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無意間揭示了真相:「價值」是虛,「捍衛」才是實。而捍衛的,是維持現狀而已,因此並不求進取,感知不到威脅時,便連「捍衛」也一併消失了。於是,一次又一次在危機降臨時才如夢初醒。

 

原刊於作者《時代論壇》「反清覆明」專欄,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