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再容不下童真 — 當蓋世寶離開無線

2019/2/13 — 15:06

圖片來源:蓋世寶 Facebook

圖片來源:蓋世寶 Facebook

【文:無言】

「Lulu 姐姐」蓋世寶離開無綫,對我們這群看她主持兒童節目成長的一代,是特別感傷的。

眾所周知,蓋世寶今天的遭遇,是由 2015 年無綫兒童節目大改革開始。《放學 ICU》被《Think Big 天地》取代,連帶資深兒童節目主持亦被連根拔起,當中包括長青樹譚玉瑛。

廣告

筆者有兩個疑問。

第一,觀乎坊間反應,《Think Big 天地》有人連聽都未聽過,《放學 ICU》還有個「蔥蔥」為人所認識,改革是否真的有必要?

廣告

第二,退一步,就算要改革,保留部份資深兒童節目主持帶領新人,不是更好嗎?全用新面孔未必是一件好事。

根據維基百科,《Think Big 天地》「內容具有四個基礎理念,分別為『正面樂天(Think Positive)』、『認識科學(Think Science)』、『啟發創意(Think Creative)』及『愛護環境(Think Green)』……有別於過去多年無綫電視兒童節目的製作模式。而有關模式相信是源自於現任電視廣播有限公司製作部非戲劇製作總監余詠珊,於 1993 年擔任監製的亞洲電視兒童節目《德尊老師》」。

看慣無綫兒童節目的人都知道,傳播資訊通識向來非其著重,烏卒卒、大鼻子偵探的騎呢搞笑,日本動畫之掀起熱潮(筆者還記得《熱血最強》),加上高質的土炮兒歌(如熊熊兒童合唱團、李家仁陳以誠兩醫生的作品),更為其賣點。動畫沒了,兒歌消失,騎呢搞笑變推廣科學、創意云云。坦白說,各小學已不停推正向思維、科學、創意、環保,用得著電視台去做?站在小朋友的立場,我一天上學累了,補完習,學完興趣班,最希望是看些輕鬆有趣的東西鬆弛一下,又是學校的科學、創意、環保,oh my god,不尋死才怪!

只有不是從小朋友的立場製作兒童節目,兒童節目的內容才會如此。它針對什麼受眾呢?渴望小朋友變精英、變尖子的怪獸家長。這樣一轉,兒童節目實際是協助家長洗孩子腦的工具,是催逼孩子快速成長變大人 (請注意,以前人覺得人細鬼大不是一件好事),早已喪失兒童節目的真精神。

如果改革是小修小補,沒問題。問題是,在錯誤觀念引領下進行大改革,小朋友固然遭殃,一群資深兒童節目主持亦無端承受無妄之災,蓋世寶就是受害者之一。

從事兒童節目主持,本身就和演藝界有很大的距離。以往一種講法,唱歌不成,演戲不好,方會做兒童節目。工作性質使然,主持們當然不會識這個編劇那個監製,更不明白演藝界的潛規則,這是他們的局限性。他們唯一可貴是口才,還有爽直率真的心靈。

作為大台,對待一群服務貴機構那麼久的主持,是不是多少要明白他們的處境、局限,替他們設想?不是,依舊安排你拍劇、計 show 錢。幾廿歲人先出道,加上編劇、監製們早有一批常用的藝人,怎會有機會給你?沒戲拍,人氣低,連帶出 show 少,靠底薪過活,還要減人工。是主持錯嗎?不。是大台不負責任!過橋抽板!

只要留部份主持在新的節目,他們就不用徬徨無助,還可令新的兒童節目傳承舊日優點,偏偏無綫有關負責人就是不做,何必如此冷酷無情?

看著蓋世寶訴說減薪金至七千但仍無半句怨言,她為人都算厚道。她又說:「擦鞋,其實我兜口兜面見住人哋點樣擦鞋嘅,我係好欣賞,亦有記住嗰啲說話,袋咗入腦,但當我埋牙嘅時候,呢場戲原來我係做唔到!其實係一場戲嚟!我會用另一個態度,可能同一番對白,但係我嘅態度一定唔係嗰款!」或許,童真是她發展事業的障礙。不過,有趣的是,童真是無價的。

香港現在發展到什麼模樣?兒童節目不再站在兒童的立場製作,兒童節目主持保守童心只剩下七千元薪金,原來不知不覺,香港這個地方已經再容不下童真了……

不要常常說共產黨破壞香港,無綫電視負責兒童節目的,大部份是香港人。

蓋世寶今年步入四字頭,十八年的青春,對女孩子來說,很寶貴,一去不返,奈何已耽擱了。據說她還錯過一段良緣……

希望「Lulu 姐姐」努力,世界那麼大,總有地方可以讓你隨心所欲,盡情展露才能,錯不在你。

黃翠如、洪永城、李佳芯、陸浩明等長做長有,星夢旗下女藝人吳若希、菊梓喬唱盡劇集歌,勁歌變星夢幫派對,而星夢娛樂行政總裁是余詠珊配偶何哲圖。

無綫電視變味了,香港也變味了。

 

(標題為編輯改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