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勞動人口上升的原因

2019/3/13 — 17:10

資料圖片:港鐵沙中綫紅磡站地盤(攝於2019年2月)

資料圖片:港鐵沙中綫紅磡站地盤(攝於2019年2月)

政府近年不斷恐嚇市民有關香港的勞動人口即將到達峰值,預視勞動人口下跌,以此合理化輸入勞動人口和所謂專才。2013 年時政府的推算認為香港的勞動人口將會在 2018 年達至峰值的 3,713,000 人。但 2018 年不但沒有出現勞動人口峰值,反而出現勞動人口高增長至歷史新高點的 3.9998 百萬人,政府又一次估錯。

去年 9 月 9 日,政務司司長以網誌再次危言聳聽指:「整體勞動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按推算將會由 2017 年的 364 萬上升至 2019 年至 2022 年期間 367 萬至 368 萬的高位,然後持續下降至 2031 年的 351 萬,隨後更下降至 2066 年的 313 萬。」[1]

但事實上,過去 21 年絕大部份時間均為正增長,即使是過去 4 年的勞動人口的平均增長率仍然高達每年 0.78%,與十年前的 4 年平均數(0.87%)差別不大,反映香港的勞動人口並沒有如司長所言的出現下跌。(圖 1)

廣告

圖 1 香港的勞動人口(藍色、左軸)與年度變化(橙色、右軸)。來源:統計處 (2019)[2]

圖 1 香港的勞動人口(藍色、左軸)與年度變化(橙色、右軸)。來源:統計處 (2019)[2]

廣告

因此,我曾於去年 9 月 9 日提出政府「經常以勞動人口即將下降來合理化輸入勞工政策,可能是有目的的估錯!」[3] 事實上,各項輸入勞工及專才計劃在過去十年均以高速增加,「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獲分配名額由 2003 年的 1,350 人,持續上升至 2017 年的 12,381 人,上升差不多 9 倍,一直是四類計劃中獲批人數最多的計劃。其次是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的獲批人數,由 2008 年的 2,758 人上升至 2017 年的 8,448 人,是四類申請中第二高獲批人數的計劃。」[4]

必須注意,在過去十年香港勞動人口增長的主要動力來自 65 歲以上人士,圖 2 反映香港 65 歲人士的勞動人口數及其年度變化率,近年長期出現雙位數增長率,2016 年 12 月最高達至每年 21.6%!1994 年 1 月時長者的勞動人數不足 4 萬 5 千人,參與率只有 7.9%,2007 年 6 月更加下跌至只有 3 萬 9 千人,參與率低見 4.9%,當時退休人士大多不在職場,但 2016 年起長者的勞動參與率開始以雙位數增長,並持續以大約每年 12% 的正增長率一直增長至今,職場長者人數高達 14 多萬人,參與率約 12%!說明愈來愈多已屆退休年齡的市民繼續工作。過去 4 年的勞動人口的平均長者勞動人口增長率高達每年 12.72%,與十年前的 4 年平均數(-0.58%)有天淵之別!背後是甚麼原因仍須小心求證。

圖 2 香港的 65 歲或以上勞動人口(藍色、左軸)與年度變化(橙色、右軸)。來源:統計處(2019)[2]

圖 2 香港的 65 歲或以上勞動人口(藍色、左軸)與年度變化(橙色、右軸)。來源:統計處(2019)[2]

相反,在 45 至 64 歲人士當中的勞動人口變化持續放緩,年度增長率由 1994-1998 年的 5.60%,下跌至 2004-2008 年的 4.58%,再進一步下跌至 2014-2018 年的平均 1.28%。但其參與率卻在同期由 61 增長至 65,再進一步增長至 69,反映香港的適齡勞動人口的參與率不斷上升,但上升速度仍然低於人口老化速度,其中一項原因與政府和企業支援家庭照顧者服務嚴重不足有關,導致勞動力參與率難以有所突破。香港政府與其危言聳聽,以合理化輸入外勞和專才,不如積極推動家庭友善工作環境,讓更多須要部份時間照顧家庭的市民重返職場,增加勞動力參與率,既不須增加香港的人口負擔和引發跨境罪案,又可避免搶走本地人生計,更加能改善家庭生活,一舉三得!

然而,香港政府除了輸入非本地勞工和專才外,最近再有新措施以增加勞動人口,政府擬鼓勵 60-64 歲人士重返職場,提出修改現時 60 歲符合資格人士可申領綜援,但政策一出,引起公眾譁然,可見香港政府在推動勞動參與率。

 

[1] 政務司司長 (2018) 人口數字的啟示,網誌,9月9日。
[2] 統計處 (2019) 勞動人口,香港政府。
[3] 姚松炎 (2018) 如何應對香港勞動人口峰值,9月9日。
[4] 姚松炎 (2019) 各類非單程證申請入境香港居留或就業計劃的數據和欺詐行為的報導,1月14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