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大斷裂 — 素人家長崛起的社會背景

2019/1/31 — 11:45

政府圖片

政府圖片

近年,素人家長崛起,彼等主張不打疫苗,醫生不可信,藥廠與醫學團體有利益關連,有陰謀。本網博客如小肥波、腦人家、余海峯等屢屢痛斥其非。然而,在 97 前,我們好像從未聽過他們的聲音,不知他們從那裡冒出來?關於社會背景,沒有人探討過,今本肥便來嘗試。

先來講不信任。以前,如果有人對你說,醫生想陷害你,藥物是會害死你,裡面充滿陰謀詭計,涉及一個龐大利益集團。相信任何人都會認為是神經病,甚至報警,把他們往精神病院送。然而,今天社會非但沒有如此,反而相信他們,而且專頁粉絲有一定數量,相信要歸咎於 97 後裁員減薪潮引致的極端不信任他人氛圍。

97 前,雖然不是爹親娘親不及老闆親,但一般來說,上司下屬間,還有一定的忠誠度。那些年,老闆對員工的照顧,雖然未到日本人的家有喪事會包辦,但也不會像裁員潮時期的「斷捨離」。

廣告

企業開始裁員潮後,上司幾乎每年,甚至每季都要交人出來裁,否則就裁自己,嚴重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因為隨時下季要交出的,就是自己。過往有一定程度信任的上司,會不理自己死活,相信陌生的醫生,就變成開玩笑了。

那些年的炒魷,不同工廠北移時的長輩朋友,即時找到同薪酬。 97 後裁員的傷害程度,是幾年沒有工作,車樓斷供,破產,甚至自殺。跟了多年的上司狠下殺手,將自己交出,受的傷害,非同小可,伴隨對人的不信任,超乎想像。覺得非親非故的醫生,出賣自己有利,一切便「合理」了。

廣告

「不是每個人都如此」這句話根本沒有說服力。那時,身邊起碼有一兩個朋友被裁,不信任氣氛像傳染病,達到每個人骨髓。即使上司沒有壓力下來,下屬也自然感到這種窒息。影響不止中產,還及基層,因為故事發生在每個人之間,當年每天都有人因被出賣跳樓自殺(應否叫他殺呢?)。

誇大?不計睡覺,每個成年人見同事多過見家人,覺得身邊人隨時出賣自己,把自己交出去,感到不安全,是很正常的。

失業伴隨的,是夫妻分離,有床第關係的也可以為金錢背叛,如果醫生這個陌生人背後有利益,出賣自己,而且又有「證據」,不信任便太「正常」了。

長久不信任身邊人,如影隨形的,是恐懼,即使沒有被裁,但看到隔壁同事執拾物品離開,「下一個會是自己」陰霾,久久不散。朋友因失業妻離子散。這些想法,反映在 97 後以幾何級數上升的情緒病患數字及公務員申請幾百,甚至幾千人爭一個位上。

這種不信任及不安,傳宗接代,同學間沒有關愛,各自想對方死。因為對將來的恐懼,延伸到子女的規劃,未入幼稚園便開始訓練面試(我屌死你哋老母,幾歲人仔教佢哋做戲),考試就係零和遊戲,你死我亡。

公開試拉 curve 情況下,人人都想同學仆街。你忘記影印 notes ,問我借?太好了!我不借,你便比我低分,我入大學機會便更大了!

小小年紀,便已經互相算計。這變態嗎?不,一點不變態,而是正常,太正常了,在這個不正常的社會!

小時候不相信同學,甚至互相想對方仆街,長大了覺得上司隨時在裁員時交出自己,伴侶會因失業離開,日夜陪伴,並肩作戰的人,也不信任,連醫生也不信,不是很「正常」嗎?

不安與恐懼引發的,是算計,因為計算到別人出賣自己的代價,比留在身邊大,才會感到安心。芝加哥學派的犯罪成本理論,香港人竟然無師自通了!但,隔閡與不信任仍在。

當計算出醫生出賣病人的利益比維護大,自然覺得疫苗背後充滿陰謀,加上前面久而久之的不安恐懼,一切便會「合理」起來。

沈祖堯醫生不解病人為何不信任醫生,追本溯源,便清晰了。這是一個病態的社會,不是一兩個人有病,而是整個社會都有。

真的,相信每一個人都懷念 97 前與上司的 happy hour,那時,即使也有辦公室政治,但總體而言,上司下屬間,有一定忠誠,是真正的 happy ,裁員潮破壞倫理後,是純拉關係,利益的算計, purely political hour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