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就是一個Matrix,你知唔知自己其實住邊區?回應《點解長沙灣廣場係荔枝角》

2015/7/21 — 17:46

【文:保衛香港名字】

林兆榮於7月17日發表了《點解長沙灣廣場係荔枝角?淺談站名與地名(一)》,文中從九龍西部的地鐵車站命名出發,道出一些地理資訊紊亂的清況。這篇文章引起了大量討論,網民亦舉出了大量其他例子。其實,小編斗膽講,大部分的港鐵站的命名或多或少都有這個問題,這些討論只是揭示了冰山一角。本專頁樂見大家對此話題踴躍發表,亦希望補充一些要點,特此發文。

廣告

首先大家要搞清楚,車站屬於人為建構物,車站名並不能代表土地的地名。而要探討地名,就必須先從舊地圖著手。這是一張以1902年的九龍地圖(部分)用Google Earth覆蓋於現代航空照片後得出的圖片(見圖一),圖中補上了荔枝角的原海岸線(藍線),也標示了深水埗站、長沙灣站、荔枝角站、美孚站、南昌站及石硤尾站的位置,從此可見:

長沙灣站位處沙灘的中央位置,隔壁就是長沙灣村;

廣告

美孚站(以荃灣綫大堂計)比荔枝角站稍微更接近圓形的孺地腳(荔枝角)海角;

最接近深水埗站並不是深水埗,而是元洲、菴由等聚落。

(保衛香港名字小編:也可見到石硤尾站以南不遠處就有一個叫九龍塘的聚落。有機會再講。)

長沙灣站明顯位於長沙灣的核心而非邊陲。荔枝角站與美孚站哪個是位於荔枝角呢?這就要看下一步的發展(見圖二):

1920年代,美孚石油公司填海興建油庫。從這張1922年的地圖可見,首輪填海只往西面拓展,東面仍保留長沙灣的原貌,可想而知這次填海將荔枝角向西延伸,東面地方仍是長沙灣。因此比較發展順序下,美孚站位於荔枝角的說法比荔枝角站合理。至於荔枝角站,留意圖二的等高線分布,可見該處附近除了是長沙灣邊陲外,最近的地貌就是蝴蝶谷了。這都告訴我們,只要跟隨某套邏輯,是可以得出更合理的車站名的,但為何今日那麼混亂呢?

造成今天亂局的因素非常多,以下是其中一些因素:

大規模發展:

「香港」本身由多條村落組成,村落如星羅棋布,而每當有大面積的發展,定必有多個聚落受影響。啟德機場的發展,使九龍灣一帶多個聚落受影響: 莆(蒲)崗、隔坑、沙地園、珓杯石、馬頭涌等; 九廣鐵路的建造,使九龍仔一分為二,亦把本來位於芒(旺)角村以南的何文田止於路軌(見圖三)。

各自為政:

香港並無一套統一的行政區劃,每一個公共部門都各有一套分區概念,互不相通,甚至彼此衝突,而且地理往往不是他們的分區準則,例如區議會是以人口數目分選區,醫管局就以醫院及資源分布分聯網等等。

文化差異與殖民地思想:

以街名為車站命名的概念,是由奉行效益主義的英國傳入的,於非英語國家較少出現。效益主義亦於道路命名中展現。英國人命名道路是點對點,以道路的目的地命名,大埔道就是通往大埔的道路,元洲街就是通往元洲的街道,菴由街(現福華街)就是通往菴由的街道,以街道一端做參考點,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聚落的本來位置,但往往香港人會以為整段道路都屬同一區塊,這解釋了為何位於龍虎山山腰、距離薄扶林村2.7公里的香港大學師生(由本部校園計),竟然可以堅持自己身處港島另一面的薄扶林。

癥結在於香港受殖民統治,香港的土地以英國思維管理,不求甚解,相當多的本土文化內涵自然被忽略,工務司署(地政總署前身)所訂的法定分區極之粗略,種下了多年來的禍根。

亦有例子是因為英國人與香港人言語不通而出現誤傳,例如瀝源被誤解為沙田。

迷信與都會傳說:

香港地名大多直接描述地貌,但村民迷信,經常會將一些「帶煞」的地名雅化,改得吉祥悅耳,失去地貌的資料,例如老虎岩被叫成「樂富」、咸田被改成「藍田」等。另外有些地方附有都會傳說,以訛傳訛下有了謔名(類似「暗角」一類),例如照鏡環(平靜如鏡的蜑家海灣)被叫成了「吊頸嶺」,蘇茅坪(長滿蘇茅草的高原)被叫成「掃墓坪」等。

地圖錯標:

繪製印刷品地圖時,地名的標示總習慣會放在地區的旁邊,已建區的細節才不會被掩蓋掉。可是往往有人會以為標示的位置才是地區的中心(事實本應如此,數碼地圖更甚),造成了一些地名「漂移」情況出現。(見圖三)這是不同年代九龍中部的地圖,可以看到何文田三字不斷往東南漂移,將東南方的靠背壟、採石山、十二號山及老龍坑給掩蓋掉。

「習非成是」:

「習非成是」這四個字於地名的探討中經常出現,亦經常與「約定俗成」並列出現。說穿了,就是思想上的懶惰,免於探求真理的擋箭牌。雖然紐約市的地鐵幾乎全都以街道命名,但人家仍有非常清楚的區塊意識呀,他們總會說:「我住在東村/法拉盛/布殊域/...」,可見態度是關鍵。

這次事件證明了「習非成是」並不會令生活中的邏輯矛盾消失,荔枝角站還是在長沙灣廣場的地底。唯有釐清事實,撥亂反正才是王道。

商業利益:

某些地名,特別是豪宅區地名,被地產商及政府放到無限大。例如因為港鐵正於十二號山南坡近老龍坑一帶興建「何文田站」,遑論何文田本區居民(他們到旺角東站反而比較近),連附近十二號山與採石山居民要長途跋涉才能抵達;於距離太平道1.4公里外、群山另一方的老龍坑高山道,就竟然出現了「何文田山畔」。這樣下去,整個中九龍都會變成何文田豪宅區嗎?

香港有些地方地名太亂了,寫地址時想不到,就變成空白。造成香港現時有極多沒有區名、只寫「九龍XX道00號」之類的古怪地址。通常從別區搬到新的居所時,你所獲得的第一份地理資料,就是地產商的說明書與圖則,可見物業發展與地名分區,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一男子因素:

眾多因素中最無稽的一個。五十年代社會局救濟署署長李孑農竟然取「吊頸嶺」(本身亦不是正稱)的諧音,將照鏡環改稱為「調景嶺」(見圖四)。

綜觀各種因素,某一種模式一直再重複著:我們所得的地理資料,大部分都是來自於建制。這有如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中的Matrix(母體)世界般,我們對於自己每天生存著的這個空間的認知,只是建制的設定,沒有人關心空間的本來面目。彷彿政府、港鐵公司與地產商告訴我們這個地方叫甚麼,我們都照單全收,沒有人想過要求證及批判,任由建制擺布。久而久之,大部分人對本港地理知識貧乏,有關地名的學術研究與文獻亦不足。近日政局動盪,冒起了一堆「本土派」人士,恕小編斗膽問:你們對自己身處這片土地有多少認識? 你知唔知自己其實住邊區​?

小編個人的經歷是,小學時被老師問住哪區,一直都答不出。這不是很空虛嗎?

總會有人說應該以用家至上,地名只是我們對空間的闡釋,大家現在叫甚麼就叫甚麼;你也可以說這種事是一種執著,但對小編而言,空間的本質同樣重要。空間是永遠不會磨滅的,一處空間一旦被命名,名字就絕對永遠屬於該空間。海填了,那個九龍灣仍在; 山削了,那座摩利臣山仍在; 人忘了,那個海角仍是東角。

以前的人有以前的智慧,命名土地有其根據,現在的香港就失去了這種根據,而且開始「打晒交」。香港這片土地應該在我們心中佔更重要的地位,這些就是香港的歷史文化遺產(heritage)之一部分。地名被車站名等人為建構名取代就是對香港歷史文化遺產的一種毀壞,所以唯有從車站名落手,保護香港地名。我深信只要依循某些原則,是可以將香港定名地理分區,從天然地貌、歷史文化、社區紋理、功能結構等考量中取得平衡,免去現時極多的矛盾。

小編首次發文,文筆粗疏,詞鋒可能有點太犀利、太煽情,只是希望藉此機會,打開對話窗口,誘發一連串對地名的批判、探討,為我們的土地帶來正面的改變。

大家準備好要突破母體了嗎? 由傾聽土地要講的故事開始。

 

作者簡介:你知唔知自己其實住邊區? 強烈要求統一香港地理分區! 一齊嚟保護香港人文地理景色啦!

發表意見